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三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剑说 > 第15节-当面
    “你们是谁?”

    李白丝毫未动。

    “我们老总找你有事,请跟我们走一趟吧。”

    拿着手机的黑西服显然已经确认了李白的身份,正是他们要找的人。

    李白猜测着问道:“姚家?”

    如此整齐划一的装扮,还能找到他的住处,基本上不太可能是那些不明真相的网民。

    拿着手机的黑西服瘆人的笑了笑,说道:“到了就知道了,请吧!”

    李白看到对方的眼皮不经意低垂了一下,就知道自己猜对了。

    微表情、微动作甚至眼神变化所表达出来的信息,有时候甚至比语言传递的信息更加丰富详细。

    身体总是比嘴巴更老实并不是一句老生常谈,至少在心理学专业领域,完全有科学依据。

    “那就走吧!”

    已经意识到自己处于风暴中心,李白决定跟姚家做个了断。

    姚兵被弄疯,姚家肯定会有所反应,直到今天才找上门来,显然是顾忌颇多。

    四个穿着黑西服的人仿佛生怕李白跑掉似的,把他围在中央,往不远处的一辆黑色奥迪A6走去。

    西城紫荆墅69号内的气氛十分凝重。

    守在儿子身旁的宣静红着眼睛,不时抹着泪,虽然姚氏家族当代扛梁的有兄弟四人,但是她与老二姚东胡只有姚兵这么一个孩子,自然是心头肉,掌中宝,怎么宠都不为过,如果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不啻于绝了后,辛辛苦苦打拼出来的家业又有什么意义。

    “老板,人带到了。”

    四个黑衣保镖簇拥着一个年轻人走进了别墅,其中两人留在了门口。

    宣静闻声一怔,捏着纸巾从别墅二楼的房间里冲了出来,一看到李白,就咬牙切齿地咆哮道:“是你,是你害了兵兵,来人,给我打死他!”

    说着张牙舞爪,欲扑上来撕打被四个保镖带来的李白。

    姚家的保镖们却一个都没动。

    女主人嘴上说说就算了,真要是在别墅里打死人,这里的人恐怕都没好果子吃。

    “黑沙,拦住她,真是胡闹!”

    抛下公司生意,一直留在家里的姚东胡让保镖队长谢黑沙拦住了自己的妻子。

    他盯着李白,生生压抑住自己的情绪,说道:“李医生,我儿子的事情,或许你已经知道了,那么,你是不是应该给我一个交待?”

    “您应该是姚兵的父亲吧?抱歉,我听不懂您说的是什么意思,也不知道要交待什么。”

    李白仿佛没有看到姚东胡的阴沉脸色,若无其事的耸了耸肩膀。

    “姚兵的精神鉴定报告总归是你写的吧?你还在给我装什么糊涂?”

    姚东胡看到李白还在装傻充楞,终于按捺不住大吼起来。

    “没错,确实是我写的,但是您想要我怎么做,写成没有精神病的鉴定报告吗?完全没问题,我再写一份就是了。”

    李白的话刚说完,姚东胡还想要继续发作,却莫名其妙的没了声音。

    姚兵犯的案子可不是小事,是杀人偿命的大案,重写一份没有精神病的鉴定报告,那不是把儿子往死刑场上推吗?

    “我,我,我……”

    姚兵的父亲姚东胡胸口憋着火,脸色一阵青一阵紫,无处发泄,瞪着李白的目光仿佛要吃人。

    “明人不说暗话,兵少爷原本就没有精神病,在你做鉴定时突然发疯,是不是你搞的鬼?”

    作为旁观者,姚家的保镖队长谢黑沙看得清楚,问题纠结的原因根本就不在报告上。

    这样的话,他只敢在姚家别墅里说,一旦出了这个门,打死也不会承认。

    虽说保镖不是打手,但是谢黑沙并不介意替老板出这口气,将这个胆大包天的小医生揍上一顿。

    这样就没有意思了!李白在心底暗自叹了口气,他原本打算跟姚家多玩几个回合,可是这个黑衣保镖一句话捅穿真相,自然而然的就玩不下去了。

    左手大拇指和中指、食指按到一起,一缕精神力自上丹田识海逸出,李白准备施展秘术了结这段因果。

    “是第七医院的李医生吗?”

    忽然间,一个老者从楼上的房间里走了下来。

    李白循声望去,讶然道:“侯教授!”

    法诀悄然取消,别墅里的人并不知道自己逃过了一劫。

    对方是省中医院精神卫生科的主任医师侯晓正教授,在心理专科领域十分有名。

    李白这个挂号费才十块钱的普通号门诊医生和人家一百块钱起步的专家相比,差的不止是一点半点,却没想到对方竟然认得自己。

    “没事,我想问李医生几个问题。”

    侯教授顺着楼梯走下来,一楼大厅里的紧张压抑气氛荡然无存。

    医生是从阎王爷手里抢命的职业,再有钱有势的人也不敢轻易得罪像侯教授这个层面的专家医生,将对方请过来的姚东胡也不敢造次,向保镖队长谢黑沙递过去一个眼神,后者知机的向后退了一步,笼罩住李白的压力骤然消散。

    “侯教授请问,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在老前辈面前,李白保持着应有的尊敬。

    “你是不是在姚兵身上用过催眠术?”

    侯教授认为姚兵突如其来的狂躁并不正常,而眼前这个年轻同行很有可能是解铃的系铃人。

    李白点了点头,说道:“没错,我用了催眠术暂时镇压了姚兵的急性突发精神分裂症。”

    “在诊断鉴定过程中,姚兵突然发作,究竟是怎么回事,你能不能解释一下?”

    无论姚兵是好人还是坏人,在侯教授这里却没有任何偏见,他只想从专业领域弄明白这位精神病患者的发病机理,多一个特殊案理,说不定能够有益于其他类似的患者。

    姚东胡精神一振,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自己和谢黑沙都没有只顾着威胁恐吓,但是侯教授却一下子就抓住了重点。

    “只是正常的诱导观察,具体病因恐怕也不是一时半会儿能够查明的,唯一可以肯定的是,冰冻三尺,不是一日之寒。”

    李白的目光转向姚东胡身上,表面上是这个锅我不背,实际上却是轻描淡写的甩锅。

    有谁能想到姚兵会遇到妖族的天赋神通“灵瞳幻境”,就算是侯教授的专业水平再高,也没可能找到半点端倪,只能任由着李白睁眼说瞎话。

    侯教授略一沉吟,点了点头,显然认同了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这个理由。

    毕竟他没有在记录了诊断鉴定全过程的录音里面找到任何异常,专业诱导引起病症发作是十分正常的操作,不止是精神病,其他生理疾病的诊断都会用到这种方法,如果有病的话,即使不诱导,现在不发作,将来也一定会发作。

    姚东胡问道:“侯教授,不是他的原因吗?”

    “不是,姚总,你不要多想,诱导诊断是很常见的实验心理学方法。”

    除了效力已经消散的镇定作用催眠术,侯教授也没有在姚兵身上找到其他催眠术的痕迹。

    催眠术虽然神奇,但是维持时间并不会很长久,现如今已经过去三四天,什么样的催眠术也应该自行解除了,但是姚兵依旧狂躁不已,很显然并不是催眠术引起的异常。

    “好吧!黑沙,替我送一下李医生,这次多有冒犯。”

    姚东胡似乎接受了侯教授的判断,仿佛风轻云淡的放过了李白,之前的剑拔弩张就像从来没有发生过一样。

    “是!李医生,请!”

    保镖队长看到老板向自己微不可察的点了点头,当即心领神会。

    原本以为会有一场撕破脸的争斗,但是却没有想到姚兵的父亲竟会虎头蛇尾的放过了自己,揣着塞给自己的厚厚红包走出姚家的69号别墅,李白有些疑惑对方的态度前后变化,难道只是虚张声势?

    人心难测,连他这个心理学硕士都有些难以把握到姚家的真实想法。

    “小心!”

    走在通往紫荆墅社区大门的路上,李白右后方疾风袭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