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三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剑说 > 第4节-疯魔
    从午餐结束开始,孟主任逮住接了这个Case的李白耳提面命了至少两个小时,很显然来自网络的舆论给第七人民医院带来莫大压力。

    以往的第三方鉴定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次让人感到棘手。

    从上午到现在,周院长的手机和办公室座机就没消停过,都是方方面面的招呼和暗示,哪怕关机拔线都无济于事,甚至都能神通广大的打到交流会现场人员的手机要求转接听。

    作为市内唯一的专科医院,第七人民医院没办法像陈晟甩锅给李白一样把这个大麻烦扔出去,只好当作政治任务严阵以待。

    尽管有院长大人的拦截和周旋,依然还是有一些声音传到李白这里,情况远远比小护士苏眉的劝告要更加严重的多。

    -

    四楼走廊已经被警方临时封锁,公安局和检察院都派了人过来接头,连无孔不入的记者都进不来。

    “嫌疑人姚兵,身份证号……”

    虽然不是上法场,验明正身的步骤还是必需的。

    办好交接手续后,姚兵才被解开铐子推到了李白面上。

    被上下打量的目光看得浑身不自在,姚大少爷一边揉着有些麻木的手腕,一边轻蔑地说道:“看什么看,你知道我是谁吗?”

    虽然知道家里做了很多准备,姚兵也不愿意坐以待毙,打算来个下马威先镇住这个精神科医生,接下来威逼利诱也好,以德服人也罢,只要拿到一张精神病鉴定报告就能逃过这一劫。

    光凭一个酒色过度的纨绔子弟是不可能知道这种老奸巨滑的手段,实际上是姚家重金雇佣的律师团队暗中指点。

    有钱就是可以为所欲为啊!

    根本没理会这家伙的挑衅,李白笑了笑,学着对方的嚣张语气说道:“呵呵,你知道我是谁吗?我爸叫李……”他完全不按常理出牌。

    “是李刚?”

    姚兵自然而然接上了这个众所周知的梗。

    不就是拼爹,他姚兵能怕过谁?

    “我爸叫李卫。”

    另一个世界的阿爷叫李大虎,金盆洗手的大贼头,这个世界的爹叫李卫,大西北某个偏远小破县城的官府六扇门鹰爪头目,又称公安局局长。

    一个人在不同的世界,总能找到不同的命运。

    说起来两个世界的爹还真是死对头,幸好碰不到一块儿去,不然一定会有很多故事发生。

    “李卫?是谁?没听说过,我告诉你……”

    姚兵明显松了一口气,可吓死了,幸好不是李刚,正欲故伎重施,却再次被李白打断。

    “那李白听说过吗?”

    “李,李白?唐朝诗仙李白,谁不知道。”

    富二代不知不觉间被带歪了楼,忘了一开始的颐指气使。

    “正是区区在下。”

    李白淡定的指了指自己。

    “你?李白?你骗谁啊!我可不是三岁小,小孩,嗯?你……”

    这已经是身陷沟底,仰望天空的语气。

    李白指了指自己胸前工作挂牌。

    “……”

    姚兵定睛一看,如遭暴击般满脸懵逼。

    姓李名白,这没毛病。

    但是要脸不?

    不过可以肯定,姚家再牛B,也没有诗仙李白名气大。

    如同菜鸡互啄般的对话让姚家律师团队暗授机宜的下马威被连消带打,荡然无存。

    第一回合,李白胜。

    对手姚兵,图样图森破……

    目睹了两人对话的检察院干事刘干事冲着李白翘起大拇指,尽管公检法各部门都被姚家找尽各种关系递话和托人情,但是没人喜欢这个人渣。

    没讨到便宜的姚兵悻悻然跟进了门诊室,房门很快关上。

    “请坐,放松,就当作家常聊天。”

    李白开始进入流程,先来个简单的一对一“面试”。

    毕竟不是审讯,需要受试者在最放松的状态下才能做一些基本测试,其中还会用到一些暗示或催眠手段。

    对于心理医生这一职业来说,催眠术虽然不是必修技能,但是资深的专业人士多多少少还是能够掌握一些这方面的技艺。

    在对方往自己脑袋上贴脑波检测电极贴片的时候,姚兵摸出一张银行卡,说道:“这张卡里有一百万,只要你写几个我想要的字,就是你的了。”

    恰好压完最后一枚电极贴片,李白有些惊讶地说道:“好多钱啊!”

    虽然通货膨胀,人民币不像以前那么值钱,但是一百万依然是一笔不小的数字,足够让他凑齐一套小户的首付,手上可以剩下足够的零花,想吃什么就吃什么,想买什么就买什么。

    “是啊,好多钱!”

    姚兵笑了起来,仿佛忘记了刚才的斗嘴。

    他见过许多人,能够不为五斗米折腰的,还真没几个。

    “拿回去吧,我只会有什么就写什么。”

    区区一百万显然没可能收买的了曾经在另一个世界搅风搅雨的大魔头。

    如果大魔头能够如此廉价,那么老天爷,能再来一打不?

    “三百万!”

    姚兵眼睛都不眨一下,声色犬马的富二代再怎么不学无术,依然还是知道金钱的价值。

    李白摇了摇头,继续扎上血压气囊,事实上,他弄到姚兵身上的这些设备和公安局专用的测谎仪大同小异,都是用来监测心理变化引起的生理波动。

    “五百万,这笔钱用来买命都够了,要知道撞死一个人,交强险最多赔12万。”

    姚兵咬着牙,这个医生不止是贪心,恐怕是黑心,

    “你自己留着花吧,现在开始深呼吸,从一默数到一百。”

    李白根本不为所动,反而皱起眉头,这个客户却并没有进入状态。

    “一千万,买我的命,或者买你的命!”

    保镖暗中塞了十张银行卡,每张都有一百万的存款,姚兵毫不掩饰地用上了赤裸裸的威胁,如果拿不到这份报告,他就完蛋了,就算死缓转无期,再加上减刑,没十五年根本出不来。

    旁边的仪器显示屏上面,脑电波强度一浪高过一浪,心跳频率和血压越走越高。

    “请配合一些好吗?”

    李白准备给这家伙上点儿手段,手腕忽然一轻,似乎有什么东西叭唧掉在了地上。

    “你要是不给我开这份报告,我,我……”

    姚兵还想要继续威胁,他的眼睛突然瞪的老大,满脸惊恐的指向李白身后,发出凄厉的尖叫。

    “蛇!蛇!大蛇!”

    一条腰径如水缸般粗细的青蛟突然出现在门诊室内,张了张能够一口吞掉大活人的蛇吻懒懒打了个呵欠,獠牙几乎有成年人的手臂般粗,吐着猩红的蛇信,左顾右盼,似欲择人而噬。

    天地规则不同,灵气凝滞,修行变得艰难,消化完早安咬精血的妖女突然从李白手臂上松脱下来,现出真身好奇的打量这个奇怪的世界。

    门窗桌椅,墙壁地面,对于清瑶妖女来说,都带着新鲜感。

    蛇?

    李白疑惑的回头看了一眼,随即向姚兵翻了个大白眼。

    “没有蛇啊!”

    明明是蛟好不好,那么显眼的独角就顶在脑门上,居然视而不见。

    这什么眼神啊?

    青蛟用尾巴尖拔拉着照明开关,门诊室内灯光忽明忽暗,犹如鬼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