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三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剑说 > 第18节-姚家始乱
    当李白把这辆外表破破烂烂,内部实际状态还相当不错的桑塔纳2000开回出租房所在的小区时,天色早已经华灯初上。

    回到家打开门一看,没有出乎自己的意料,这妖女玩电脑又玩的忘记了时间。

    一早上就被公安局叫去做笔录,又被姚家欲擒故纵抓去了半天,再从对方的走私仓库回来,白白浪费了一整天。

    吃完晚饭后,李白就开始全力投入修炼状态。

    《摩诃钵兰经》与意外得到的先天异宝混沌青莲是他的两大根本,甚至更在武道功诀和法术秘术之上。

    上中下三个丹田彼此独立,却又互相关联。

    在《摩诃钵兰经》的经文加持下,上丹田识海内精神力在缓缓生成的同时,开始以某种奇异韵律微微激荡起来。

    这种震颤自上而下,很快传递到中丹田和下丹田。

    中丹田里那枚固化灵气颗粒表面的裂隙被进一步扩大,摄取自灵晶的灵气如潮水般不断冲刷着坚硬的灵气块

    双管齐下,固化的灵气开始一点点松动,散逸成气态,参与到冲刷灵气块的进程中。

    下丹田里面如同春雨绵绵,无数细小的液滴平空生成,又噼哩啪啦的落下。

    浓密的真气雾仍然在源源不断的凝聚为液态罡气,最终汇聚出一汪池塘,在来自于上丹田的古怪震荡影响下,缓缓流入奇经八脉,自然而然地形成了武道功诀《沧浪诀》的特有脉动。

    即使没有混沌青莲撬动天地规则的帮助,李白的精神力、灵气和罡气自发形成了一个独特的联动,一部《摩诃钵兰经》发挥出来的作用,丝毫不逊色于混沌青莲,在经文加持之下,上中下三个丹田同时进入修炼状态。

    恢复昔日修为的修炼效率虽然如同涓流点滴般缓慢低下,但是在这个天地灵气枯寂的世界里依然能够修炼,已经是难能可贵。

    书桌上的笔记本电脑前,清瑶妖女的小尾巴甩地飞快,键盘发出噼哩啪啦如同雨打芭蕉般连绵不绝的清脆敲击声音,一行行文字出现在论坛页面的发布编辑框里,轻点提交按键,飞快的发送了出去。

    又是一篇不嫌事儿大的战斗檄文送出,然而回应者却寥寥无几。

    湖西市本地论坛“17楼”惨遭“李白家的妖女”屠版了三天三夜,一个id强挑众网友,孤军奋战却丝毫不落下风,“17楼”网友们抵挡不住这种不眠不休,不依不挠的丧心病狂战斗力,纷纷认怂。

    惹不起,还躲不起吗?

    以至于版面内现出了如此奇怪的一景,“李白家的妖女”彻底出名了,“17楼”论坛上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这位战斗强到恐怖的狂人,或者是疯子。

    尽管有人依然在不停的暗中煽风点火,可是架不住“李白家的妖女”近乎于过度炒作的搞事引起关注疲劳,再加上话题核心原本就是杀人凶手富二代姚兵,时间一久,关于心理医生李白为金钱出声良心或助纣为虐,甘为有钱人走狗等相关话题不得不偃旗息鼓。

    更何况不久前有人组团前往第七人民医院找这个“无良”医生出气,结果没想到出师不利,误中副车打错人而遭到团灭,让众多拥有侠义心肠的好事者被当头泼了一盆凉水,在网络上随心所欲的bb是一回事,在现实中想要有所实际行动,却是另一回事。

    别看许多网民在网上发表一些出格的言论,对于政府而言,何尝不是一种可控制的发泄,把负面情绪和不满宣泄完了,至少在短时间内不用再想着那些不高兴的事儿

    在法制社会里,要是真的以为能够为所欲为,恐怕刚出门没多远,就已经凉了,嗯,凉了!

    必须得相信,通过革命起家的政府在这方面绝对是最专业的。

    正当妖女噘着嘴纳闷高手寂寞的时候,一块大石头砸进了“17楼”论坛。

    “警察突袭西城紫荆墅69号,带走东陵汽车公司总经理姚东胡。”

    “富二代姚兵杀人案件尚未平息,其父又有事发。”

    如同雨后春笋一样,许多关于姚兵父亲被警察带走的消息接二连三冒了出来,内容大同小异,但是关于东陵汽车公司涉及走私案的消息依然没有被曝光出来。

    姚东胡根本没想到在北仑市郊的走私仓库竟然被警方来了个连锅端,他甚至曾连下指令绑架李白的事情都给忘了,局面崩溃的速度快得让他措手不及,甚至还来得及安排好一些首尾,警察就已经带着逮捕令摁响了门铃,此前所做的一切全部前功尽弃。

    父子二人接连被警方提审,使得姚家的社会关注度在稍稍降低后又开始暴涨。

    不少网民兴奋的奔走相告,善恶有报终有时,法网恢恢疏而不漏,姚兵父亲为了保住儿子,使用了见不得光的手段,终于把自己给搭进去了,恐怕要不了多久,姚兵也同样难逃法律的制裁。

    “李白家的妖女:我家公子一出手,姚家立刻倒台,你们这群没眼力劲儿的渣渣!”

    冷不丁的蹦出一条异常扎眼的贴子,没事也要搞事的清瑶妖女唯恐天下不乱,终于找到了一个惹是生非的切入点。

    是可忍,孰不可忍,“17楼”的网友们从未见过如此的无耻之徒。

    如果说“李白家的妖女”之前还是一个战斗力爆表的洗地党,那么现在,又变成了毫不知耻的贴金党。

    这得多厚的脸皮才好意思把功劳往自己身上揽。

    对于妖女来,任何事情都是百无禁忌,她只顾着好玩,根本没有在乎别人是怎么想的,有这么多人陪她逗乐子,实在是有趣的紧。

    李大魔头要是知道这个妖女这几天胡作非为,在网络上搞出来的风风雨雨,非揪着她的尾巴丢进锅里给炖了不可。

    解除了精修《摩诃钵兰经》的深度冥想,李白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天又已经大亮。

    从异界回来后,家里的床就成了摆设,他每次都是坐在沙发上或椅子上心无旁骛的修炼,争取早一日恢复曾在异界时的全盛修为。

    和往常一样,淘米,煮粥,从冰箱冻层拿出几个速冻的花卷,丢进锅上的蒸笼里。

    一个人过日子,能简则简,哪怕现在多了一个光吃不干活的妖女,也最多是添把米,多放几个面点。

    火力全开的天然气灶上,锅盖扑落扑落冒着热气,李白的手机响了起来。

    铃声早已经被换掉,不再是《小龙人》的片尾曲《我是一条小青龙》,换成了一个很普通的清脆铃声。

    妖女的早安咬已经够让人印像深刻,再听这样的铃声,非让他生出心理阴影不可。

    来电显示是自己的顶头上司,李白不敢大意,恭恭敬敬地接听。

    “喂,周院长!”

    “最近没出去?一切都还好吧?”

    “有出去过,都还好!”

    院长大人显然十分关心李白这个下属,在给了带薪假期后,还能打电话问平安,李白对此十分感激。

    “最近有没有什么安排?”

    “哦,没,没什么安排,有什么事吗?”

    李白听出周院长打这个电话并不仅仅是问平安。

    “正好有一个上门诊断需要人走一趟,反正你现在闲着也是闲着,替我去一趟吧,如果要什么东西,我安排人给你送过来。”

    正如李白所猜测的那样,周院长显然有活儿派给他。

    横竖都是宅,还领着工资,正适合干出诊的活儿。

    “行,东西暂时不急,我先看看情况。”李白毫不犹豫的答应了一下来,并且记好了联系电话和出诊地址。

    挂完电话后,他拔出了周院长交给自己的号码。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