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三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剑说 > 第367节-回报
    小陈被吓了一大跳。

    “你居然随身带着?”

    万进华一脸惊讶,他以为这么危险的生物应该关在饲养箱里才对,就不怕被咬吗?等等,好像还真不怕被咬。

    “除了医生这个职业以外,我还是一个巫师,她待在我身边更安全一些,你应该能够明白,对她和对别人。”

    李白摊开手掌,青蛟迅速盘在掌心,冲着两人吐着信子。

    汉语的优势在于,根本分不清“他”、“她”、“它”或“祂”究竟有什么区别,他既没有说谎,别人也没办法分辨,或许对于创造汉语的古人来说,根本不需要分别。

    巫师这层皮还真好使,随身携带蛊物是完全理所当然的事情,不止有人带蛇,还有人养蜘蛛、蝎子什么的。

    现代巫师具有多重意义,不然凭什么一些生物制药公司的药品卖得那么贵,光是为了救万进华,制取解毒血清的整个过程哪怕不算最初的蛟毒,为了一支血清针剂所付出的成本也不是两三百万就能够搞定的。

    “我明白,只是有些不可思议!”

    万进华有些感慨这位年轻医生竟然能够将如此剧毒之物收拾得服服贴贴,灵性十足。

    事实上只要咬不死或者破不了防,总归会被收拾老实的。

    “没什么好奇怪的,世界之大,无奇不有,最近安庆省黄山风景区发现了一座地宫,嚯!里面可精彩了!除了规模庞大的迷宫,还有数不清的机关陷阱,好像是东皇太一的祭祀之地,要是有兴趣,你可以了解了解”

    李白顺便提了一下自己最近的经历,以对方的情报渠道,想要弄清楚是很容易的事情。

    那些超乎常人想像的存在越多,别人越不会把视线集中到他身上,有些小手段自然而然的变成理所当然。

    就像催眠术,就像青蛟,法术也好,妖怪也好,总能在现实社会里找到自己的一层合理外皮,让所有人见怪不怪。

    “是吗?回头我去了解一下。”

    习惯了打打杀杀的万进华对古代机关陷阱没什么兴趣,只是被李白的话给勾起了一丝好奇。

    能够让这位医术高明,还养了一条“青蛟”的年轻医生格外推荐,那座地宫说不定真有什么神奇之处。

    他像是想起了什么,冲着司机小陈招了招手。

    “小陈,帮我把东西拿出来。”

    “哦!好,好的,首长!”

    小陈虽然被上级临时调来当司机和随员,但是他能够猜到这位首长的来历并不简单,他连忙打开随身的拎包,从里面拿出一个厚厚的牛皮纸信封。

    万进华接过信封,当即拆开,将里面的东西一一掏出来,放在李白身前的办公桌上,同时说道:“这是我和上级的一点儿谢意,请务必收下。”

    里面放着一个精致的小木盒,一份标准信封,一张银行卡。

    “嗯?”

    李白楞了楞,琉璃心扫过桌面,一心了然。

    银行卡肯定看不出金额,这个神仙来了都不行,信封里面装的是一封感谢信,具名虽然是某军区,但多半是掩护,意思却是那个意思。

    小木盒内却是一枚三等功的军功章,这个就稀罕了。

    军功章是军队的内部荣誉,极少会发给外面的人,也不是没有,但是非常罕见,每一枚外发的军功章都有特殊的意义。

    “感谢信,奖金,军功章,不止是我的意思,还有上级的意思,请李医生务必收下。”

    万进华是行动派,没有那么多弯弯绕,直接开门见山。

    李白沉吟了一下,点点头说道:“那就谢谢了!”

    包括眼前这枚军功章背后的含义倒是可以理解,一是李白的治疗方案成功救治了战斗英雄万进华,为国家挽救了人才,没有留下遗憾,二是那一丁点儿蛟毒足以制作出一大批特效解毒血清,算起来是一笔不小的财富,三是上次四级突变三级的任务余泽,零零总总加起来,拿命来换上一枚三等功完全有这个资格。

    他挥手扫过桌面,三样东西齐齐不见。

    司机小陈看到这一幕,眼珠子都快要瞪出来,险些惊呼出声。

    东西一眨眼就没了,这是变魔术吧?!

    李白横竖都已经把自己定义为奇人异士,总得有些装神弄鬼的手段。

    万进华依旧神色如常,无非凭得是手速快,许多魔术师勤加练习就能够做到。

    无他,唯手熟尔。

    达成目的后,他丝毫不拖泥带水的站起身,直接冲李白敬了个军礼,说道:“大恩不言谢,以后要是有事情,尽管找我帮忙。”

    因为此前执行的那些任务,此时此刻的万进华处在低调隐匿时期,他没有当场留下联系方式,但是却知道如果真有什么事,李白一定会有办法找到他。

    “一定一定!”

    老头子原来是特种大队的,作为军属的李白对此门儿清,完全理解。

    善战者无赫赫之功,抽冷子背后阴人,对手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这才是王道。

    若是让外界某些有心人知道万进华还活着,说不定又会起什么波澜,所以才有了这次简装低调拜访。

    “你先忙,我们该走了,留步,不用送!”

    万进华没有让李白陪送,直接带着小陈下楼,离开了重症看护区。

    依旧还是送了两步,直至两人背影消失在视线里,李白这才掉头返回办公室,他原本打算请对方吃晚饭,却没想到走的这么干脆,连挽留的机会都不肯给。

    一位保安好奇地问道:“李医生,那人是谁?感觉很厉害的样子。”

    年轻的司机小陈穿着军装,倒是好辨认,但是一身便装的万进华却给人一种刀锋即将出鞘的凌厉气势。

    “以前的保密条件忘记了?”

    李白望着那位军队出身的保安,安逸日子过久了,果然会让人松懈,即使是精锐的特种兵也不能例外。

    老头子醉心于西北小镇的业务,多半也是为了不停的砥砺锋刃,不使其生锈,现在想想,这大概就是真爱。

    “啊嘞!难道是……”

    那个保安猛然瞪大了眼睛。

    “无论你猜到了什么,都只能烂在肚子里。”

    李白再次提醒了一句,便往两只高科技头盔所在的房间走去。

    一老一小两位撒摩斯家族成员志愿者除了吃喝拉撒,几乎长时间或坐或躺在那里,持续跟踪记录脑组织生物电分布及变化数据。

    保安抹了把冷汗,没想到会在一个市级公共医院碰到这种级别的人物,他打定主意连半个字的口风都不能漏。

    “李医生!晚饭吃过了没?”

    每四个小时换一班的技术人员向走进来的李白打了个招呼。

    “还没吃,等会儿蹭饭,看看累计数据和环比数据波动?做一次统计。”

    李白点点头回应,望向那几块显示屏。

    因为撒摩斯家族变着法儿请外面的厨师给开小灶,整个重症看护区的伙食几乎被外包了,等级提升了不止一个档次,所以才有了蹭饭这一说,不论是医生、护士、保安,还是其他病人,都在蹭撒摩斯家族的饭,无非是添几双筷子,更何况撒摩斯们也没想过吃独食。

    “好的,稍等!”

    技术人员连续敲击键盘,开始启动统计模块程序。

    因为一边记录数据,一边做统计,速度有点儿慢,等了好一会儿,统计界面才显示出来,一个是安妮撒摩斯的,一个是艾瑞克撒摩斯,一男一女,一老一少,两位志愿者提供的数据极具代表性。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