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三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剑说 > 第356节-姓赵的
    “不对啊!塞翁失马,只是马跑了吗?应该还带着一群马回来才对啊!”

    朱用刚才搜索到“塞翁失马”这个成语故事,似乎与李白所说的有些不太一样。

    “这还不明白?朱用同学,你刚才没有听班长说‘塞翁失马’,就到这里没了啊,可没有再说是‘焉知非福’,所以让我们自由发挥,不能拘泥刻板,明白了吗?”

    李白刚说完,老同学们就爆发出一片笑声。

    这完全是在利用规则偷懒,满满的心理学专业套路。

    既然没有“焉知非福”,那么就只能那句成语故事的开头,却没有后面的故事,塞翁失马就变成了一个自以为是的佛系倒霉孩子故事。

    被李白套路的杜森与朱用二人,只好硬着头皮献丑。

    现场即兴演绎的“塞翁失马”在真的丢了马以后,完全歪楼,变成了父子俩相爱相杀的故事,两人原本就是班里的活宝,一句句尬聊和五分钱演技,让同学们看得笑声止都止不住,险些笑破肚皮,甚至连农家乐山庄的服务人员们也被吸引过来,乐个不停。

    自由发挥的结果就是“塞翁失马”这个成语故事完全变得面目全非。

    “真是棒极了!好了,中饭可以开始了!”

    当“塞翁失马”演绎到污到不能再污的时候,江慧雪班长拍着手走了来。

    一个成语故事足足自由发挥了半个多小时,不少同学都已经快要笑抽抽了,杜森与朱用的成语故事二人转总算是才落幕。

    要不是班长出面打断,俩货还能再继续扯下去,看来选中他俩编这个段子,还真是选对了人。

    农家乐山庄里自养的鸡鸭猪羊,还有各种自产的蔬菜,烹制出来的菜肴虽然不及外面大馆子里的精致,但是土味十足,盛菜的大菜盆里里外外透着大气。

    好酒好菜让同学会聚餐气氛变得十分热烈,推杯换盏之间,所有人都放开嗓子大声说话,大声欢笑。

    在酒足饭饱后,若大的农庄便成为了所有人的游乐场。

    彼此三五成群,聚在一起,或者聊天扯淡;或者借来几根鱼竿,从地里刨出惊惶不安的蚯蚓,直接往池塘里放线,看看有没有意志不坚定的鱼儿愿者上钩;或者摊开麻将和扑克牌,开始鏖战;真有那几个闲得蛋疼的,干脆追鸡撵狗,整个农庄鸡犬不宁……

    同学会让所有人都放下了在社会打滚的面具,一个个本性流露。

    初入社会这一年多,离开了学校和家长的庇护,见识到社会上的许多丑恶,让他们不得不学会适应身周的这一切,负重前行。

    班长同学组织的这次同学会,让老同学们得以放空自己,宣泄积累已久的负面情绪,仿佛又回到了青春朦胧的大学时代。

    “小白,小白,钓什么鱼啊?来搓几圈,三缺一,赶紧的!”

    杜森和两个同学摆开了桌子,哗啦一声,麻将块子满桌乱滚。

    天气晴朗,露天搓麻,贼舒坦!

    “等我钓上一条再说,你们先找人!”

    李白摆了摆手,他才刚下饵呢,哪里这么快就收竿的。

    “妈蛋!钓**个鱼,快来!”

    杜森还记得李白在午饭前套路自己,十分缺德的捡起一块大石头,咣当丢进了水塘,掀起的水花足足有五六米高,甚至还落到了岸边。

    这是要一拍两散的节奏!

    如果不陪杜森搓几局麻将,李白就别想安安心心的钓鱼。

    “卧槽!好不容易就要钓到一条大的,杜森,你神经病啊?”

    “怎么不往你家窗户上丢石头!丢你老母啊!”

    李白还没说什么,附近的其他同学就先骂开了。

    “特么找死是吧?你是不是想死啊?”

    “想死你就说一定,我保证满足你!”

    “MMP的钓个鱼都不安生!”

    三十几步开外的岸边,几个男女气急败坏的站了起来,显然也被那块石头给惊跑了即将上钩的鱼。

    围着小湖似的大池塘钓鱼的不止是李白等人,还有其他游客。

    这处农家乐山庄并没有被江慧雪包场,足以承接千人的庄园还有其他的客人,杜森随手扔出的一块大石头引起了公愤。

    “看!惹麻烦了吧!”

    李白幸灾乐祸的看着满脸尴尬的杜森。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是我的错,对不起!”

    杜森冲着其他同学,还有怒气冲冲走过来的那几个游客男女抱拳道歉。

    “道歉要是有用,那还要警察干什么?哪儿来的傻B?”

    那几个男女中间,穿着一身黑色短袖T恤,头戴渔夫帽的黑黑瘦瘦年轻人直接指着杜森骂开了。

    “对不起,真对不起!”

    杜森知道自己理亏,只好一再道歉,他也不是一个好脾气的,如果不是有同学在场,恐怕早就开怼了。

    “艹尼玛!特么手贱!劳资好不容易快钓上一条鱼,尼玛就让你给搅了,去尼玛的对不起,给我下水把那块石头捞上来,不然这事儿没完。”

    头戴渔夫帽的黑黑瘦瘦年轻人依旧“尼玛”、“艹尼玛”、“去尼玛B”骂个没完,身旁的其他几个年轻人也是一样满口枪林弹雨。

    “卧槽,不就是一条鱼么,我赔你们十条好了,至于这么出口成脏吗?”

    连连道歉的杜森也有些恼了,这几个家伙简直是不依不挠,居然还想让他下水捞石头,真特么脑子有病啊!

    “艹,外地佬,你再BB试试,今天就让你横着出去。”

    黑黑瘦瘦年轻人嘴里依然不干不净。

    突然旁边有人语气不善地说道:“赵亮,说两句就算了,还没完没了是吧?”

    黑黑瘦瘦年轻人循声望去,猛然瞪大眼睛,嘿然一笑:“小白?真是巧啊!是你朋友?”

    “是我的同学!怎么?赵亮,还想要伸伸手?”

    李白冷冷一笑,这个年轻人他认识,和自己一样,都官二代。

    对方的老爹,自己的老头子也认识,只不过关系没那么好罢了。

    “小白,你们认识?是朋友?”

    杜森松了一口气,显然李白认识对方。

    “不是朋友!”

    李白的脸色依然不好看。

    咦?

    杜森目瞪口呆,他有些看不懂了,李白和对方究竟是怎么回事?

    “当然是朋友,哥几个,他老爹和我老爹也是同学,还是好朋友呢!李白,别那么小气嘛!”

    黑黑瘦瘦的赵亮摘下头上的渔夫帽给自己扇起了凉风。

    “屁的朋友,赵亮,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咱们两边少凑在一起。”

    李白出人意料的十分不客气。

    在他心目中,这个年轻人可不是什么善茬子,笑里藏刀用来形容对方都是轻的。

    “做人大气一点嘛,你还耿耿于怀那件事?都是长辈们的恩怨,至少我跟你可没什么仇。”

    赵亮带着胜利者的笑容,眼角含着一丝阴鸷,不知在打着什么鬼主意。

    “呵呵,别装了,到底想怎么样?直说吧!”

    李白没功夫跟对方兜圈子,他要是放松警惕,姓赵的绝对能够扯上三天三夜都不带重点,跟他爹一样都是无赖。

    赵亮皮笑肉不笑地说道:“我可不敢想怎么样,只是请你那位同学把扔进水里的石头再捡回来,嘿嘿,嘿嘿。”

    瘆人的笑声,让杜森脸色微变,这家伙绝对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