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三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剑说 > 第20节-祝由
    别墅里的气氛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听松,不得胡言!”

    何道长假意喝斥了一声自己的徒弟,随后似笑非笑的打量着李白说道:“小友并非我道门中人,何来道友相称?据我所知心理医生源自于西方医科。”

    清凉观的三位道长靠得是世外高人这块招牌吃饭,如果任何人都能够与他们平辈称友,哪里还能维持得住莫测高深的身价。

    哪怕对方真的是道门中人,他们也必需占着前辈这个超然的地位。

    一旦落入下乘,经营已久的神秘感和手段肯定会因为各种质疑而露出破绽。

    “李医生,你还是……”

    双方当场起了冲突,让曹董事长的脸色有些不太好看,想要请这个年轻心理医生到一旁休息,避免矛盾进一步扩大,却被李白打断了话。

    “何道友此言差矣,心理学也是出自道家的,所以我也是道门中人。”

    噗哧!

    听松与闻涛两个小道士情不自禁的笑出声来,如此生拉硬扯的认亲戚简直是贻笑大方,甚至根本就是恬不知耻。

    “小友何出此言?”

    对方的死缠烂打让何道长的脸色越来越不好看,他努力维持着世外高人的矜持,并没有和这个年轻人撕破脸。

    但是在语气上,依旧是高高在上,不给对方任何套近乎的可能。

    “自古医道不分家,心理学用于精神治疗在中国古代有个特别的名字,想必何道友应该清楚。”

    李白卖了个关子,把何道长带来的两个徒弟气的横眉瞪眼。

    被接二连三称为道友,何寻仙也没什么好气的哼了哼,算是给了回应。

    见对方没有回话,李白自问自答,说道:“祝由术这个名字,何道友可曾知道?”

    何道长脸色微变,失声道:“祝由科?!”

    嗯?祝由科?不是精神科么?

    曹董事长和曹夫人互相对视一眼,尽皆满脸迷芒,连两个年龄与李白相差无几的小道士也是面带疑惑,似乎从哪儿听到过这个名字,却又想不起来。

    “原来如此,是贫道一时忘记了,请李道友原谅,福生无量天尊!”

    何道长干脆利落的认怂。

    对方将“祝由”二字祭出,就等同于直接坐死了自己是道门中人的身份,再继续争辩下去也没有任何意义。

    真是日了狗了!

    祝由术不是术,而是职业名称,祝由二字出自于《黄帝内经》上卷素问篇,第十三章-移精变气论。

    黄帝问曰:余闻古之治病,惟其移精变气,可祝由而己。今世治病,毒药治其内,针石治其外,或愈或不愈,何也?

    轩辕黄帝白日飞升,又合了道家修炼之术,恰好印证了李白之前所说的自古医道不分家,后来的道家子弟和医家子弟就没有不知道《黄帝内经》的。

    医家分十三科,一曰大方脉科,主治伤寒痰喘,及一切内症。

    二曰诸风科,主治麻木痈痪,及一切中风。

    三曰胎产科,主治胎前产後诸病,及一切妇科异症。

    四曰眼目科,主治青盲白翳,及流行眼疾。

    五曰小儿科,主治惊风潮热,及一切幼科杂症。

    六曰口齿科,主治牙痛鱼鲠,及一切喉症。

    七曰痘疹科,癰疽疔毒,及淋浊科。八曰伤折科,主治压伤骨断,及跌打损伤。

    九曰耳鼻科,主治耳聋鼻衄及一切耳鼻病。

    十曰疮肿科,主治癞疥顽癣,及无名肿毒。

    十一曰金簇科,主治箭伤枪伤,及刀斧铁器伤。

    十二曰书禁科,即祝由科,主治镇邪驱鬼,及辟毒截疮。

    十三曰砭针科,主治疯癫,及筋骨疼痛。

    时至今日,虽然受到西方现代医学的影响,中医的十三科与古代相比依然大同小异。

    由于巫蛊之术受历代帝王所忌,诸多秘术失传的祝由科不得不引入西方医学作为补充,付出的代价便是不得不改名换姓,变成了精神科。

    来自于清凉观的何道长在曹家所捣鼓的这一切,与李白口中的祝由术在本质上并没有任何区别,这个道友的资格完全无可挑剔。

    何寻仙如同被迫吃了一只苍蝇,此时此刻的脸色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

    听松与闻涛两个小道士彼此面面相觑,简直无法相信这个年轻医生竟然硬生生将双方拉上了关系,连他们的师傅何道长也挑不出半点毛病。

    所以说,学心理学的就是可以耍流氓。

    比历史,论语都没开山典藉《灵魂论》要早。

    比逼格,早期名字除了祝由外,又叫作哲学,再往前推就是宗教。

    比影响力,尼采一句我就是太阳,引无数人膜拜,东方的《道德经》,只要是黄种人就没有不知道的,想搞基了,来个柏拉图式精神恋爱,立刻就不是变态了好不好,立刻高大上了有木有。

    好不容易形成三足鼎立的释道儒三家估计都会有一句MMP当讲不当讲。

    曹董事长和他的妻子都有些懵圈,心理医生竟然是道门中人?

    但是从何道长的反应上来看,似乎还是真的!

    这简直是不可思议,夫妻二人立刻有一种三观急待升级的古怪感觉,这个世界究竟是怎么了?

    “贫道方才施法被扰,请曹董事长再等片刻。”

    没办法再继续纠缠下去的何道长只好找了个借口,又开始踏着七星步,念起了咒语,眼珠子却在不停的滴溜溜乱转,以重新施法为缓兵之计,琢磨着这个打着祝由术幌子的心理医生究竟是什么来路。

    从这个年轻医生来到曹家那一刻起,他就感受到了一种莫名压力。

    对方如果仅仅只有第七人民医院坐诊医生这一层身份,何寻仙是绝对不会轻易相信的。

    要是每一个精神科的医生都能够精熟于真正的祝由科秘术,哪里还有他们这些道门中人的活路,毕竟祝由术才是施咒驱邪,绘符布阵的真正行家。

    李白没有理会仍然在装神弄鬼的何道长,向曹董事长问道:“曹董事长,能不能先让我看看病人?”

    半点灵气皆无的家伙折腾得再怎么惊天动地,也都是弄虚作假。

    不过李白是来出诊的,不是来看跳大神的,姑且先由这家伙继续蹦着。

    “好,好,那当然可以,请随我来!”

    曹董事长终于反应过来,连忙准备领路。

    口中念念有词的何道长却心头大急,向自己的两个徒弟猛使了个眼色。

    听松与闻涛二人立即心领神会,齐齐上前,拦住了曹董事长和李白。

    “师父刚刚在病人身上施过术,不能惊动。”

    “我只看一眼,不妄动!”

    李白脚步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两个小道士有心阻拦,却架不住无可抵抗的力量,被对方硬生生从两人中间挤了过去。

    何道长看到这一幕,立时大急,连忙跟了上来,同时狠狠瞪了两个没用的徒弟一眼。

    李白还是抢先了一步,来到曹董事长小女儿的房间,目光上下打量过曹秋晴,吸了吸鼻子,转头向有些按捺不住气急败坏的何道长笑了笑。

    “道友真是好手段!”

    他闻到了一丝乙醚特有的甜香味道,与从窗外飘进来的早春花草芬芳混杂在一起,普通人难以察觉,却逃不过李白专业的敏锐嗅觉。

    乙醚是一种常见的化学制品,曾经在一段时间里被当作麻醉剂来使用,可以让人出现头晕、疲倦和嗜睡等反应,现在则作为轻工业溶剂、药品萃取剂和制作火药,原本的麻醉剂用途反而越来越小。

    如果是手术室的麻醉师,恐怕一进门就察觉到了。

    跟过来的何寻仙心头一慌,脸色微变,便知道对方洞悉了自己的小手段。

    “李道友见识不凡,贫道雕虫小技,献丑了。”

    何道长再也不敢小瞧这个正儿八经的心理医生,他装神弄鬼,但是也粗通一些医理,此时此刻主动放低姿态,与初见面时的傲慢截然不同,何尝不也是一种服软,希望李白不要揭穿。

    听松与闻涛两人心下骇然,师父此前还是拒绝与对方以道友相称,现在却是主动称呼对方为道友,前后变化实在是让人难以置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