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三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剑说 > 第354节-同学
    “比这儿低不了两度嘛!至于热成这样?”

    一边开着车,李白一边吐槽到,若大一条的北方汉子就差跟狗一样吐舌头了。

    杜森吸了吸鼻子,咧开嘴说道:“嗯嗯!大概是你们南方湿度大,我们那儿干,容易凉。”

    李白的大学同学来自于天南地北,毕业后有的返回家乡,也有的到其他地方去工作,李白就属于后者。

    “我们这儿夏天能热死非洲的黑叔叔,冬天能冻死东三省的好汉。”

    李白也就不给以风景怡人的湖西市贴金了,啥四季如春,风景如画什么的,只有一年四季住过的人才知道。

    “噗!你这话我可不信!”

    心理学专业的人可没那么容易上当,杜森和所有第一次来到湖西市的北方人一样,不信这个邪。

    “你可以百度一下。”

    李白麻利的换着手动档,桑塔纳在车流中不断变速,准备回到之前停车的地方。

    很快就要到早高峰,再停在马路上,迟早得被堵死。

    下面两位同学起码得一个小时后才能陆续到站。

    “信你才怪!”

    杜森的胳膊靠着车窗口,惬意的敞着胸,他才不会费这个力气去百度。

    自诩为糙爷们儿,在乎那么多细节干什么。

    事实上在钱江省被热到中暑的黑叔叔,和冻到快翻白眼儿的北方汉子数不胜数,钱江省人民总是到非洲去纳凉,到北方去过冬。

    神马热带就是因为热,寒带就是因为寒,统统都是骗人的。

    很快把车停到地方,李白拎出一盒牛奶和油条烧饼,递给老同学。

    “早饭没吃吧?我这儿给你准备了。”

    “嘿,客气了!”

    嘴上说着客气,杜森手上却一点儿都没客气,接过去撕开纸屋状的牛奶盒,直接往嘴里猛灌,然后另一只手抓着烧饼夹油箱,大嚼起来,还闷声道:“要是再来一碗牛肉面就更好了,诶,你最近混咋样啊?”

    “凑合,刚考上主治医师,大概算是中级职称吧!”

    李白靠着车窗,把换气空调打开,再打开后两个车窗,驱散弱了不少的汗味。

    被这汗味儿熏着,乘客能跑,司机可不能跑啊!

    “才中级?我都开始准备考高级职称了。”

    三两口把李白准备的早餐吃完,依旧意犹未尽的杜森扯了张餐巾纸擦着嘴。

    看他还咂摸着嘴,似乎还没吃饱,李白只好再给了一盒苏大饼干,勉强给掂巴了,笑着说道:“你就吹吧?没熬够时间就想考高级职称,真当我没见过世面呢?”

    职称什么的,可不止是对技术水平有要求,还有工作时间的标准,就算是华佗重生,扁雀在世,也得老老实实的熬资历。

    李白是运气好,得了个无缝对接的机会,不然换成别人,起码还得蹉跎几年才行。

    这就是命,倒霉孩子一辈子都被摁在底层出不了头,幸运儿踩到狗屎里面都能藏着金子。

    “我们那儿穷乡僻壤的,找熟人操作一下就行了,哪儿费什么事?我明年准备开个心理诊所,要不你来帮我,我也能帮你运作运作。”

    杜森漫不在乎的把餐巾纸揉成一团扔向窗外,就跟他在陕西时一样,反正是纸团,风吹日晒雨淋,几天就化得无影无踪,也谈不上什么环保不环保。

    “嗬!当老板了?厉害啊!我在这儿干得还算舒心,等哪天干不下去了,我再找你。”

    李白谢过了老同学的拉拢,他一点儿也没有想要离开湖西市的念头,并不止是因为刚刚在这里买了房子,还有其他的原因。

    “行,我的话永远有效,随时欢迎你来。”

    杜森家里的条件不差,否则也不可能随着他这么折腾。

    能拉来老同学撑场面是再好不过,拉不过来他也不强求。

    其实同学之间也就随口说说,情分和本分是两码事,大家都是成年人,也知道不能较这个真儿。

    毕竟大家原本都是一个班上的同学,若是分出老板员工,社会阶级一旦固化,这最初的心态就容易失衡,固然是杜森的诚意,但李白也不会傻乎乎的赶着去报到。

    两人叽叽歪歪的扯了一个半小时淡,李白的手机又响了,他带着杜森重新跑了一趟火车东站,把先后抵达的两位同学接上,然后直奔城郊的农家乐。

    尽管城市化改造不断往周边扩张,但是往远处走,依然还是能够看到乡村的景色,许多别墅就掩映在这些城郊的地方。

    老同学时隔一年多没见面,话题巨多,不是生活就是工作,要不就是兴趣爱好,这一路上叽叽喳喳聊个没完,李白还要开车,有一句没一句的掺合着。

    “哇,这就是江南水乡,小桥流水人家,真好看。”

    车上的三个同学里面,有两个来自于北方,一看到那么多水,就激动的不行,拿出手机和更专业的单反相机将连成片的河沟池塘,拍个不停。

    “看多了就腻了。”

    李白头也没回,任由身后咔嚓响个不停,转着方向盘,桑塔纳2000很快驶过一道水坝,进了一个庄子。

    充满乡土气息的江南园林建筑出现在前方,又是典型的小桥流水人家,南方人就好这一口。

    桑塔纳2000缓缓驶入碎石路,正好看到一个年轻女子站在前面停车场出入口处打电话。

    “哎,是班长!班长!江班长!”

    还没等李白开口,眼尖的杜森率先叫了起来。

    大魔头的耳膜都快被这陕西汉子的大嗓门给炸了。

    江慧雪听到有人在喊自己,循声望去,正好看到越来越近的桑塔纳2000,回应的摆了摆手,对耳边的手机紧说了几句,便挂断了通话,然后迎了上来。

    “嗨!杜森,刘勤,惠玲!等会儿下了车,先往里面走!我订了房间,把东西放好就到正厅集合,那里准备了茶点,想要休息或者到处走一走都可以。”

    作为年收入在三百万以上的银行支行长,江慧雪财大气粗的给所有参加同学会的同学们都开了房间。

    因为是银行关系户,十来套标间再加上三餐,顶了天不过三万块钱,物美价廉,性价比超高。

    “哇!班长变行长,越来越漂亮!”

    杜森嗷嗷叫着跳下车,先把马屁给拍上。

    车上另两位同学刘勤和叶惠玲也跟着下了车,三人高兴的凑到一起,高兴的笑着。

    “班长,那个老赖搞定了吗?”

    方才看到班长同学还在忙着打电话,让李白想起了对方上个星期一直在头痛的事情。

    “李白,多谢你了,那招可真灵,一下子就搞定了,这次我请你吃饭。”

    江慧雪显然知道李白口中的“老赖”究竟指的是谁,那招绝户计真的很厉害,一下子就把黑锅甩了回去。

    不想一块儿完蛋就只能老老实实的掏钱买单,客户有了钱,自然就缓过劲儿来,老老实实的把贷款还上,逾期该交的一分都不能少,半点儿客户都没有。

    江行长还是多留了一个心眼,表面笑嘻嘻,心里MMP,直接将这个坑自己没商量的老客户调低信用等级,她宁可失去这么一个客户,也不愿意再踩这颗地雷。

    这次有李白同学给自己当狗头军师出主意,有惊无险的过了这一关,那么下次呢?恐怕只有老天爷才知道。

    如果银行信贷业务碰到的都是这些坑货,还不如趁早关门拉倒,不然就算是再精明的行长也会被活活坑死。

    “这次?!”

    帮三个同学把行李从后备箱里提出来的李白却是笑着直摇头。

    真是吃一堑长一智,班长同学经历了这一遭后,又多了一分市侩和算计。

    横竖都要请众同学住宿和吃饭的,顺带着把他的人情也给还了,真是惠而不费的买卖。

    “有的白吃白喝就不错了,你还真差那点儿吃喝?”

    江班长一双美目直接翻了个大白眼,要不是亲眼看到这位老同学连眼睛都不带眨的买下一套豪宅,说不定直到现在,她依然会真的相信对方只是一个在市级公共医院苦熬资历的门诊小医生。

    这货才是真正冒充小猫鱼的深水大鳄。

    “哟哟,什么情况?”

    杜森听着两人之间有故事,就开始瞎起哄。

    “好了,我得去接人了。”

    有其他三位同学在场,李白不好跟班长继续较这个真儿,只好返身上车,开着桑塔纳2000离开了这座农家乐庄园。

    看着尾灯远去,江慧雪浅笑着说道:“没什么大事,前段时间碰到一个老赖客户,李白帮我出了个主意,分分钟搞定了。”

    到底是做到行长的人,她顺着李白的话,把自己头痛了好些天的事情真真假假的遮掩了过去,也没说明白,反正大概那点儿意思,想要弄明白全靠自己猜。

    “原来是这样!”

    杜森摸着后脑,听了个半而不截。

    刘勤和叶惠玲两人同样不明觉厉害。

    因为是提前一个星期约好的缘故,大部分人都在上午10点前乘坐各种交通工具抵达湖西市。

    李白作为接站主力,一辆桑塔纳2000来回跑了三趟,接到了十位同学。

    当他将最后一批同学接到农家乐山庄时,却在停车场里看到了一辆牌号有些眼熟的车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