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三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剑说 > 第368节-监控
    虽然现有的采集数据并没有凑齐一周,很难有什么说服力,但是一些迹象已经渐渐呈现出来,这一千万美元绝对不是白花的。

    “应该是了!L5521,H3432,W1988区块,存在生物电的异常反应,还需要用于比对的正常样本,不止一个。”

    李白仔细打量着两张同步缓慢水平旋转的脑组织三维构析成像图。

    部分区域的生物电反应与琉璃心判断的那几个位置互相印证,使他的猜测在一定程度上得到了证实。

    大脑是一个无比神秘的组织器官,尤其是人类开了智的脑组织,更是充满了无穷奥秘。

    哪怕他的推测极有可能是正确的,但是依旧需要更多的证据去说服别人。

    尽管撒摩斯们愿意舍命陪君子,精神病与精神卫生的专业领域却向来谨慎无比,毕竟涉及到人体组织器官里面最复杂的大脑,不允许有任何行差踏错。

    反复论证,反复对比,再三确认病灶的存在和机理,才能够进行下一步治疗。

    令人值得庆幸的是,撒摩斯家族数百年来的四处求诊,并没有因为遭遇太多的庸医而灭族,可以说由哲学衍生出来的心理学医生们大多都是业界良心,有自己的职业道德坚持。

    “医生,安妮要开始了!”

    技术人员突然出声,将李白从思考状态中拉了出来。

    “嗯?是吗?保持跟踪!注意服务器状态,不要出现故障。”

    李白转过视线,望向隔着一道双层真空玻璃隔断的另半个房间。

    重症看护区专门划了两个相邻的空房间,敲开隔墙合并成一个大间,一半用于放置两个头盔和配套人体工学椅,另一半用于放置存储数据的小型机和技术人员。

    能够侦测脑组织生物电反应的高科技头盔和相关配套设施所在的房间里面,作为参与测试的志愿者,安妮和艾瑞克两人分别躺在椅子上,两人并没有接受“镇魂指”协助入睡,刻意保留了原始的发病状态,便于头盔跟踪记录。

    “放心,我们会盯着。”

    技术人员又打开了一个界面,监控着硬件系统和软件系统的运行状态,避免出现错误,干扰这次重要的数据采集。

    原本十分稳定的脑电波,心跳,以及脑组织内部的生物电反应开始迅速紊乱起来,尤其是生物电反应,就像焰火盛会,变得激烈而频繁。

    李白面前的显示屏上,统计报告切换为实时跟踪画面,将陷入睡眠障碍的安妮·撒摩斯大脑内部反应呈现出来,这还仅仅只是失眠造成的焦虑及不安,小姑娘已经渐渐开始出现发病征兆。

    “呃!呃!呃!”

    隔壁相邻的观察隔间内,一直处于安静小憩中的艾瑞克似乎出现了幻觉,他坐在椅子上身体微微颤栗,手脚都被固定在椅子上。

    作为撒摩斯家族的最年长者,45岁艾瑞克·撒摩斯已经是家族遗传性精神病的第三阶段患者,同时承受着失眠,梦魇和幻觉的三重折磨,此前如果不是李白出手镇压,这会儿早就生不如死,直至耗尽最后一丝生存的勇气或者抗争至油尽灯枯。

    撒摩斯家族的作息时间根据华夏和美国时间求取平衡,差不多能同时对上华夏的上午和美国的下午,正好可以兼顾上治疗和产业经营。

    眼下这个点儿正是撒摩斯们即将进入睡眠的时候,也是幻觉的高发时间段,一旦袭来,除非动用李白为撒摩斯家族量身定制的“镇魂指”,否则毫无招架之力。

    坐在配套人体工学椅上的艾瑞克处于半清醒状态,口中念念有词,苦苦对抗着重重幻象,大脑内就像在同时播放多部恐怖片、魔幻片、战争片和魔鬼在耳边低语诱惑,不断挑战个人意志力。

    “真可怕!就像中了邪!”

    轮班的技术人员已经不是第一看到艾瑞克发病,但是这种狰狞的诡异表情变化实在是恐怖。

    要不是做隔断的双层真空玻璃用的是钢化玻璃加防爆膜,他还真有点儿担心。

    重症看护区的值班医生和护士带着药品器械走了进来,与李白点了点头致意。

    每当这个时候,他们都会赶过来待命,确保不会发生意外。

    “这就是血脉诅咒!”

    李白虽然说的很玄幻,但这是事实,不仅仅是撒摩斯家族自己这么想,连监视他们的龙骑士团后裔也这么认为。

    药石无解的先天基因缺陷在某种程度上确实和诅咒没什么分别。

    和以往不同,这会儿所受到的折磨都是为了锁定病灶位置,一旦确定病灶,那么接下来就很有可能需要动刀。

    对脑组织动刀从来都不是什么小事,稍有差池,就会造成极为严重的后果甚至因此丧命。

    双层真空玻璃的隔音效果很好,只有麦克风采集了声音,通过音箱释放出来。

    同时接受数据采集的安妮和艾瑞克两人彼此并不互相打扰,因为轻度失眠而焦虑不安的安妮并不知道相邻的隔间里,家族长辈正在受到遗传病的折磨。

    “啊啊!啊!”

    艾瑞克的幻觉越发严重,他发出愤怒的嘶吼声,浑身颤栗不止,牢牢绑住手腕和脚腕的束缚带尽管有柔软的棉布包裹,依然在皮肤上勒出深深的红印。

    莫说放到古代,就算是现代,也依然会有人将这种诡异的发病状态视作为邪灵附体,但是李白知道,所谓的驱魔法事并没有什么卵用。

    “要中止吗?”

    值班医生望向李白,这里由他说了算。

    李白不仅轮值头盔采集数据的夜班,还兼着整个重症看护区的夜班,可以说,整个冷宫由他说了算。

    “继续等,不到口吐白沫,就不要进去中止,你们先回去吧。”

    李白下了一个看似十分无情的决定。

    两位志愿者签署了免责协议,是真正的舍命相陪,想要破解遗传性精神病的病灶根源,这种痛苦和折磨在所难免。

    “呃!好,好!”

    值班医生点了点,只好无可奈何地退出了房间。

    几个待命的护士有些不忍直视,跟着离开。

    一小时后,安妮这边倒是安静了,渐渐进入浅睡眠,而艾瑞克这边依然挣扎不休,试图摆脱幻觉的反复折磨,激烈脑电波和内部生物电反应让整个构析成像图变成了焰火盛会,涉及到视觉、听觉、记忆、嗅觉、触觉、浅层记忆和深层记忆,全方位的构成骚扰,很容易让人精神错乱。

    但是撒摩斯家族一代又一代顽强对抗遗传性精神病,虽然难以成效,但还是有了一些对策,他们将自己的意志锤炼成钢铁般坚定,心中犹如亮着一盏明灯,哪怕狂风暴雨,山崩地裂,也依然紧守本心,决不轻易动摇。

    两个小时,拥有坚定意志的艾瑞克依旧在苦苦挣扎,口中在念念有词,似乎正在背诵圣经,麦克风将捕捉到的声音放大后传递到监控室内。

    “……愚昧人背道,必杀己身;愚顽人安逸,必害己命……”

    这是《圣经》中的箴言内容,艾瑞克依靠它们维持自己的信念,不被纷至沓来的杂念和幻像吞噬,谨守着心头最后一丝理智。

    “继续!继续!”

    李白却死死盯着显示屏上采集到的数据图文,有折线图,有柱形图,有曲线图,还有脑组织三维构析成像图,实时跟进的数据最为直观,比看统计报告更准确。

    三个小时过去,轮值的计算机技术人员已经换过班,但是他依旧站着纹丝未动,观察着头盔传递过来的信息。

    到底是一分钱一分货,单价五百万美元的头盔物有所值,将艾瑞克大脑中的生物电波动无一遗漏的采集下来,通过光缆传送到小型机的存储器内,同步转制为可以用于医疗诊断的数据。

    李白的琉璃心虽然也同样可以捕捉到人脑中的所有变化,固然十分精细,却是事无巨细,一网打尽,却很难具有针对性和自动梳理,无疑会增加分辨难度,以他的脑力,恐怕很难全部处理的过来。

    四个小时过去,艾瑞克的挣扎渐渐有气无力,他的《圣经》箴言吟诵变得嘶哑刺耳,不过这个时候,幻觉也渐渐消退,让他终于喘过这口气来,瘫软在椅子上喘着粗气,浑身上下被汗水浸透。

    李白按下了墙上的呼叫按钮,每一间病房都有一套集成模块,有供电插座,网络,电话,呼叫按扭,专属数据端,便于病房管理和医疗器材的对接。

    “结束了?”

    值班医生随即赶到,上下打量了一眼精疲力竭的艾瑞克,松了一口气,只是脱力,还有些脱水,挂两袋葡萄糖盐水就能缓过劲儿来。

    李白看了一眼,说道:“嗯,还有些大小便失禁。”

    “准备清洁护理。”

    值班医生向护士们下达指示,隔间里立刻忙活开来。

    因为有空气过滤机一直在开着,汗味与各种骚臭味儿都被控制在一定程度,并没有漫延开来。

    艾瑞克身上穿的衣物是特制的,便于拆解,两三下就被分解开来,随即进行现场清洁工作,而他本人自始至终都没有离开椅子,任由护士们摆弄,头盔的数据采集进程也没有中断。

    待护士们撤离后,李白走进房间,对精疲力竭的艾瑞克说道:“艾瑞克,再坚持三天,就可以换人了!”

    长时间就这样一动不动的躺着,滋味也不那么好受,但是两位志愿者都毫无怨言的默默坚持。

    “知道了,谢谢!”

    艾瑞克声音嘶哑,好像又死过一回似的。

    “最多半年,我们就能够知道答案了。”

    通过两只头盔采集到的数据,李白越发确定,自己圈定的那个具有遗传性特征的脑组织结构正是诱发病征的病灶所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