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三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剑说 > 第12节-李白家的妖女
    图曼餐厅的服务十分周到,尤其是对董可妍这样的老客,迅速结帐的同时,还帮忙叫来一辆出租车。

    十五分钟后,报了急诊的董可妍挂上了点滴,疼痛一点点褪去。

    李白提着餐厅打包的餐盒,继续补餐,看到这个肉食妹子可怜巴巴的馋样,示意了一下手里的香肠。

    “要不要来两根?”

    “不敢了!”

    管不住嘴的美女主播就差点儿哭出来,晚餐前忘了吃药,结果吃得正爽就发作。

    喜欢德国,又不会说德语,喜欢吃肉,偏偏又生了忌肉的胆结石,真是够让人纠结的。

    李白劝道:“你还是趁早做手术吧!”

    割了,割了就不受罪了。

    “我还要做主播,还要移民,哪有时间!你能跟我去德国定居吗”

    董可妍哀叹了几声后,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李白。

    个子不矮,有点儿小帅,谈吐还算风趣,学历至少也是个硕士,又能刷他的卡买单,勉勉强强入了她的眼,因此打算给对方一个机会。

    李白自然能够猜到董可妍的想法,仿佛那层看不见的纸即将触手可破。

    然而他却耸了耸肩膀,说道:“抱歉,父母在,不远游,这辈子还没有当够中国人。”

    “好吧,我能理解,总而言之,谢谢你!”

    董可妍也是拿的起,放的下的姑娘,大大方方的揭过。

    两人还没开始,就结束了,准确的说,应该是刚认识的好朋友,也仅此而已。

    -

    既然已经拿了好人卡,那么就只能把好人做到底。

    将挂完点滴的肉食系美女主播送回家后,李白带着装有餐盒的饲养箱回到了家。

    掏出钥匙,正准备开门,就听到身后传来响声,转过身一看,对门的杨发杨哥正从屋里把门打开。

    李白连尽快打了声招呼:“杨哥!巧啊!”

    杨发是李白的房东,二十年前拆迁,补偿分到了这栋楼里的五套房子,一套用来自住,另外四套用来出租,虽然都是四五十房的蜗居,但是每个月的租金足以让杨发一家人过的相当安逸。

    杨发靠着门,懒懒地说道:“嗯!小李,你回来的正好,和你说个事,从下个月起,房租要上涨三成,续租的租金一年一交。”

    “杨哥,年初就已经涨过两成,这才几个月,又涨啊?比我刚租那会儿都涨了快一半了。”

    李白并不在乎一年一交的租金,只是隔三岔五的涨房租,实在是让人吃不消。

    “甭废话,爱租租,不租滚,嫌贵就去郊区住农民房,那里便宜,我这儿大把有人排着队等租呢!”

    杨发打着呵欠给李白下达不容置疑的通碟。

    “好吧,好吧,我回头就把钱给你!”

    李白没兴趣跟这个钻钱眼儿里的房东计较,只好认帐。

    真让他搬郊区去,虽然房租便宜了,但是上下班来回就得要四个多小时,每天工作时间才八小时,要再花上一半多的时间白白浪费在路上,还不如多睡个懒觉。

    “你那箱子里装的是什么?挺香的!”

    杨发吸了吸鼻子,把目光放在了李白手里的饲养箱上。

    这家伙还真是狗鼻子,居然连箱子里的餐盒都能闻到。

    李白只好打开箱子,拿出一只餐盒,递了过去,说道:“在外面吃饭,打包带回来的,绝对没有动过一筷子,杨哥你带去给嫂子尝尝。”

    没办法,该讨好还是得讨好,不然再给他涨房租怎么办?租别人房子总归是想要住的安安稳稳,不是给自己和别人找不自在。

    “哟,德国香肠,不错啊!”

    接过餐盒,打开一瞅,杨发一脸惊讶,居然还真识货,能认出德国的香肠,当即叼了一根,心满意足的退回屋里,又含含糊糊地说道:“光一盒剩菜可别想指望让我给你减房租,一分都不能少。”

    嘭!门又再次关上。

    门后隐隐传来说话声。

    “媳妇,来尝尝对门那小子送的香肠,味道还不错。”

    “我们的房子马上就要卖了,怎么还要收人家一年的房租,你这人亏心不亏心?”

    “切,钞票落袋为安,谁还管亏心不亏心,买卖不破租赁,他打官司都不怕。”

    “……”

    刚刚打开门的李白将对门的动静听了个正着,摇了摇头,人心不古。

    屋内依旧灯火通明,再看那头青蛟,已经不再玩扫雷,正打开网页不知道在看什么,厨房灶台上的早餐还剩着,没动过一口,这妖女光顾着玩电脑,连吃饭都给忘了。

    “清瑶,晚上有加餐。”

    李白把饲养箱里的餐盒一一拿出,放到餐桌上。

    虽然给了房东杨哥一盒,但是箱子里还有七八盒,香肠,派,花样不少。

    可惜美女主播渡金丹劫,无福享用,许多菜连筷子都没动过。

    “有加餐?”

    青蛟转头吐着信子,当即舍了李白的笔记本电脑,纵身跃到餐桌上,打量着那些餐盒,毫不客气的吞食了起来。

    与美女主播董可妍相比,清瑶妖女才是真正的食肉动物。

    看着青蛟左一口,右一口狼吞虎咽,手机铃声突然响起。

    李白以为是美女主播询问自己是否到家,却没想到是陌生电话,他不明所以,直接点了接通。

    “是第七人民医院的李医生吗?”

    “是我!你是?”

    李白对这个有些沙哑的声音完全没有任何印像。

    “李医生,一百万已经打过来,这次辛苦你了,希望下次合作愉快。”

    还没等李白反应过来,就这样没头没脑的急匆匆挂断了,对方自始至终都没有自报身份。

    什么情况?

    没头没脑的什么合作愉快,不过他很快想起了在晚餐是突然收到那个莫名其妙短信。

    一丝被阴谋环绕的感觉在心底油然而生。

    李白想了想,随手拔了个号码。

    两分钟后,放下电话,他这才稍稍放下心来。

    敌暗我明,又是单枪匹马,李白他十分被动,不得不提前做一些布置。

    待清瑶妖女把带回来的加餐全部风卷残云般扫荡一空,李白收拾了一下,再饲养箱扔到角落里,这才坐到沙发上。

    心神微动,从储物纳戒里取出一瓶丹药和一块灵晶,昨晚用《摩诃钵兰经》修炼出来的那几缕精神力再次宣告殆尽。

    先服下一枚丹药,腹内很快微微发热,这股热意就像灵动活泼的泉水四散涌入奇经八脉,在穴窍内打着转,温养着罡气枯竭的经脉。

    武道修为犹如激流勇进,不进则退,推动罡气温养,奇经八脉会渐渐萎缩,想要重新修炼回来,免不了要吃上许多苦头。

    李白并不尽快着催动《摩诃钵兰经》凝炼精神力,而是将心思放在武道修炼上,最初学到的沧浪诀原本是一篇极为高明的武道功诀,枯寂荒凉的下丹田深处渐渐出现一丝氤氲,片刻之后越来越浓郁,最后形成一小片雾团,开始向丹田各个角落扩张。

    正当他沉浸入武道修炼的时候,本地“17楼”论坛上又开始风气云涌,富二代杀人案件的关注热度始终据高不下。

    “审查官:走哪哪:昨晚有一件怪事,姚家连夜请了我们省中医院的候教授。”

    “2014宇宙:有传闻,那个姚兵真的犯了精神病!”

    “来瓶82年的农夫山泉:胡说八道呢!这根本就是有钱人的把戏,故意冒充精神病逃脱法律制裁。”

    “兔斯基:独家内幕,给姚兵做诊断鉴定的医生收取了一百万好处费,有证据送上。”

    音频很快上传到了网上,听到清晰的通话录音,一片炸了锅的声音。

    “鱼的眉毛:李医生是个认真负责的医生,根本不可能收取贿赂,姚兵就是有精神病。”

    “二狗子:人家连录音都传上来了,你无凭无据怎么知道姓李的不会收取贿赂?”

    “兔斯基:姚家的走狗,滚出去!”

    “星罗:一定是托,真无耻!”

    坐在电脑前的苏眉委屈的眼泪珠子卟落卟落不住滚了下来。

    网上这些人以极大的恶意来污蔑李医生,她拼命竭力辩解,却遭到了更多的嘲笑,甚至污言秽语的谩骂,有人直接把姚家走狗,李医生的五毛党这些大帽子扣在了她的身上,根本没人信她的话。

    杀人的富二代姚兵成为了公敌,任何不同的看法和立场都被视为洗地狗,有几个家伙专门盯住苏眉的网络id“鱼的眉毛”狂喷。

    “李白家的妖女:你们这群只会耍嘴皮子的渣渣,还想诬陷我家公子,有种放马来战!”

    “星罗:……”

    “审查官:走哪哪:……”

    “2014宇宙:……”

    “来瓶82年的农夫山泉:……”

    这人tm是谁啊?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