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三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剑说 > 第351节-班长求援
    送走了开发商的卢经理和保安,李白回过头,熟门熟路地揪住从餐桌底下钻出来的妖女尾巴,倒拎起来后,随手丢进厨房灶台上的锅里。

    身陷锅中的清瑶妖女一脸懵逼。

    只不过是在餐桌底下缠住手机看到一个好笑的段子,就要被丢进锅里挨炖吗?

    人生难得几回炖,妖生却是隔三岔五的挨炖。

    妖女立时觉的冤枉,她干脆赖着不动了,又把手机掏了出来,打算继续美滋滋的看段子。

    可是就在下一秒,头顶突然一黑,锅盖压了下来。

    青蛟这才想了起来,特么自己掉进的好像是高压锅。

    Σ°°︴

    妈蛋!又给自己添乱!

    李白用高压锅就把装神弄鬼的妖王给镇压了。

    他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一看,是江行长。

    “喂,班长同学!怎么有空给我打电话啊?”

    李白没再继续炖妖王,而是接听了江慧雪班长的电话。

    “听说李白同学路子野,我这里有个重要客户遇到了点儿麻烦,你能不能帮忙解决一下呗?”

    江行长在那头似乎正在抛着媚眼儿,说话有点儿嗲声嗲气。

    社会是个大染缸,好的,坏的,正的,邪的,总能让人身不由己。

    当初清纯高傲的班长同学如今点开了媚惑技能,让人心生摇曳,不过只有那些初入社会的小年轻才会上当,跟这位年轻女行长打过交道的老油子们才知道,这只不过是例行公事般的面具,如果认真的话,那就输了。

    “遇到麻烦?没问题!让他明天挂个精神科普通号,直接到第七人民医院门诊部四楼来找我。”

    李白拍着胸脯,同学之间,互相帮助是应该的。

    “嗨,我说的,难道你就听不出来吗?”

    江慧雪似乎有些不满李白在装傻充楞,自己好歹也是一位年三百万起步的堂堂银行支行长,如果只是挂个号就能解决的问题,根本用不着她打这个电话。

    李白老老实实地说道:“听不出来!”

    女人心,海底针,让人难以捉摸,他干脆就不猜,装傻就装傻,总比被对方牵着鼻子走,自投罗网强,那个时候可就是被人卖了,还要替对方数钱。

    这些老同学,大魔头一个都不敢小觑。

    “老同学之间,至于心机这么重吗?”

    哪怕李白千防万防,江慧雪依然毫不客气的倒打一耙。

    “可不就是怕被你卖了,又得替你数钱嘛!”

    李白毫不掩饰自己的担心。

    班长同学能够在专业不对口的环境里,从一个小小的银行职员坐到支行长的位置上,还不靠卖屁股,可以想像的到,绝对不止是业务精熟那么简单,能够做到这一步,恐怕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老实说,李白同学是有点儿发怵的。

    “你就担心这个?我手底下有那么多银行柜员,还差你一个替我数钱?也太小瞧人了?就一句话,帮还是不帮?”

    班长同学单刀直入,根本不给李白油滑的机会。

    “帮!不帮是小狗!”

    李白立刻老实的表忠心。

    “噗哧!李白,你变了!”

    江行长笑了起来。

    这听起来就像是“狗子,你变了!”

    “说吧,帮什么忙?”

    李白把话题拉了回来,再这么扯下去,起码能扯出八百里地去,说到明天天亮都说不完。

    “我有个非常重要的老客户,他包了个公家单位的工程,有笔款子收不回来,你路子野,看看能不能想办法?”

    江慧雪顺势跟着进入了正题。

    李白疑惑地说道:“人家款子收不回来关你什么事啊?你又不是要帐公司,还操这份闲心?”

    “瞎说什么?当然关我的事,这个老客户在我这里办了大笔贷款,如果他的钱要不回来,经营停摆,贷款就会变成延期,甚至是坏帐,作为行长也逃脱不了责任,你说关不关我的事情?”

    再过两三个月就要跨年,如果平空增加这么一大笔坏帐,势必会让今年的考核成绩变得很难看,而江慧雪这个支行长的位置恐怕还没来得及坐满一年,就会因此被撸掉。

    别说位置保不住,恐怕在整个银行界都再也待不下去。

    当前这个节骨眼儿上,江行长也是压力山大。

    李白有些无可奈何地说道:“可我是医生啊!怎么帮你?”

    “你不是在政府部门,尤其是公检法人头熟吗?还不快帮我出出主意,我的饭碗都快要保不住了。”

    江慧雪在银行圈的根基终究是浅了些,虽然建立了一些人脉关系,却都用不上,她绕了一圈,只能找到老同学来想办法。

    “好吧,我帮你想想办法,究竟是一个什么情况,具体跟我说说!”

    既然关系到班长同学的饭碗问题,李白只好硬着头皮,看看自己能不能帮上忙。

    江慧雪便将事情的前因后果详细说了一遍。

    “我算是听明白了,公家单位耍流氓是吧?”

    理顺了其中的复杂利益关系,李白总算是听明白了。

    其实就是公家单位耍流氓,耍手段想要压价,那个接工程的重要客户因为流动资金被套住,无法回收,一下子陷入了困境,在无可奈何之下,只好反过来要挟江慧雪的支行,倒逼银行帮对方想办法。

    如果不想让年底的帐面太过于难看,江慧雪在无可奈何之下,被那个客户强行绑架,这几天正焦头烂额,嘴上都起了泡。

    如今在网络经济和金融投机的冲击下,实体经济的日子很不好过,尽管谁都把“现金为王”这句口号挂在嘴上,叫得一个比一个凶,但是不差钱的大爷终究是极少数,一个周转不开,便是破产倒闭的下场。

    倒是可以理解把班长同学逼得不得不找李白瞎猫碰死砂子的那个银行客户究竟是处于什么样的水深火热困境。

    “可不就是嘛,不过我也能猜测的到,上面审批收紧,再遇上超支,唉,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我这个行长还没满周岁呢!李白,你可得帮我这一次。”

    江慧雪完全把李白当作为救命的稻草来看。

    当然!她或许还有其他的救命稻草,但是眼下的语气却情真意切。

    成本超支的原因有很多,例如中途修改方案,物资人力成本上升,意外开支增加,通货膨胀,发生事故什么的。

    哪怕其中没有猫腻,也会有很多理由。

    “其实根本不需要用什么人脉关系,这完全是一个算计,班长,你得沉住气啊!”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李白略思索了一会儿,就想通了其中的关节。

    “沉住气也不能解决问题,现在不止是那个公家单位耍流氓,连那个客户也耍流氓,他们倒好,一推二六五,我怎么办?总不能跟储户耍流氓吧?”

    现如今所有压力都集中到江慧雪这儿,她就算想要解决问题,却被压得动弹不得,无处转移,完全有心无力。

    跟储户耍流氓,那完全是找死,牢底坐穿都不够。

    “好吧,说白了,这就是一个剪刀石头布的逻辑关系,我给你一个建议,你转告给那个客户,他如果能够狠下心的话,说不定能够把钱要到手。”

    作为旁观者,李白就像解方程式算术题一样,找到了千丝万缕中的关键节点,只要轻轻的挑,就能够四两拨千斤。

    “快说快说,只要能够解决问题,我请你吃饭。”

    江慧雪班长有些迫不及待。

    “你告诉那个客户,以发现质量隐患或返工为理由,把做好的工程全扒了,顺便挖个大坑,然后撒手不管,,透个风声给那个单位,不给钱就同归于尽!”

    李白十分淡然地将自己想到的这个办法说了出来。

    “嘶……”

    手机另一头只有班长同学倒吸冷气地声音传来。

    特么这是大伙儿一块同归于尽,至于要这么狠吗?

    李白冷冷一笑道:“不耍狠,叫什么耍流氓?当过家家吗?”

    “这样,这样未免也太,太那个了吧?万一对方不肯吃这一套怎么办?”

    江慧雪没有想到,李白的主意竟然是这个?

    “如果不吃这一套,那么大家就一起完蛋喽!”

    李白表示自己也已经尽力了。

    “那,那怎么行?”

    江慧雪也不想让事态走到这一步,自己辛辛苦苦坐上银行支行长,还没坐稳就让人给赶了下去,那也太失败了。

    “人生在世难得几回搏,不赌一把,怎么知道行不行?班长,需要魄力的时间到了,成功会所嫩模,失败就下海打鱼,人死鸟朝天,不死万万年,老是这么前怕狼后怕虎可不行。”

    李白同学趁机给班长灌着心灵鸡汤。

    他看得清楚,当退无可退的时候,倒不如狭路相逢,放手一战,而眼下江慧雪班长就是这样的处境,瞻前顾后,考虑的太多才会进退失据。

    何必想那么多,mmp的死战上一场,至少还能拉两个垫背的。

    在这个乱世里面,只有狠人才能活下来。

    公家单位逼迫银行客户,银行客户逼迫银行,那么银行也同样可以反过来利用客户逼迫公家单位。

    剪刀石头布,就是这么简单。

    那个公家单位领导如果想要平安退休,恐怕就得慎重考虑要不要跟别人同归于尽。

    这可不是在开玩笑,一旦掀桌子,后果绝对不是之前的那笔帐款能够抹平的,而是一个更大的窟窿,甚至是无底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