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三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剑说 > 第23节-癔症
    “李医生,请问我女儿到底得了什么病?”

    曹董事长迟疑了一下,李白突然露出的这一手给了他不少的信心,心底重新燃起希望之火。

    “可能是视觉暗示引起的癔症。”

    李白打量着曹家小女儿的房间,目光落在了一尊非洲风格的雕像上,当即走了过去。

    刚才看了许多诊断资料,再唤醒这位曹家千金观察了片刻,他基本上确认了一些线索。

    “癔症?难道是这个东西引起的?”

    曹董事长疑惑的望着李白不告自取,从书柜上拿下一尊雕像工艺品,那只是几个表情古怪的人脸柱雕,像是非洲部落的图腾工艺品。

    他记得这件东西是半年前,小女儿从南方一处旅游景点的工艺品商店里买来的,营业员还忽悠她说这里面藏着一个非洲部落勇士的灵魂。

    不过包装标签却出卖了这件东西的产地,本省乌义市某个小作坊的地道国产货,还非洲部落呢?编个假的不能再假的故事也只不过是为了多挣二三十块钱。

    “不止,还有整个书柜,曹董事长,你不觉得这座书柜再加上这个雕像,像一副诡异的骷髅脸吗?”

    李白说着又把人脸图腾柱放回了书柜上的原来位置。

    书柜就在床的对面,躺在床上的曹秋晴只要一睁开眼就能看到满柜的书。

    经过李白这么一提示,曹董事长和曹夫人往书柜一看,短暂的惊愕过后,不约而同的倒吸了一口气冷。

    还真如对方所言,不同颜色封面的书藉和一些摆件,再加上这个图腾柱雕工艺品,像极了一个诡异的骷髅脸。

    “难道是这个书柜让我女儿出现癔症?”

    曹夫人一脸不可思议,无法相信一柜的书再加上一个工艺品,竟然能够把自己的小女儿吓成这个模样。

    “癔症的成因有很多,有生理性,也有心理性,通常分为分离症状和转换症状,像生活事件,内心冲突,暗示与自我暗示都会引发癔症,像贵千金这种转换症状,很容易把许多东西想像成可怕的事物,引起内心深处无法控制的恐惧,而书柜和这个雕像则是形成暗示的诱因,可能还有其他一些因素,但是在这里,它们的嫌疑最大。”

    李白替曹董事长夫妇解释癔症的前因后果。

    医生有时候不仅需要治疗治病人,还需要指导病人的家属,治病与治人双管齐下,毕竟医院从来都不是什么创收单位,总是希望病人健健康康的离开,而不是再见。

    “我的女儿怎么会得癔症?”

    曹董事长依然无法相信自己的小女儿竟然会得上这种怪病。

    “心理疾病就像感冒一样,其实是一种常见病症,现代社会生活节奏快,社会压力大,许多人不仅经常处于生理亚健康状态,同样也经常陷入心理亚健康,无论哪一种亚健康,发病原因都各有不同,有的人运气好,不药自愈,有的人发病时间长,甚至自己毫无所作,直至越来越严重,留下难以治疗的病根,根据专业人员统计,喜欢玩手机的人,四分之一都有社交抑郁症,喜欢被人点赞或者到他人的回应,这就是病症表现特征。”

    李白深入剖析心理疾病的社会现状,显然不容忽视,在他看来,曹家千金突发癔症完全是一个意外,既有自己的原因,还有外在的因素,恰好阴差阳错,自我暗示,引发了如此严重的癔症性视觉障碍。

    曹夫人吓了一大跳,她有些难以置信的说道:“我看到许多小年轻都成天捧着手机不放,难道都有精神病?”

    李白却出乎意料的点了点头,说道:“轻微症状普遍存在,只是没那么严重,而且生活中也存在不少疏导性信息,像笑话,段子,美丽的温馨的东西,都可以减轻负面症状并帮助人恢复正常,人本身就有一定的适应力和调节能力,即使长时间处于心理亚健康状态,除非因缘巧合或者压抑太久,否则并不会毫无征兆的猛烈爆发。”

    人体无时不刻都在发生着战争,一旦身体的免疫系统和自我修复系统不足以对抗内部紊乱和外部侵袭,就会引发病症,出现生理或心理病症。

    “李医生,我的女儿该怎么治,你需要什么,我一定尽力办到。”

    经过李白一番解说,曹董事长对女儿的怪病毫无头绪,现在终于有了些底气。

    “既然找到了疑似病因,接下来对症下药即可。”

    李白站到书柜前,将许多书换了个位置,再挪动那个图腾柱工艺品,将书柜上的骷髅脸消除掉,再仔细审视整个房间,将一些可能存在视觉暗示的东西全部移动位置或者拿走。

    最后他向曹夫人要来一块丝帕,遮住曹秋晴的眼睛后,在她的脑袋后面打了个死结。

    “曹董事长,曹夫人,这块丝帕暂时遮住您女儿的眼睛,无论如何都不能让它松脱,我还需要再准备一件东西,可以慢慢的治疗这个癔症。”

    李白打了个响指,躺在床上的曹家千金又有了动静。

    这一次,曹秋晴的反应并没有像之前那样恐惧不安,虽然有些迷茫,但是状态明显好多了。

    没有施一针一药,却让女儿的病情得到控制,让曹董事长夫妇又惊又喜。

    “需要多久能够治好?”

    曹夫人显然有些贪心,既得陇复望蜀,在看到希望后,恨不得女儿立刻就能恢复如初。

    “不要着急。”

    曹董事长倒是依旧保持着镇定,他继续说道:“李医生,您需要准备的东西,我可以帮上忙吗?”

    以曹家的财力,几百万上千万连眼睛都不眨一下,咬咬牙连上亿人民币的现金都能挤的出来。

    这并不是说曹家虚有其表,对于元天酒店这样的实业型企业,资产有十几个亿,但是流动资金却未必会很大。

    “没什么,只需要一副平光眼镜,我需要找人加工一下,让它带有一定的暗示效果,纠正您女儿的癔症。”

    李白的办法简单而有效,解铃还需系铃人,视觉障碍怎么偏过来的,就怎么偏回去。

    “这就好,这就好!”

    曹董事长松了一口气,一副平光眼镜根本值不了什么大钱。

    “如果可以的话,我建议您女儿以后学一些绘画,一方面可以阻止癔症复发,另一方面也算是因祸得福的天赋,凡事都是有利有弊,带有自我暗示的视觉障碍如果利用的好,很适合转化为极其出色的绘画观察力。”

    李白的话让曹董事长夫妇露出无比惊讶的神色。

    “这样也可以?”

    夫妻人互相对视一眼,满脸不可思议的异口同声。

    李白笑着说道:“精神病的范畴可不止是精神紊乱,行为失常,同样还包括了一些天赋和超常智力。”

    有些人突然从笨蛋变成天才,也未必是开窍,或许是精神病导致。

    曹董事长和曹夫人却有些不以为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