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三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剑说 > 第30节-准备搬家
    第二天。

    早饭后,李白准备继续修炼,敲门声传来。

    “在家吗?我是公安局小王。”

    李白打开门,一脸意外。

    才隔了一天,曾带自己去区公安局做笔录的两位警察之一,那个年轻的警察小王又找上了门。

    “有事?”

    “没什么大事,带你去做个结案笔录!”

    门外只有小王一个人,那个年长的警察老张却不在。

    “好吧,稍等。”

    李白明白过来,当即返身收拾准备出门。

    姚家涉及走私大案而且还是被当场逮了个正着,警方眼下的主要精力都放在这桩案子上,至于李白曾经给姚兵做心理诊断鉴定的争议这类无关紧要的小事统统都被快刀斩乱麻,直接一刀切,免得耽误时间和精力。

    刚锁上门,对门的房东杨发探出脑袋,嬉皮笑脸地说道:“哟,李医生,又出去灭门哪!”

    在警察面前没脸没皮的说这种话,也丝毫不觉得无赖。

    上次这货被吓唬了一回,一直怀恨在心,这会儿终于逮到机会出来嗝应人。

    “嗯,是啊!杨哥可得把门锁好了,说不定哪天就轮到你家。”

    李白懒得计较,顺水推舟开了个玩笑。

    警察小王也看出来这个房东不是什么好货,压根儿也没理他。

    “你……”杨哥讨了个没趣,冷笑着说道:“接下来的房租你得该交了,说好了涨三成,现在拿钱,还是晚上找你拿?我正等着用钱呢!”

    在李白眼里,对方的表情完全是皮笑肉不笑,压根儿没安什么好心,他故作为难地说道:“杨哥,能不能宽限几天,我手上的钱还差一些,得再凑凑。”

    凭借着自己是房东,以为拿捏住了李白的杨发抬起下巴,傲然说道:“三天,最多给你三天,要是没钱,赶紧搬走,我这儿有的是人想要租。”

    “好好好!就三天!”

    算算三天时间也足够找到一个新的住处,刚好最近也有空,李白便假意应了下来。

    先让这家伙在天上飞一会儿!

    走出单元门,警察小王终于开口,说道:“碰到这么个黑心房东,住在这里一定很头大吧?”

    “没办法,这家伙掉钱眼儿里了,认钱不认人,死要钱。”

    李白无可奈何地耸了耸肩膀,自己遇房不淑,搬到这里才住了一年多,房租就涨了五次,都快比当初的租金翻了一倍,租房合同早就不作数了,任凭房东的一张嘴说多少就是多少。

    就因为老是涨价,杨发跟其他租客们没少吵架,平时漏水跳闸和丢东西压根儿从来都不管,只有在收房租的时候最积极。

    因为名声在外,用来出租的四套房现在只租出去了三套,还有一套房空了半年多,至今都没能租出去。

    为了拆了东墙补西墙,少了一份房租,这个死要钱的葛朗台自然是拿现在的三户房客开刀。

    小王顺口说道:“没关系,有空我帮你问问,有没有合适的出租房,这一片我熟。”

    他是管着这一片的民警,做惯了治安排查,每家每户都走访过,所以特别熟悉,找个房源甚至比中介还消息灵通。

    “那多谢了,要是找到房子,我请你吃饭。”

    年轻警察的热情关照,对于李白来说是意外的收获。

    “行,今天没车过来,我得先叫个出租车。”

    因为只有一个人执勤,没办法开出待命的警用公务车,小王警察打算拦辆出租车,带李白一起前往区公安局。

    “叫车?不用了,坐我的车!”

    李白却把小王带到了停在小区主干道旁的桑塔纳2000旁。

    “哟,普桑啊,哪儿弄的这车?”

    小王看着这辆老古董,觉得新鲜。

    李白打开了车门,含糊地说道:“最近刚到手的。”

    别看外面灰头土脸,车厢内饰依然还有八成新的,找了洗车店里里外外收拾了一遍,变得干净清爽。

    与上次来nh区公安局只看到空荡荡的没几个人影相比,这一次来,不仅车位被停满大半,楼内楼外有许多警察进进出出,还有全副武装的特警在戒严。

    即使是在白天,依然有许多房间灯光大亮,显然发生了什么大事,让整个公安局上下严阵以待。

    李白的结案笔录全过程甚至不到五分钟,问几句话,再签两个字,摁个指印就算完事,实际上因为那次心理诊断鉴定引发的小麻烦连立案的资格都没有。

    “好了,我已经记下你的电话,如果有找到合适的房子,我会打电话给你!”

    末了小王警官顺便还做了助民为乐的事情,既然之前已经答应下来,现在肯定得当回事来办。

    “行,多谢王警官!”

    李白拿着一张餐巾纸用力擦按过红印泥的食指。

    两人刚走出做笔录的办公室,上次见过面的老张警官正好迎面而来,身旁还有其他三个警察,正一边走,一边说着什么。

    “老张!”

    小王警官主动打了招呼。

    “你好,张警官!”

    李白随后也打了声招呼。

    “你好,李医生,小王,你是给李医生做笔录吗?”

    年长的张警官目光落到了李白身上。

    他身旁的三个警察同时向小王和李白点了点头致意。

    “是啊!今天提审姚东胡进展怎么样?”

    小王认出跟着老张的三个警察一个是本局的孙牧,一个是华安区局的陈出,还有一个是省厅的审讯专家贾子轩,都是湖西市有名的提审精英。

    老张也没在意李白这个不相关的人在场,直接说道:“这家伙嘴硬的很,要不是有铁证在手,不然还真的很难办他。”言下之意,大概是碰到硬茬子了。

    想要真正定罪,至少得有口供,证人证言和物证三者其一,按照当前的进展,警方手中已经得到姚东胡涉及走私大案的物证和走私喽罗的证言,虽然足以结案,但是想要继续深挖下去,顺藤摸瓜抓到大老虎,彻底斩断这条每年案值达到十亿元的走私渠道,恐怕还得有姚东胡本人的详细口供才行。

    然而案子进展到现在,却因为姚东胡死不开口,又陷入了死胡同的僵局。

    “这是要打持久战啊!各位辛苦了!”

    小王不在专案组里,只能向几位老前辈抱以同情。

    想要撬开这类嫌疑人的嘴,可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加班鏖战不可避免,就像熬鹰一样,看谁先耗死谁,至于天地吊、金钟罩铁布衫、电棍迪斯科、吐真剂什么的,这些只是小说,要是死不开口连测谎仪都没卵用,越是大城市就越不敢动私刑,像湖西市这样的省会城市,更加没可能。

    要是运气不好,碰到狠角色,甚至能死扛一年半载的都有,但是公安系统根本没多少时间和精力能够长期放在一个案子上,不然人力有限的警察局早就爆仓了。

    光是姚家这桩走私案,nh区公安局就得向其他区局和省厅申请人手,抽调精兵强将组成临时专案组才能应付得过来,仅仅是局里的这些人,配合下面派出所的警力应付那些没完没了的偷鸡摸狗就已经是疲于奔命。

    省厅的审讯专家贾子轩叹了口气说道:“上面给我们下了死命令,十天内必须有进展,不然就得结案。”

    老张三人脸色都有些不太好看,这是一块难啃的硬骨头。

    而且这个命令不仅下的突然,而且还可疑。

    很明显,姚东胡背后绝对有大老虎,竟然能够影响到省厅这个层面。

    有时候就是这样,你明明知道问题出在哪里,却偏偏只能有心无力的眼睁睁看着,根本没有办法解决。

    小王同样无可奈何,只好勉强笑了笑,说道:“你们先忙,我送送李医生。”

    李白与小王刚走出区公安局的大楼,一辆考斯特商务车停在台阶下方,几个警察护着一男一女从车里走了出来,男子坐上了轮椅,上半身穿着一件看不到袖子的奇怪衣服。

    李白的目光恰好与那个中年女子对上。

    “是你!”

    中年女子死死的盯着李白,谁也没有想到,她突然毫无征兆地冲了过来。

    “你还我的儿子!都是你,害了我们全家,你去死,去死……”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