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三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剑说 > 第359节-法医
    李白摇了摇头,只好推开身前的七大对。

    他发誓自己绝对没有用琉璃心来偷窥桌上的牌面,完全凭手艺和运气。

    看到翻到桌面上的整整齐齐七个对牌,两个同学齐齐倒吸了一口冷气,庆幸杜森提前跑路,不然让李白把这样的牌面翻出来,就不是一块两块的事情了。

    四个人搓麻,不是斗地主,而是杀农民,数杜森输得最凶,另外这两位也没有差多少。

    告辞!

    好不容易把李白拉过来的麻将桌旁,就只剩下他一个人。

    尼玛,这牌玩到没朋友!

    之前还在喊三缺一,谁能想到转眼的功夫就变成了一缺三。

    李白摇了摇头,追着杜森等人的脚步,往游客中心方向走去,留下的桌椅和麻将牌自然会有服务人员收拾,倒也不用他多操心。

    如果凑到人的话,说不定还能再来几圈。

    -

    那里刚刚有人在喊“杀人了”,天知道是不是真的,也许是有人在恶作剧。

    宽敞的游客中心大厅里面光线昏暗,没有一盏灯亮着,平空增添了几分诡异阴森,许多游客都堵在大厅门口,很快里三层外三层的黑压压一片挤满了人,却没有人敢踏进一步。

    那些农家乐服务人员一个个惊魂未定,聚在大厅门口,拿着手机不断拨打电话。

    有的人在拨给110或120,但是更多的人却不知道在拨打给谁,仿佛随便说几句话就能够宣泄掉心头的惊恐。

    当然,更多的是拿着手机不知所措。

    “让开,让开!”

    农家乐山庄的经理带着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和几个服务人员挤过人群,往大厅深处走去,看方向似乎是厨房。

    这里的医疗条件比不上大医院,甚至连社区诊所都有些不如,但是治个感冒打喷嚏,起个疹子,或者小伤口什么的,依然绰绰有余。

    在120救护车抵达前,山庄里的土医生只好死马当活马医的赶鸭子上架。

    有些胆子大的服务人员也跟了进去。

    没过多久,警察和120救护车相继赶到,整个游客中心除了客房部,大部分区域都被封锁起来,拉上了隔离带。

    “我去,不会真的死人了吧?小白,找个机会溜进去看看?”

    杜森站在人群里面,伸长了脖子死劲儿张望,即使什么都看不到,也不想错过任何精彩的热闹,回头冲着李白挥了挥手,示意他也一起挤进来。

    这货倒是一点儿都不嫌事儿大。

    “我们又不是法医,死人有什么好看的?”

    李白摇了摇头,他最多就在大厅门口附近站站,一点儿也不想进去凑热闹。

    站在这里其实也没啥好看的,出事的地方又不在游客中心的大厅里面。

    “增加点社会经验嘛!毕竟我们也是医生,万一哪天要碰到呢?”

    杜森往后退了几步,从拥挤的人群里面退了出来,站在李白身旁。

    “我们是精神卫生领域的医生,专业不对口就别给人家添乱,万一把你当成嫌疑人抓起来,你冤不冤?”

    李白翻了个大白眼,看热闹把自己捣鼓进去的倒霉孩子虽然不多,但是一年里面总有那么几个。

    “咦?李医生,好巧,你怎么也在这儿?”

    一个戴着金丝边眼镜中年人一边走,一边往身上披挂一次性隔离衣,带着一个年轻人和几个警察走过来,似乎隔着老远就看到了李白。

    李白闻声一楞,记忆中很快跳出对方的身份,笑着迎上去。

    “戴主任,真是巧!我和同学们刚好在这里玩,这个是我的同学,杜森。”

    与李白握手的中年人是湖西市公安局司法鉴定中心的戴帆主任,李白与小王警官曾在市一医院的太平间里旁观过对方的尸检操作,还拿了一张名片,故而彼此认识。

    李白的催眠术演示给那些法医们留下了深刻的印像,所以戴主任一看到他,当即就认了出来。

    “最近有点忙,正好轮到我出外勤,这不还带着徒弟,小柳,这位是李医生,真正的催眠术高手,可厉害了,李医生,我们先进去,回头再聊。”

    戴帆和李白寒暄了几句,向他介绍了自己刚带的徒弟,然后就准备开工,看样子这位法医主任忙着赶场子。

    “小白!”

    杜森拉住李白,连使眼色。

    李白当然知道这货在想什么,想要借着这位法医的光,进去看看。

    他当然不可能答应,直接一甩袖子,低喝道:“别捣乱!”

    局司法鉴定中心法医戴主任仿佛听到了杜森的心声,往游客中心大厅门口走了没几步,又转回头来。

    “李医生,有没有兴趣来一起看看。”

    他想到李白的催眠术,说不定当场就能把凶手给揪出来,能够帮助一线干警省一件事算一件事。

    催眠术不是刑讯逼供,没有那么多顾忌,更何况只要有了答案,还怕没有案件全过程?

    “好呀好呀!啊呀!”

    杜森喜出望外,冷不防被李白抽了个后脑勺。

    “小白,轻点,伤到脑干是要死人的,我还年轻!”

    不得不说,好奇心过剩的老杜懂得还真多。

    “老实待在外面。”

    曾与公安部门有过多次合作,李白自然能够猜到法医戴主任的想法,当即跟了上去。

    早点结案也能让农家乐山庄的游客中心早点恢复正常运作,不然江班长好不容易组织的这次同学会又要平空生出波折。

    华夏人口众多,天天都有死人,各种意外层出不穷,每天的伤亡数量甚至不比外国战争冲突地区少,见惯了死在横店的鬼子比日本总人口数还多的华夏群众,虽然不会幸灾乐祸,但是总体来说情绪比较稳定。

    当事不关己时,理所当然的看热闹,一旦挨到自己倒霉,便只有哭天抢地。

    在这个同情心十分廉价的社会里,没有人拿着馒头来接血,就已经是谢天谢地了。

    “我去,你怎么能丢下我,一人计短,二人计长,说不定能够看出些什么。”

    胆大包天的杜森哪里肯听李白的,死皮赖脸的跟了上去。

    李白干脆就没理他,爱跟就跟吧,待会儿看到死人,别吓尿裤子就行。

    不像别的医学专业,心理学与精神卫生几乎不涉及到尸体。

    李白和杜森跟在了司法鉴定中心的戴帆主任身后,胆儿肥的家伙还不止杜森一个,见有人跟上公安来人,也想要趁机跟进隔离区,却被几个火眼金睛的警察一拦,又是一地鸡毛蒜皮。

    这也就是华夏,若是换成美帝,洋警察根本懒得BB,掏出泰瑟电击枪或者辣椒水直接搂火,放倒一个是一个,特么嫌钱多的话,欢迎请律师来告。

    “亮子,看,那家伙!”

    “诶!他,他怎么进去了?”

    “怎么回事?他是警察!”

    人群中间,围着赵亮的那几个年轻男女看到了李白和杜森跟着公安局的人走进了游客中心的大厅,一个个惊疑不定起来。

    那个年轻人究竟是什么来头?

    对方要是知道他们刚刚划了他的车子,不知道亮子能不能压得住。

    突如其来的一层“官皮”让赵亮的朋友们有些担心起来。

    “小白他不是警察,我可以肯定。”

    赵亮皱起眉头,脸上浮现出疑色。

    老爹手底下的治安科长谢臾告诉他,李白明明是一个医生,而且还是精神科的,怎么会跟市公安局的人扯上关系?

    他看得分明,走在前面的那个白大褂正是市局司法鉴定中心的戴帆主任。

    公务员最基本的素质能力之一是认脸,最好能够叫出体制内每一个岗位上的人名,还知道有什么来头,这就叫作眼力劲儿。

    如果没有这份眼力劲儿功底,那么在官场上,多半怎么被坑死的都不会知道。

    当惊疑不定的赵亮等人猜测李白与市公安局关系的时候,李白同学和杜森二人跟着戴帆主任穿过大厅,灯光突然亮了起来,整个农家乐山庄恢复了供电,很显然电工已经找到了突然断电的原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