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三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剑说 > 第17节-只带走了一辆桑塔纳
    姚兵的父亲,东陵汽车公司总经理姚东胡认定了李白是把自己儿子弄成疯癫狂躁的罪魁祸首,终于还是按捺不住,暗中派了手下将他劫持到了这里,打算亲自替儿子报仇,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手下人突然发现有警察借助东陵汽车公司的生意伙伴暗中顺藤摸瓜的查访走私车货源,险些真正被摸到地方,为了排除这个突发的隐患,他不得不把全部精力放到扫尾断后的事情上去。

    “确实,我们可以好好玩上一会儿!”

    李白从地上站了起来,被拇指粗细的麻绳捆得动弹不得的双臂缓缓向左右伸展。

    噼噼啪啪一阵爆响,他身上的绳子在百鬼夜行纹身男子瞪大了眼睛的注视下,一根根崩断,跌落到地面。

    “你,你是什么人?”

    百鬼夜行纹身男子难以置信的大叫。

    仓库里的其他人,甚至包括另外两个同样被绑进来的人,个个都像是见了鬼似的表情。

    这里可不是电影电视剧的拍摄现场,更不是特效工作室,辣么粗的绳子,又不是面条,怎么可能随便一晃身子,就能崩断了。

    “秦老二,你买的是什么绳子?质量这么差,连人都捆不住。”

    百鬼夜行纹身男子忽然将怒气撒在了自己的同伙身上,如果只是绳子的质量问题,那还只是虚惊一场,不然他们这些人恐怕还不够这家伙一个人打的。

    “不,不可能,这可是尼龙的,昨天我还用它吊东西来着,四五百斤绝对没问题。”

    几个横眉竖眼的汉子里面,一个三角眼的家伙结结巴巴的一脸惊疑不定,这么粗的尼龙绳,别说是人,就算是大水牛也照样能够捆得动弹不得,怎么可能崩断成这样。

    百鬼夜行纹身男子听到同伙的话,背后立刻寒毛直竖,当即毫不迟疑,拔出插在屁股后面的手枪,正要对准摆脱了绳索捆绑的李白。

    眼前忽然一花,耳边响起清脆的啪一声,整个人眼冒金星的横飞了出去。

    “下一个!”

    不知何时冲到百鬼夜行纹身男子面前的李白随手一巴掌抽了过去,将这个两百多斤的家伙当场身不由己的横飞出五六米远,重重砸在地上,摔了个七荤八素。

    地面上发出沉闷的撞击声,微微颤抖了一下。

    武道修为虽然只恢复了两成,但是罡气凝聚,根本不是寻常壮汉能够抵挡的。

    那些同伙们个个目瞪口呆,半天没有反应过来,向来以一双铁拳服众的“大王”怎么可能连一个回合都没能支撑下来,就被当场抽翻在地。

    百鬼夜行纹身男子挣扎着想要站起来,忍不住喷出了一口血,满地牙齿乱滚,这一巴掌直接扇掉了半边的槽牙。

    “哟!这里没有信号?”

    李白拿出了自己的手机,出乎意料的是,居然没有移动信号,不知道是手机有问题,还是这里根本就没有信号,他看向其他人。

    “有能谁借个手机?”

    哪怕是笨蛋,此刻都明白过来这个年轻人想要干什么,在这里干活儿的人大部分都是手上犯过人命的亡命徒,怎么可能坐以待毙,等着警察过来收自己的人头?

    他们朝着固定电话所在位置看了一眼,随即嗷嗷直叫着向李白扑来。

    除了百鬼夜行纹身男子随身带着一支仿五六式手枪外,其他人在仓促之间只能找到匕首,铁链和钢管。

    但是在李白面前,这些根本远远不够看。

    如同十几个蹒跚学步的三岁小孩冲向一个虎背熊腰的大汉,最后的结果不会有任何悬念。

    各种各样的咆哮声还未落下,转眼之间就变成了凄厉的惨叫。

    人多势众并没有占到任何便宜,奋勇争先也只能自取其辱,呯呯嘭嘭一阵乱响,这些亡命徒满脸扭曲的喷出血雾,横七竖八的倒飞了出去。

    被捆在地上的方脸男子和大腹便便的崔老板目瞪口呆,他们根本没有看清楚李白的动作,那些穷凶极恶的家伙们就变成了满地滚的葫芦。

    小二十人,连一个人都打不过,真亏他们好意思把脑袋拎在裤腰带上玩走私?

    当看到李白向自己和崔老板走来,方脸男子条件反射般警惕地问道:“你是什么人?”

    想来能够轻而易举放翻十几条大汉的人绝对不是寂寂无名之辈。

    “我是心理医生,专治各种不服!”

    李白脚尖一踢,一支匕首划过崔老板和方脸男子的身边,切断了他们身上的绳子。

    他这话说的理直气壮。

    当年有个很吊很吊的男人如同唐吉柯德义无返顾的冲向大风车一样向心理医生发出挑战,结果他被心狠手辣的心理医生们残忍的摘取了额前叶,再也吊不起来了。

    那货要是在天有灵的话,下回一定会挑老中医下手。

    这种事情只有心理医生才敢干,如同核武器般威慑了全人类半个世纪的额前叶脑白质切除术在70年代后才被逐渐放弃。

    多少英雄好汉,尽付笑谈中。

    心理学并不是近百年发展起来的现代学科,而是有跟脚底蕴的,往前推一百多年,那时候还叫哲学,足以追溯到公元前4世纪,资历甚至比“罢黜百家,独尊儒术”的儒学还要老。

    被李白轻描淡写放倒的这些家伙如果丢进第七人民医院的“后宫”,要是不老老实实的,绝对活不过两集。

    尽管李白坦诚的说了实话,可是互相帮助解脱了绳索的两个人却是一脸你不要唬我的神情。

    “喂,110么?我报一下警哈,这里有一群走私犯,还绑架了人,你们赶紧派人过来看一下,多带几个刑警,他们有枪,地址我也不知道,你通过电信局查一下这个电话号码的线路编号呗!”

    施施然打完电话,李白又走了回来。

    本来打算亲自给没完没了的姚家一点颜色看看,但是现在看来,满仓库的走私车足以让对方吃不了兜着走,更何况还涉及绑架警察,更是彻底没救了。

    既然会有警方出手,李白乐见其成,不过还得再做些事情,自己的麻烦才会减到最少。

    他抬起手。

    “Ladys-aleman!”

    啪!

    正当满地乱滚的走私犯们和崔老板二人不约而同的向李白望来时,响指声落下,所有人的心神恍忽了一下。

    待他们清醒过来,摇了摇有些发晕的脑袋,李白的身影早已经消失在这座摆满了走私豪车的仓库。

    有人质,有走私犯,其他的多他一个不多,少他一个不少,自然是直接走人,甚至连李白是否来到过这里,都被忘的干干净净。

    通过《摩诃钵兰经》修炼出来的精神力,让李白的催眠术趋于大成,在举手投足之间,不知不觉中深入受术者的心灵。

    方脸男子虽然有些疑惑自己和崔老板不知何时挣开了绳子,那些走私犯又像死狗一样瘫软在地上,有气无力的哀嚎,脑子里完全没有被带进仓库以后的记忆,不过他还是迅速行动起来,将散落在地上的凶器收拢到一起,再用小段的绳子绑住这些亡命徒的手腕和脚腕,直接来了个倒攒四蹄。

    尽管仍然存在一些不解之处,方脸男子还是确认了一个事实,自己破获了一个天大的走私案。

    -

    悄悄的我走了,

    正如我悄悄的来;

    我挥一挥衣袖,

    不带走一片云彩,只带走了一辆桑塔纳。

    一辆灰头土脸的桑塔纳2000驶上了高速公路,李白驾着车返回湖西市,离开仓库没多远,手机恢复了信号,通过电子地图导航很快找到了回去的路线。

    他没有兴趣再跟到公安局接受笔录,只想着赶回家做饭和修炼,顺便看住那头青蛟妖女,就怕一不留神,又给自己捅出什么篓子来。

    在高速路上行驶了15分钟后,一队警车从另一侧车道呼啸而过,末尾两辆福特警用装甲车上黑底白字印着SWAT的字样,在交错而过的瞬间,透过窗户隐约可见荷枪实弹的身影。

    李白的报警显然引起了相关重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