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三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剑说 > 第22节-真相
    还没等何寻仙开口,曹夫人皱起眉头说道:“李医生,你这是……”

    在她看来,两人之间即使以道友互称,何道长至少也是前辈,这个年轻人作为后辈怎能如此大呼小叫,实在是有些失礼,更何况自己家心甘情愿送出的钱跟他有什么关系。

    “哦,无妨,出家人除了供奉三清道祖和做些力所能及的善事,自己留着钱财也没什么用处,既然李道友这么说,还给曹董事长便是。”

    何寻仙暗骂一声这小子实在是奸猾,早不来晚不来,偏偏在自己刚拿到钱准备要走的时候冒出来,尽管十分郁闷,他还是风轻云淡的把支票重新拿了出来,双手递向曹董事长。

    “这,这怎么好意思?何道长,没关系的,您拿走便是,总不能让您辛辛苦苦白走一趟。”

    曹董事长有些发怔,他没想到对方竟然真的视金钱如粪土,毫不犹豫的退了回来。

    听松与闻涛两个小道士狠狠盯着李白,这家伙让他们刚刚吞下的肉又不得不吐了出来,实在是可恶。

    何寻仙的这招以退为进,让现场的气氛隐隐针对李白,曹家的人的脸色明显有些不太高兴。

    李白仿佛没有看到何道长身后那两个小道士愤怒的目光,说道:“这病我能治,费不了几个钱,无需麻烦何道友大驾!”说完就直接瞪着何寻仙。

    TMD的贱人多矫情,决不能惯着,赶紧麻溜滚蛋!

    “既如此,便有劳李道友。”

    出人意料的是,何寻仙在心底暗骂了一声小混蛋,把支票往曹董事长手里一塞,随即毫不迟疑的转身就走。

    对方吃相难看的抢生意,他看似大度的潇洒走人,实际上却是根本奈何不了这个心理医生。

    师徒三人从曹家别墅里走出来没多远,听松颇为不甘地说道:“师父,那小子这么嚣张,我们就这么走了?”

    “是啊!我们应该跟他斗斗法,让他知道我们清凉观的手段。”

    闻涛眼见着那张支票被退了回去,想想自己即将到手的奖金就这样飞走了,心里极为肉痛。

    “你们懂什么?那小子鬼的很,在没有摸清他的路数之前,不要轻举妄动。”

    能够说出祝由术,又能窥破乙醚的年轻人,何寻仙就没来由的心底一阵发虚,仿佛自己所做的一切,在对方眼里都无所遁形,完全没有任何秘密可言。

    为了能够装神弄鬼骗到那些不差钱的富豪,清凉观的三位道长可是下了大力气,不仅严格考证了各种妖魔鬼怪,还研究出一系列符咒、法器、道阵和各种仪式手法,做的相当专业,就算当作魔术或演艺都极具价值。

    没有含金量的骗术怎么可能骗到人。

    如此一来,还真的忽悠到了不少大主顾,使清凉观的生意一日比一日兴旺。

    不过假的就是假的,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变成真的,一旦被揭穿,这些与魔术没什么区别的骗技就再也没有任何吸引力。

    清凉观能够经营到今天这样的局面,与主持道观业务的三位道士潜心琢磨各种道门“法术”外,还有一个重要原因便是谨慎,他们对每一个大主顾都会十分仔细的分析研究,以求最稳妥的方法获得对方全部信任,乖乖的把钱财双手奉上,这才是清凉观的生存之道,绝非那些目光短浅之辈的骗一把就跑,好歹骗也要骗的尽心一些。

    事实上何寻仙的谨慎完全是先见之明,让他自己和两个徒弟逃过了一劫。

    “李医生,何道长也并无恶意!”

    看着何道长三人的背影消失在别墅大门外,曹董事长忍不住叹了口气,尴尬的捏着支票。

    “没有恶意就给您的女儿下乙醚?”

    李白斜了对方一眼。

    “乙醚?”

    不仅仅是曹董事长,就连打算开口数落几句的曹夫人也猛然瞪大眼睛,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乙醚是一种化学品,可以当作麻醉剂来用,但是副作用不小,所以用的很少,基本上都用于工业和药品生产。”

    作为专业的医生,李白对乙醚的性质了若指掌。

    那个姓何的和他的两个徒弟老老实实的交回支票并且听话走人,逃过了被当场打脸的一劫。

    “啊!怎么会?那么上古邪物是怎么回事?”

    曹董事长一脸难以置信,他又低头去看地上那个清晰可见的白色印迹。听何道长说,这是蜮在含沙射影后留下的痕迹。

    “让妖孽现形是因为他之前走来走去,暗中洒下特殊化学剂,然后遥控引爆另一种化学品,通过化学反应留下痕迹,像碱水遇姜黄粉变红,差不多这种类型的化学物质。”

    李白的三尺琉璃心早就把地上的痕迹纤毫无漏的映入心神,甚至连未燃烧殆尽的赛璐珞容器残骸都没有放过,立刻分辨出了缘由。

    更何况他曾经站在何道长面前的时候,就已经察觉到了对方袖子里的遥控器。

    “啊!”

    这一回,连曹夫人都傻了眼。

    她回想起来,何道长走来走去的举动还真如李医生所说的那般可疑。

    原以为是道家秘法,然而一旦说穿了,根本就是初中化学。

    “至于这枚定神玉。”

    李白的目光落在了曹董事长仍然握在手中的那串挂件上,吸了吸鼻子,说道:“玉是好东西没错,不过关键在于下面那枚香囊,这香气应该是用了多种可以宁神静气的香料,嗯,味道有点冲,不太自然,应该是经过浓缩的提取香精。”

    他三言两语就把何道长在曹家施展出来的手段剥的干净彻底,如果何寻仙和两个徒弟坚持不走,恐怕这会儿估计脸都已经被抽肿。

    “何道长竟然敢给秋晴下药?”

    曹董事长的脸色有些挂不住,恼怒的丢开宁神玉挂件,急忙冲进女儿的房间里,想要看看小女儿的状况。

    牵挂女儿的曹夫人也紧跟了进去,原以为找了个得道高人,却没有想到竟是江湖骗子。

    当真相被揭穿后,曹董事长夫妇又惊又怒,随后心有余悸的害怕不已,被骗了钱是小事,如果耽误了小女儿的病情,那才是追悔莫及。

    “两位不用担心,下的剂量并不大,再加上房间通风,效果很快就会消失。”

    最后来到房间的李白一边说着,一边伸出手在曹秋晴的人中穴上轻轻一点。

    一缕微不可察的精纯罡气在指尖震荡了一下,使人恢复清醒,快速解除麻醉效果,刺激人中穴是不二法门。

    “嗯!”

    昏睡中的曹家小女儿曹秋晴轻轻哼了一声,缓缓睁开眼睛,她的目光渐渐清明,从恍惚中恢复了意识。

    但是很快,曹秋晴的表情变得古怪起来,脸色越发苍白,眼中带着恐惧,浑身上下打起了哆嗦。

    看上去真的如同中邪一般,难怪曹董事长会从清凉观请人。

    曹董事长看到女儿又再次发病的模样,心疼的想要撞墙,他冲着李白急道:“李医生,你快想想办法,我女儿又犯病了。”

    “李医生,求求你了,救救我女儿,你要多少钱,我们都可以给你。”

    之前还在因为赶走了何道长三人而对李白相当不满的曹夫人爱女心切,声音里都带上了哭腔。

    啪!~

    响指声落下。

    无需借助语言和器具,仅凭一个响指就能直入心灵。

    曹秋晴的表情莫名放松,眼睛缓缓闭拢,重新回到睡眠状态。

    “啊!”

    曹夫人失声惊呼,她看到李白只是轻描淡写的打了个响指,女儿就不再像看到了什么可怕事物而满脸惊恐不安,迅速安静了下来,甜甜的睡去。

    曹董事长同样也是一脸不可思议,当他以为这个心理医生也用了什么麻醉剂时,李白主动作出了解释。

    “这就是祝由术的一种,嗯,或许催眠这个名字,你们更容易理解一些,最重要的是,它没有什么副作用,一切都是可控的。”

    曹董事长夫妇齐齐点了点头,不再惊讶,催眠术并不是什么神仙术法,只是一种相对比较特别的职业技能。

    两人只是没想到,这个年轻的心理医生竟然也会这样的本事,难怪何道长什么都不说,扭头就走,恐怕清凉观的道长都未必会催眠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