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三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剑说 > 第9节-城门失火
    来自华东三省一市各大医院的精神专科医生们以自己内行的专业眼光,总能找到一些让他们眼前一亮的所在。

    许多人拿着笔和本子甚至录音笔,在与病人和护士谈话时做着笔记,从中获取对自己有用的东西。

    同行间的交流,不仅仅在于找到彼此的不足,同样也能够借鉴到互相的长处。

    自古医家最没有门户之见,也极少有留一手的行为,杏林间的交流更是毫无保留,因此哪怕历经改朝换代和战乱,人才凋零,技艺失传,唯独医家总是最先恢复元气。

    在参观住院部的同行医生们与病人互动时,周院长接到了一个电话,很快皱起眉头,表情变得有些古怪。

    放下手机,周院长看向李白,冲着他招了招手。

    “院长,有事?”

    李白走了过来。

    “小李,这几天你不用来上班。”

    看到李白的头发恢复原状,周真人的目光柔和了许多。

    “院长,我犯了什么错吗?”

    李白的一颗心拎起,第一个念头就是周院长要开掉自己,莫非老头儿早就有这个心思,趁着昨日逮到机会终于发作?

    这倒霉催的!

    意外玩了一趟异界游,就这样丢掉饭碗也太不值当。

    “呃!你没有犯错,不要多想!”周院长摇了摇头,继续说道:“是别人的错,恐怕要让你背锅,不过没关系,天塌下来由我和医院顶着,不会让你受委屈。”

    暗中悄然松了一口气,李白试探着问道:“院长,到底是怎么回事?”

    周院长左右看了看,小声说道:“昨天下午你做的那个诊断鉴定在网上被人别有用心的传播开来,恐怕一些不明真相的人会做出一些不理智的事情,我给你开一个月的带薪休假,好好休息一段时间。”

    他从中察觉到一丝不同寻常的阴谋气息,恐怕事情没有电话里告诉自己的那么简单。

    “什么?有这种事情?”

    李白猜测恐怕不止是不明真相那么简单,否则也不至于让周院长如此为难,不得不用放假来保护他。

    从自己开出鉴定报告那一刻起,无论是谁,再给那个富二代姚兵复诊,都是同样的鉴定结果,姚家也算是求仁得仁,自作孽不可活。

    “刚才有人打电话给我,公安局网监科发现有人在网上故意炒作话题,把矛头往你身上引,技术人员正在想办法锁定位置和屏蔽那些链接,在风波平息之前,你最好不要来医院。”

    周院长只透露了一部分情况,把有人举报李白收受姚家贿赂,帮助姚兵逃脱法律责任的消息瞒了下来。

    在鉴定过程的录音里,李白拒绝姚兵的金钱诱惑记录的清清楚楚,身正不怕影子歪,根本不用担心任何调查。

    至于嫌疑人姚兵在鉴定过程中的行贿行为,反正他已经是精神病患者,无民事行为能力或限制民事行为能力,再加上没有行贿成功,事后自然无从计较,顶多拘留几个姚家保镖顶缸,对于姚家也是不痛不痒。

    “好吧!谢谢院长!”

    对于周院长的好意,李白只好接受。

    没把他踢出去任由自生自灭,眼下能够带薪休假已经是相当护犊子的关照保护。

    不过李白一点儿也不担心那些被利用的不明真相群众和故意煽风点火的宵小之辈,且不说提前得到消息,已经有了防备,更何况他已经有恢复修为的途径,更加不惧那些卑鄙手段。

    “去吧!”

    周通十分欣赏这个年轻人遇事不惊的镇定,并不止是因为硕士学历,成大事者必有静气,进退失据者终将碌碌无为。

    刚回到门诊大楼四层,准备收拾东西离开的李白就看到走廊里乱哄哄的,十几个保安围着五个虎背熊腰的壮汉。

    陈晟医生瘫坐在地上,满头满脸都是血,发出杀猪般的嚎叫:“不是我,不是我!”

    “打死你这个狗医生,姚家的走狗!”

    “帮凶不得好死!”

    “丧尽天良,不配当医生。”

    被围住的五个汉子兀自叫骂不休,就算是退伍特种兵出身的保安想要一下子制住他们而不伤人也会感到吃力,一些前来就诊的患者和家属躲得远远,生怕被殃及池鱼之灾。

    因为诊治专科的关系,第七人民医院很少会发生医闹事件,四楼走廊里发生的这一幕似乎并不是一般的医闹。

    当陈晟看到目瞪口呆的李白,立刻指着他厉声尖叫。

    “是他,就是他,他就是李白!”

    天可怜见,自己还没有反应过来,就无妄的替别人挨了一顿好打,如今正主儿回来,应该让他和自己一样被揍的满脸桃花开才能解气。

    李白终于反应过来,这五个壮汉竟然是冲着自己来的,前脚周院长刚示警,后脚麻烦就找上门来。

    来人分不清自己和陈晟的门诊室,显然这位同事替自己顶了雷,却不知道这些人究竟是申张正义的义士,还是来者不善的恶客。

    其中两个汉子猛然发力,撞开医院保安的阻截,一身块磊分明的腱子肉显然是专门练过的,他们生生撞开一条路,向李白扑来。

    “李医生,小心!”

    小护士苏眉站在走廊另一端捂住嘴,惊恐的大叫。

    李白却淡定从容的抬起手,在心神中调出两缕精神力透过双眼直射向挥拳迎面冲来的两条汉子。

    啪!

    咕咚咕咚两声沉重的闷响,仿佛连走廊地面都狠狠震颤了下。

    两个壮汉几乎不分先后的脚下拌蒜,身形骤然失控,手舞足蹈的狼狈摔倒在地,再也没有了动静。

    催眠术经过精粹无比的精神力加成,让李白一下子变成催眠大师,在举手投足之间就让两条壮汉立仆于地。

    不过他的脸上却露出讶然的神色。

    两个壮汉屁股上各插着一支麻醉针,看上去颇为眼熟。

    人群后面一个鹤发童颜的老太太正慈祥的微笑着向自己点了点头,不经意间掩住白大褂里的特制麻醉枪。

    是王婆婆!

    她老人家一出手就解决了这场闹剧。

    麻醉针连大象都能放倒,更何况是两个壮汉。

    无形无质的催眠术被有形有质的麻醉针掩盖,李白并没有说破,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有王婆婆的光环笼罩,自然是再好不过。

    他很快猜到王副院长为何突然出现在门诊楼,多半是参观住院部的同行医生们让她烦不胜烦,干脆躲到前面来,恰好遇上了这么一桩意外。

    两个扑地壮汉屁股上的麻醉针异常醒目,仍未能挣脱保安镇压的另外三个壮汉感同身受,不约而同的齐齐头皮发麻,谁能想到这家医院里竟然有高人坐镇。

    刚刚回过神来的其他人一片哗然时,王婆婆疑惑的看了李白一眼,自己的麻醉针效力发作未免也太快了些。

    天道昭彰,报应不爽。

    昨日陈晟让李白替自己顶雷,今日他就为李白顶了一颗大雷,满脸是血的他哭得像个孩子,闭门室中坐,祸从门外来,这倒霉催的。

    陈晟又不敢声张,谁知道是不是自己招来的祸事,若是让其他人知道他自作自受,恐怕就没脸在第七人民医院待了。

    “呀,可吓死我了,你没受伤吧!”

    惊魂未定的小护士苏眉三步并作两步,抢到李白身前,担心的打量着他。

    “没事,你看,他们还没碰到我呢?”

    李白比划了一下胳膊,扑倒在地上人事不省的两个壮汉距离他起码还有四五个胳膊那么远。

    “都跟你说了,不要接那个鉴定,这些人分明就是来报复你的。”

    苏眉拿出手机,调出了一些网络评论,许多矛头直指李白,指责他贪图钱财,趋火附势,包庇杀人凶手,扬言要人肉并收拾他。

    她试探着问道:“你不会真的收了钱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