七三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剑说 > 第347节-妖女玩崩
    李白经历的两个世界尽管就像是一棵藤上的两颗果实,尽管彼此相似,却并非一模一样。

    这个世界的天地规则与异界截然不同,灵气虽然不乏,但是其性质有如粘性极重的胶水,而且驳杂不堪,难以驱使,必须经过术道炼化之术,使其恢复灵动轻盈,才能堪使用。

    因为此方天地规则的特殊性,注定了术道在这个世界的式微。

    法术或许曾经存在过,但是现如今因为术道衰亡而完全消失,只剩下一些似是而非,无法严格考证的传说,与术道息息相关,密不可分的法器则更是羚羊挂角,无迹可寻。

    李白却不会轻易相信清瑶妖女有这么好的运气,能够随随便便就让她在这个世界找到一件法器。

    曾经在昆仑妖域的生活却让妖女积累了不少宝贵的经验和知识,让她可以分辨出一些特别的东西,这一点就连李白和洪璃都多有不如。

    “一个破玩意儿,有什么好看的?”

    盘在餐桌上的妖女扭扭捏捏,一副不情不愿的模样。

    “嗯?拿出来吧?不要再藏了!我都知道的。”

    清瑶的话若是落入旁人耳中,或许就放过了,但是对于擅长玩弄人心的大魔头来说,轻而易举的察觉到了其中的疑点。

    越是遮掩,越是可疑。

    一个浑身上下布满大小洞眼的钟状物体出现在餐桌上,大洞有成年人拇指大小,小的可以塞进一颗芝麻。

    妖女的储物龙鳞连房子都装的下,更何况是这么一件小东西。

    李白有些好奇的打量着这件清瑶妖女从黄山风景区祭祀之地的巨大石盒里面偷出来的东西,为此还触发了祭坛上的机关,最后将整个石盒沉了下去。

    他伸手摸了摸,尽管这口怪钟表面泛着熠熠生辉的金属光泽,但是质感却非金非木,轻若无物,甚至比塑料还要轻上许多。

    要不是它出现在古代祭祀之地的石盒内,李白多半会以为是什么新型现代材料。

    “到底是什么?”

    李白琢磨了半天,也没能分辨出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干脆就直接问这妖女。

    能够以这么丑陋的外形成为天帝东皇太一的祭品,应该不简单才对。

    他从来不怀疑华夏先人的眼光和经验,但是作为后人,一时半刻想要理解,也不是容易的事情。

    “是风!”

    清瑶妖女嗖的一下缠住了这口怪钟,宣示自己的主权。

    “风?”

    李白摇了摇头,完全不得要领。

    风无形无质,但是这口钟,明明白白摆在这里,怎么看都没办法与风扯上关系。

    “奴家就知道它是风!”

    清瑶妖女身周平空卷起一股气流,被限制在三尺见方的餐桌范围内,开始往怪钟的满身大小洞眼灌去。

    几乎无声无息的,怪钟浮了起来,稳稳的悬在距离桌面一尺的高度。

    李白瞪大眼睛,这东西浮起来并非是法术的效果,而是单纯的气流喷射反推。

    无论从哪个洞眼吹进去的气流,都会从怪钟底部的凹陷处出来,许多孔洞内还含有不少透明的珠子,形状不一定是浑圆,但是能够很好的配合这些洞眼控制气流,自行稳定住钟体的悬空平稳,依照顺时钟方向,缓缓转动起来。

    这一点儿很像古代象征“中庸”之道的特殊水壶,空置时是横卧的,灌满一半水时,会自动立起,当灌满后,又会重新倒下。

    但是能够控制气流变化的怪钟却并不是人工,而是天然形成,这完全属于概率事件。

    在宇宙中,各种碎片碰撞成一辆法拉利,并不是没有这个可能,而是概率极低,而这口怪钟就是超小概率事件的产物,只不过概率比意外碰出一辆法拉利要高的多。

    无论对于现代人,还是古人来说,这口怪钟都是可遇而不可求的稀世珍宝,难怪会被古人用以祭祀神灵在,且还是远古天帝,东皇太一。

    “只是悬浮吗?”

    李白有些失望,这件鬼斧神工的东西用来唬唬古人是足够了,却并不足以骗得了现代人,最多也就是一件古董,连术道法器的边儿都摸不着。

    大概清瑶妖女把它偷出来,只是当作一件有趣的玩具吧?

    倒是有这个前科,丢在璃珠空间里的那些枪械弹药就是妖女顺手牵羊的玩具。

    青蛟察觉到李白的不以为意,心念一动,气流呼啸骤然加快。

    “呜……”

    原本微微摇晃,却依旧稳定悬浮在距离桌面一尺高度的怪钟忽然发出声音。

    仿佛有人在房间里呢喃,李的琉璃心立刻察觉到钟体内部的那些小珠子加快来回颤动,控制着气流形成更多的变化。

    “咦?等等!”

    李白皱起了眉头。

    清瑶妖女制造出来的气旋速度越来越快。

    咚咚!

    突然有人在敲门。

    “嗡!”

    呢喃之声突然消失,餐桌上的怪钟突然安静了下来。

    门外传来两声闷响,似乎有什么东西重重砸在了地上。

    有人刚要敲李白家的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突然双双昏倒在地,似乎与房间里的怪钟异状有关。

    紧接着桌面上啪嗒一声轻响。

    李白转回头,恰好看到清瑶妖女就像死蛇一样掉在桌面上,还翻起了肚皮。

    妖术骤然失控,房间里狂风大作,许多东西被吹的满地乱滚,连窗户也哗哗直响,仿佛随时会脱框而出。

    李白伸手凌空一点,狂乱的风势缓缓平息了下来。

    这个世界的天地规则与异界截然不同,心神中的先天异宝混沌青莲也失去了曾在异界时大部分神奇,再也不能一指破灭各种法术和妖术,只能依靠自身修为毫无花甲的正面强行对抗。

    一人一妖的修为差距立刻体现出来,李白全力施为,也没办法在一两息内消除由妖气催发的狂乱气旋。

    哪怕平时被大魔头各种收拾,妖王就是妖王,清瑶之所以没有自恃破劫境妖王修为造反成功,完全是因为被李大魔头收拾惯了。

    一个是三天不反不舒服斯基,另一个是三天不镇压不舒服斯基,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至于是否有错杀,恐怕只有老天爷才知道。

    十几息后,失控的气流终于平静了下来,房间里一片狼藉。

    在异界掌控一方妖域的破劫境妖王赫赫威名绝非浪得虚名。

    “这条死蛇该不会死了吧?”

    李白十分意外的看着瘫在桌面上没有被气流卷走的清瑶妖女,她连动都没有动一下。

    居然玩崩了!?

    这种事情可不常有。

    他也是随口无责任的胡说八道,妖族真丹境大妖连人族全真境之下的术士都会感到头痛,妖族生命力顽强,抗揍耐操恢复快,皮厚血长,不是魔高就是物高,有时候还是高敏,双方若是发生争斗,最后被干掉的往往是没有强力法器护身的人族术士。

    能够轻而易举秒杀真丹境大妖的破劫境妖王更是强横的存在,一口连法器都不算的怪钟如果能杀死妖王,李大魔头一百个不相信。

    没去管躺在门外的那两位,甚至都没打算开门看一下,李白的注意力放在清瑶妖女身上。

    妖王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普通凡人也不不会有任何侥幸。

    现在妖女的状态有些诡异,李白伸手扒拉了一下,软绵绵的像一根面条,没有动弹。

    他捏住了她的尾巴,倒拎了起来,如果换做平时,妖女肯定要扭动身子,不依不饶的要咬人,但是现在……

    真的就像死蛇一样,随着李白的手乱晃,任君捣鼓。

    琉璃心透过蛟身,心跳、呼吸和血液循环并没停止,生命体征仍在,仿佛被怪钟的异相拘去了魂魄。

    这不应该啊!

    李白皱起了眉头,他和清瑶妖女似乎也犯了考古队的失误,起了轻视之心,没有真正了解这件东西就贸贸然催动,至少应该先等到考古队的研究结论。

    天地规则变化,作为诞生于天地初分时的先天异宝,混沌青莲还是能够起到一定的保护效果,所以李白可以安然无恙,但是清瑶妖女却没有什么异宝护身。

    李白将注意力投入心神,仔细感知,混沌青莲投出的那几根细丝,他很快分辨出一根连接着清瑶妖女的,一连接着小红鲤,还有几根穿越世界,连接着异界那几只妖怪。

    凡是服食过李白精血的妖怪,都会与混沌青莲建立起一丝联系,只要没死,这根若有若无的丝线就一直会存在,哪怕在不同的世界也无法阻挡。

    但是连接两个妖女的丝线十分稳定,并没有因为清瑶妖女的状态而出现异常。

    小红鲤鱼?

    李白忽然想起了什么,当即把变成红玉佩的洪璃从腰间拿了下来。

    “洪璃?”

    轻轻一拍,红玉鲤鱼佩完全没有任何反应。

    果然,大小两个妖女全部中招!

    这下麻烦了。

    他摆了摆手,将落回桌面的怪钟收进自己的储物纳戒,这件东西不能再给妖女玩了,迟早要出大乱子不可。

    大魔头开始头痛起来。

    现在摸不清楚情况,只能把两个妖女放在桌上,用琉璃心笼罩住,暂时保持观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