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三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剑说 > 第19节-妖魔现身
    清晨一场濛濛细雨,洗去了世间人尘埃,微微湿润的空气变得格外清新怡人,几只白头翁在桅子花枝条上蹦来跳去,发出叽叽喳喳的声音,使人忍不住想要用手机或相机抓拍下这些小精灵活跃的身姿。

    五星级酒店元天酒店的董事长曹垒此时此刻完全没有任何心情欣赏窗外万物生发的早春美景,望着躺在床上脸色青白,有时会毫无征兆发出微弱尖叫的小女儿,叹了一口气。

    也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近一个多月来,小女儿曹秋晴总是被梦魇困扰,寝食难安,精神越来越差,曹垒董事长带着女儿去过许多医院,找了不少医生,甚至是邀请知名专家会诊,可是诊断出来的病因各不相同,有些治疗方案起初还有些效果,但是却很快失去了作用。

    钱花了不少,名医专家也找了许多,最终依然无济于事,眼见着一个活泼可爱的女孩子,现如今只能躺在床上形销骨立,备受折磨,年方二十的豆蔻青春如同奄奄一息的枯萎花朵。

    半掩的房门被悄悄推开,曹董事长在第一时间有所察觉,转头望去。

    就见自己的夫人从门外探进半个身子,压低了嗓子说道:“老曹,清凉观的何大师到了。”

    “哦,我马上来!”

    曹董事长刚起身,准备拿起桌上的手机。

    手机屏幕突然亮起,微微震颤起来。

    来电显示是一个陌生电话,他原本打算拒绝接听,可是想了想,还是接了起来,同时快步走到门外,示意家中保姆代替自己,继续看护小女儿。

    “喂,哪位?我是曹垒,周院长安排的是吗?好,我马上派人接你过来,哦,行,我在这里等你,地址要不要再发给你一遍,好的,好的。”

    放下电话,曹董事长轻轻吐出了一口气。

    尽管是朋友托第七人民医院院长亲自安排的精兵强将,可是听着对方的声音十分年轻,他不由自主的看轻了一成,眼下小女儿药石无效,只能死马当活马医,连道士都请来了,更何况不过是一个精神科坐诊心理医生。

    束发盘髻,古朴雅致的藤枝穿过顶髻,穿着青布八卦道袍的中年道士带着两个年轻小道士徒弟冲着曹董事长一揖首。

    “福生无量天尊!”

    这个诵号表示自己是三清弟子,不过大多数人都分辨不出其中的区别。

    曹董事长学着电影电视剧里的礼节,一抱拳道:“何道长,有失远迎!”

    对方道骨仙风的不俗打扮让他生出一丝期冀,希望对方能够有办法解决纠缠住小女儿的诡异病魔。

    “无妨,曹董事长请放心,我清凉观擅长驱魇镇邪,一定能够帮助贵千金摆脱邪魔困扰。”

    何道长神色淡定,仿佛胸有成竹。

    他的镇定神情让小女儿患病以来,一直寝食难安的曹董事长稍稍安心了一些。

    位于湖西市郊外的清凉观小有名声,在口口相传之下,许多人都会找到观里,因此像测命数、看风水、求吉符和做法事等业务十分兴旺,观里的三个道士自然是日进斗金。

    酒店生意人脉广泛,有人替曹董事长找到第七人民医院的院长,自然也有人能够牵线到清凉观请人,传闻十分灵验。

    只有像曹董事长这样的有钱人,才能请动观里的三个道长出山,排行第三的小师弟何寻仙出门礼金至少在十万以上,想要请出二师兄李道长和大师兄赵道长更是代价昂贵。

    “多谢何道长出手,请稍事休息,我这就将小女叫出来。”

    曹董事长关心小女儿的病情,准备返回小女儿的卧房,将她叫醒。

    何道长捻着精心修饰过的短须,摇了摇头,说道:“不用,只是几步路,请曹董事长领路便是!”

    “请!”

    对方能够急自己所急,曹董事长有些感激,当即在前面带路。

    柔软的席梦思床上,柔弱的少女如同西施捧心般频频蹙眉,一对蹙眉忽然拧在一起,忽然散开,有时候会无助的发出呻吟,让人我见犹怜。

    何道长上上下下仔细打量着曹秋晴,伸手在她的额头点了一下,口中念念有词。

    仿佛咒语十分灵验,数秒钟后,曹家千金蹙眉不展的昏睡表情很快舒展开来,似乎沉沉睡去。

    咒语停止后,何道长又搭上曹秋晴的手腕,似乎在把脉。

    对方在举手投足之间施展出来的神奇手段效果立竿见影,让曹董事长不由自主的生出几分信心,和夫人一起站在房间角落里,看着对方“施法”,连大气都不敢喘上一口。

    过了足足一刻钟,何道长终于松开了曹家千金的手,向曹垒夫妇二人说道:“曹董事长,贵千金邪气缠身,已经深入三魂七魄,我需要布置天斗极罡阵看看究竟是何方妖魔。”

    “好好,请道长尽力而为。”

    曹董事长激动的点了点头。

    “听松,取阵盘,闻涛,法器准备。”

    何道长完全进入了状态,一手掐指念念有词的推算着周天易数,另一只手托着磨得锃明瓦亮的风水罗盘,脚踏七星步,在曹家的别墅内外打起了转。

    “……天门大开贪狼入,地户升起白虎星,天牛鸣声白露霜,地癸逆势转阳生……”

    方道中人的乩语总是高深莫测,晦涩难懂,越是如此神秘,越是让人觉得道法高深,不明觉厉。

    随着何道长的脚步和指法,一件件金灿灿的龙、虎、凤凰、龟、麒麟、钟和宝塔等惟妙惟肖的精致摆件被拿出来,摆放在别墅的各个角落。

    如果将分布点绘制成平面图的话,可以清楚的看到一个九宫八卦。

    清凉观成名已久,还是有两把刷子的。

    “咄!大罗天君,疾疾如律令,妖魔现身!”

    一通七星步踩下来,何道长脑门上微微见了汗,捏着道诀一声清喝。

    “请问,这里是曹垒董事长的家吗?”

    门口传来一个年轻人的声音。

    回应他的却是一片惊恐的尖叫声。

    何道长也是被吓了一大跳,随即满脸怒容地喝道:“你是谁?”

    不止是他,连听松和闻涛两个年轻小道士也有些目瞪口呆。

    曹董事长起初也是脸色大变,可是在何道长喝问后,他迅速镇定了下来。

    实在是太过于巧合,道长前脚刚喝问妖魔现身,后脚就有人踏门而入,被此前神秘莫测摆弄牵动了心神的曹夫人和几个保姆在猝不及防下误以为真的有妖魔现身,不由自主的发出尖叫。

    “呃!”

    屋里这番阵势让李白微微一怔,立刻反应过来,哪里还不明白究竟是怎么回事,连忙致歉道:“抱歉抱歉,我是第七人民医院的医生李白,过来给曹董事长的女儿看病,你们继续,你们继续。”

    “哼!不知所谓!”

    差点儿被搅了局的何道长脸色不愉地甩了甩袖子,摆出一副不予计较的大度模样。

    险些自己把自己吓得不轻,这还是头一遭。

    “我就是曹垒,李医生,请稍坐一会儿,这位是清凉观的何道长。”

    曹董事长不好坐视气氛陷入尴尬,连忙过来打了个圆场。

    “李医生,福生无量天尊!”

    碍于金主在场,何道长脸色稍稍好看了一些,冲着李白打了个揖首,只不过略微欠了个身而已。

    “何道友,你好!”

    李白抱了抱拳。

    一直跟着何道长的两个徒弟之一,听松语气不善的喝道:“年轻人,你应该称呼我师父为道长或前辈,有什么资格以道友相称。”

    何道长的另一个徒弟闻涛脸上带着嘲讽之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