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三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剑说 > 第358节-艺术创作
    赵亮跟他的老头子赵彪完全是两个类型的人。

    赵彪貌似豪迈不拘的大老粗,实则精明算计,他的儿子更是青出于蓝,表面上和许多同龄人一样,爱玩爱闹,实际上比他老头子更能伪装,是一只笑里藏刀的笑面虎。

    李白当初之所以选择心理学和精神卫生专业,就是为了提防像赵亮这种表面笑嘻嘻,称兄道弟,暗地里捅上一刀,还得让别人感激零涕,叫声好的歹货,这种抽冷子专门插兄弟两刀的家伙在社会上还真不少。

    沾了老头子的光,再加上家庭生活的耳濡目染,赵亮也混了个公务员的身份,因为父母辈的言传身教,对于各种规则和人际关系如鱼得水,丝毫不下于混了好几年的老油子,论起官二代的成色,甚至比当医生的李白还要高级一些。

    别看赵亮张口咄咄逼人,想要抓把柄,还真的没有办法,真凭实据呢?从一块扔进池塘里的石头就能觉察到危机,毫不犹豫的认怂扭头就走,这份机敏的眼色就在许多同龄人之上,要知道不少人到现在为止依旧是冒失冲动的楞头青,不撞一下南墙,死都不肯回头。

    李白从异界兜了一圈回来,有能力不把一个官二代放到眼里,但是他在任何时候都不会小瞧公务员的生存能力。

    虽然不久前配合王老头撸官撸得痛快,但是想要开掉一个公务员有多难,只有体制内的人才知道。

    打蛇不死,反被咬一口,如果不能罪证确凿激活双开程序,指不定哪天又会死灰复燃。

    转岗,平调,降级,东山再起,这样的例子数不胜数。

    不少老百姓都以为公务员会像社会上的公司企业那样,犯了错就会被开除,变成和他们一样的老百姓。

    呵呵!这得多天真才会如此想像国家的统治阶级。

    正因为敬畏,李白才会去深入了解人性,考研读硕,事实上都是一种自我保护和谋生的手段,哪怕他自己也在享受着这个阶级带来的一些相关福利,踏入社会后,比普通老百姓更能够抓住机会。

    至于埋头苦干,老实谦让,这样的人只会被残酷的社会现实一遍又一遍践踏,该是长脑子的时候了。

    “我去,当官的世界,我等屁民不懂。”

    李白说的不甚详细,却依然让杜森敬而远之。

    这帮当官的太阴了,指不定哪天被他们卖了,还得给他们送锦旗,mmp应该送花圈才对。

    “别理他们,走,不是要打麻将吗?我来就是,别再搞事。”

    被自己和杜森的两块石头一砸,李白也不好意思继续待在池塘边上钓鱼,干脆丢下鱼竿,跟着杜森去搓麻。

    麻将块子哗啦哗啦如潮水般在桌面上彼此碰撞,李白与同学们搓着麻将,依然时不时察觉到来自于池塘边目光,仿佛就像一只恶狼在好整以暇的打量着小白兔,考虑什么时候下口,才能吧唧咬出满嘴的血。

    特么真把自己当成掠食者?!

    李白抽空找了个借口去放水,把清瑶妖女从璃珠空间里放出来,拎着尾巴丢进路边的灌木丛。

    “帮我盯着池塘边那个黑黑瘦瘦的小子,戴着渔夫帽和墨镜的那个。”

    缠着灌木雀舌黄杨的枝头,青蛟吐着信子,说道:“要吃掉他吗?”

    尽管吃人会让她犯恶心,但是并不介意有时候洗剥干净了换换口味,妖女现在又迷上了十三香的味道。

    “不许随便吃人!”

    李白捏住了清瑶的小角,这大概是妖女唯一的弱点。

    青蛟妖王立刻变成了面条,三尺之内是大魔头的主场,妖王也躲不过去他的禄山之爪。

    刺溜!

    青蛟钻进了草丛。

    碧绿的蛟鳞完全是天然保护色,如果不能提前知道她的存在,哪怕近在咫尺也未必能够察觉到。

    就算没有这身蛟鳞,凡人想要发现妖女的存在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放出狡猾的清瑶妖女,无论赵亮躲在阴暗的角落里谋划着什么,还是真的认怂偃旗息鼓,李白都不用担心对方会玩出什么花样。

    只要李白不犯大错误,赵亮所能够做的最多也就是利用一下体制规则冒冒坏水,给他添些堵。

    至于像栽赃陷害这种事情在湖西市的地界,赵亮未必有这个胆子,特么一旦事发,他老子赵彪都有可能被连累,这个损招儿虽然很爽,却得不偿失。

    “……知道美国纽约肯尼迪机场的特殊福利没?你们肯定没有体验过,在机场过安检时被大洋马掏老二的那种感觉,帝国主义真会玩啊!还不是因为911给闹的,她们的英语不太标准,老是说good,其实应该是god才对,god!哈哈哈!”

    农家乐山庄的池塘边,赵亮身旁一个身形痴肥的年轻人讲着从美利坚浪回来的荤段子,911事件后,机场安检提升,只是不知道这位仁兄竟然会享受到这样的福利。

    “特么碰到一个黑老粗玩你的雷管,不知道吃伟哥还能不能补回来?”

    “尼玛,长见识了!下次也去见见世面!”

    一众人被这个劣质荤段子给笑得东倒西歪,女的笑骂不止。

    这个时候,赵亮的手机响了,接听完后,他站了起来,说道:“各位,有没有兴趣去玩个游戏?”

    “咦?有新节目?好呀好呀!”

    “玩什么?这个农庄太没意思了。”

    “换个地方去玩吧!”

    刚才有个外地佬十分缺德的往池塘里丢了块大石头,看上去倒是个不错的消遣对象,可惜外地佬身旁的那个年轻人不是什么善茬子,他们只好悻悻然的放弃,回到池塘边继续百无聊赖的“钩”鱼,空钩下水,连饵都懒得挂,这只能算作是钩鱼了。

    钓了半天鱼,依旧一无所获的年轻人们早就没了耐心,一听赵亮有新游戏,纷纷将手上的鱼竿扔下,一个个跃跃欲试。

    “跟我走!”

    赵亮神秘一笑。

    几分钟后,农家乐山庄突然停电。

    因为是大白天的缘故,庄园里的游客们并没有察觉到,倒是农家乐的员工们有所察觉。

    “齐活了!”

    用塑料袋套手,赵亮拿着一张信用卡般大小的卡片刀,撬开了农家乐山庄的露天信息箱,随便拧松十几根线头,拍了拍手,转过头望向一脸懵逼的小伙伴们。

    这些技术活儿,不仅专业,而且贼溜。

    之前在讲美帝啃泥地机场安检荤段子的死胖子结结巴巴地说道:“亮子,你,你弄这些干什么?”

    他们这些人以前都是胡闹,却从来没有玩的这么高端。

    又是掐电,用打火机烧保险丝冒充过载,又是拧松监控线路的poe网线头,一连串操作看上去就像是007的特工片儿。

    “这叫不在现场的证据!”

    赵亮阴阴一笑。

    直到现在为止,他所做的这些仅仅只是开头的铺垫而已。

    “赵亮,你不会想要杀人吧?”

    有个名侦探柯南看多了的妹子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寒颤,捣鼓了这么多名堂,肯定是要搞大事情。

    “没事,只是一个恶作剧,跟我来。”

    赵亮摇了摇手指,他知道分寸。

    众人一头雾水的跟着他来到停车场。

    没有人注意到,一条青色的细小身影远远的跟在他们身后。

    “钱a,嗯!就是这辆了,挺会玩啊,居然开这种老古董。”

    赵亮在停车场上转了一圈,很快站在一辆黑色桑塔纳2000前。

    黝黑发亮的漆面和银光闪闪的镀铬件,减震簧片依旧是油黑汪汪的,连轮网内侧都没有一丁点儿陈年老泥,显示出这辆昔日风靡一时的经典轿车成色极佳,有极为难得的七八成新。

    走私集团对这个桑塔纳2000保养极好,甚至不惜工本,落到李白手上时,让人无法相信这是一辆十几年前停产的老车。

    “桑塔纳2000,特么老古董啊!居然还这么新,哪儿找的破车?亮子,这是你的车吗?”

    “亮子!你的车好像在那边儿吧?”

    “这谁的车啊?”

    咣咣!还有人敲了敲车壳。

    “这车动力还行,就吃油,如果不那么费油,换个壳子起码还能再征战二十年。”

    有懂车的老司机煞有介事的点评起来。

    “呵呵!车是好车,咱们给它来个锦上添花如何?”

    赵亮笑得十分鸡贼,从地上捡起了一块石头。

    停车场和外面的路一样,铺满了碎石,就算是下雨天也不用担心泥泞湿滑。

    他拥有两辆车,一辆是本田飞度,专门用于上下班,另一辆就是位于停车场另一端的保时捷911,从来不会在公务场合出现,只在私人聚会时才会开出来。

    “锦上添花?emmm,你刚才……”

    有人终于明白过来。

    赵亮又是帮农家乐山庄掐电,又是拧开监控线路,还奇奇怪怪的说什么“不在场证据”。

    “666!这波操作可以有!”

    “得点32个赞!”

    “亮子有先见之明!厉害啊!”

    所有人全懂了,顿时乐不可支,如此一来,他们岂不是可以为所欲为?

    恐怕只有老天爷才知道是谁干的。

    更有聪明的,甚至猜到了这辆车的主人也许就是那个随手把二三十斤重的石头扔进池塘中央的年轻人。

    “一起来!”

    讲荤段子的胖子也跟着捡起一块石头。

    “嘻嘻!”

    众人正要成为车体绘画艺术家时,不知从哪儿飘来一声轻笑。

    嗯?

    赵亮和他的小伙伴们突然表情诡异的转身就走,很快来到停车场另一角的保时捷911前,将这辆跑车围了起来。

    “嘿嘿,看我画个小鸡啄米图!”

    “老夫擅长草圣书法,看我来个兰亭序,我草……”

    “唵嘛咪嘛咪吽,太上老君疾疾如律令,五雷正法符,成!”

    尼玛!

    一堆群魔乱舞!

    “不错不错,功底见涨!”

    赵亮看着自己的保时捷,十分满意的点了点头,随手招了招手,说道:“收拾一下,该走了!”

    “卧槽!赶紧走啊!”

    “别让人看到了!”

    一伙人做贼心虚的将手上的小石子扔向四面八方的草丛里。

    随便来场雨一冲,这些证据就会消失的无影无踪。

    直到赵亮等人嘻嘻哈哈的离开了停车场,他们始终都没有注意到自己爆发出艺术家创作激情的载体早已经老母鸡变鸭,只有记忆里面那辆黑色桑塔纳2000被自己为所欲为。

    事实上……

    十分无辜的保时捷911 arrera4s此时此刻满身狼藉。

    特么自己招惹谁惹了,被人用石子画的面目全非,引擎盖还被刻上“骚”、“浪”、“贱”三个醒目大字。

    别说漆面,就连铁皮壳子都留下了印子,鬼知道钣金能不能做的回来。

    至于原本的正主儿,黑色桑塔纳2000依旧默默的角落里,身上却毫发无伤。

    官二代笑面虎赵亮最多是冒冒坏水,遭遇擅长冒毒水的妖女,能够活下来就已经不错了,哪里还能想其他的?

    “啊!杀人啦!”

    远远突然传来一声尖叫。

    “嗯?”

    赵亮和他的小伙伴们眨了眨眼睛,似乎从某种状态中脱离出来。

    “杀人了?”

    “怎么回事?”

    有人依然没有反应过来。

    然而农家乐山庄的游客中心里面一阵嘈杂声响起,许多员工满脸惊惶失措地跑出来,尖叫声此起彼伏,似乎真的发生了什么事情。

    “卧槽,不会真死人了吧?”

    赵亮一伙人惊疑不定的远远望着游客中心。

    混乱很快传遍了整个农庄,正在搓麻将的李白也听到了动静。

    “杀人?不会吧!我们只是开个同学会!居然会遇上这种事!走走,去看看!”

    杜森正输得灰头土脸,借机一推麻将牌,往游客中心方向走去。

    “特么没赌品,就这样跑了。”

    李白一瞅杜森的牌面,混不搭,想要赢牌除非老天开眼,而他自己一排七大对正等着开张,就等着掀牌让杜森输到脱裤子。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