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三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剑说 > 第31节-落井下石
    现场意外陡生,让许多人都措手不及。

    小王眼疾手快,连忙挡在李白身前将这个状似疯癲的中年女子拦下,其他几个反应过来的警察冲上来把她往远处拉。

    满脸怨恨,嚎叫不断的失态中年女子正是姚东胡的妻子,姚兵的母亲宣静,她认准了李白就是把自己儿子弄疯的罪魁祸首,恨不得吃他的肉,甚至将姚东胡被捕的帐也算到了他的头上,这也算是无妄之灾。

    与宣静一起从考斯特上下来,随即坐上轮椅的那个男子正是中了青蛟妖女天赋神通“灵瞳幻境”的姚兵,他面容枯槁,短短几日瘦了不止一圈,或许是服用过镇静药物,并没有任何狂躁表面,看上去呆呆的,即使其母亲宣静正在大喊大叫,依然没有太大的反应。

    这货遭的罪比董家千金的癔症要严重的多,除非妖女亲自解除,就算是李白亲自出手也没有用。

    看着姚兵的母亲屡屡作势欲扑,始终被警察们拦住,不得再进半步,李白若无其事地说道:“看来姚兵的精神病是遗传性的。”

    “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你还是先走吧!”

    小王警官哪里看不明白,这个女人发疯的根子正出在李白身上,连忙劝他离开。

    李白并没有听进去,反而转过头对小王警官说道:“刚才张警官说姚东胡的嘴很硬,半个字都不肯说?”

    小王无可奈何地说道:“是!你快走吧!”

    “如果我能帮你们撬开他的嘴呢?”

    “……”

    半晌,小王才反应过来,说道:“你是这方面专业的吗?”

    他的表情明显是不信的。

    心理医生的心理学专业虽然有部分与刑侦领域的犯罪心理学重叠,但是应用领域不同,在有许多细节方面还是存在比较大的差异。

    “你们赶时间,我也赶时间,走吧!”

    李白拍了拍小王警官的肩膀催促道。

    他原本没打算理会这件事情,既然姚兵的母亲像疯狗一样死咬着不放,那就别怪落井下石了。

    网络上构陷泼脏水,怂恿不明真相群众上门打人,最后干脆绑架,再忍下去恐怕真就会变成忍者神龟。

    李白可没兴趣三天两头应付来自于姚家的麻烦,既然决定要搞事情,干脆就一棍子打死,来个冚家铲才能真正落得清净,以免打蛇不死,反受其患。

    墙倒众人推,助人为乐的推上一把,他完全没有任何心理压力。

    原本有些不以为然,打算拒绝,可是一想到老张他们现在承担的压力,小王不由的有些心动,说道:“你可别开玩笑,这事情不能乱来!”

    “试试不就知道了,又不是上刑,失败了也没什么关系。”

    李白站在原地,不曾挪过位置,就这么看着姚家母子被警察们强拉着远去,很快消失在电梯口。

    区公安局把姚家母子带过来,恐怕也是打着想办法从姚东胡身边撬开一个口子的主意,不过现在看来,姚兵的母亲绝对不是一个省油的灯,因此这个可能性微乎其微。

    “好吧,试试就试试!你只有一次机会。”

    小王不得不承认,这个年轻的心理医生成功说服了自己。

    十分钟后,nan湖区公安局的提审室。

    房间里雅雀无声,姚东胡低着头坐在椅子上,双手拷在一起,脚腕上也挂着镣铐,和椅子锁在一起。

    “这家伙行不行?”

    老张对小王找来第七人民医院的心理医生协助审讯,感觉有些不太靠谱。

    如果心理医生都能搞审讯工作,他们这些老刑侦岂不是要没饭吃?

    审讯专家贾子轩倒是挺期待心理医生的手段,说道:“虽然原理上是相通的,但是实际应用还是有一些不同,先看看再说。”

    隔着一道精钢隔离栅栏,李白上上下下近距离仔细打量着姚东胡,两人之间的距离甚至不到一米。

    观察了足足有五分钟,李白这才转过头来,问道:“这里可以用刑吗?”

    “别乱来!”

    老张一听,立刻板起了脸,这不是添乱吗?

    他心里立刻直摇头,都想要用刑了,还审问个屁啊!

    满清十大酷刑再加上后现代主义的老虎凳,飞机式,电死狗,再铁打的汉子也得招,可是这种手段能用吗?

    当然不能!

    “不可以!要是能用,我们早就用了。”

    小王脸上挂着黑线,心说兄弟你不是来帮忙的,是来添乱的吧?如果不行,赶紧走人,别在这儿浪费时间了。

    另两位老刑侦陈出和孙牧彼此面面相觑,外行就是外行,严刑拷问也算是技术活儿?

    虽然两人也喜欢如此简单粗暴的工作方式,可是法律却不允许他们这么干。

    一直低着头的姚东胡嘴角微微上提,露出一丝嘲讽意味十足的冷笑,在被捕之前,他就已经考虑好了应对办法,哪怕自己一个人全部扛下来,也不能给警方任何可趁之机。

    “好吧,好吧,我知道了!我原本打算借两本字典压在他胸口,然后用手枪抵住射击,唉,你们,你们这是怎么了?”

    李白看到小王和老张等人一个个目瞪口呆地望着自己。

    这货真敢想啊!

    老张倒吸着冷气,张口就敢用刑不算,居然还敢动枪?!

    人家最多玩隔书本砸胸口,这家伙倒好,更刺激,用枪打字典,别说子弹带来的冲击力足以让人喝上一壶,光是顶住胸口开枪的惊险就让人受不了。

    就算是他这个老警察也不敢领教这种充满想像力的手段,子弹万一击穿字典怎么办?那岂不是就地枪毙?

    这不是用刑,是赌命!

    “厉害!厉害!”

    “有创意!”

    陈出和孙牧不约而同的向李白翘起大拇指,虽然是外行,但是有这种想像力也足以让人佩服。

    “不能动手,连手指头都不能乱碰!”

    小王也是服了这哥们儿,可惜生不逢时,要是早一百年前,恐怕是六扇门里的狠角色。

    “真的不能碰吗?”

    李白突然转回头,向着不知何时抬起头来的姚东胡闪电般探出手,穿过隔离栅栏,在对方嘲讽未散,尤自错愕的脸前……啪!

    时间就像静止了,姚东胡的表情凝固在那里。

    “第一个问题:我帅不帅?”

    “帅!”

    姚东胡的声音带着诡异的梦呓。

    “你说的很对!”

    李白得到了一个很诚实的答案。

    他直起腰,转回身,摊开双手对着依然满脸茫然的老刑侦们说道:“你们可以开始了,无论问什么,他都会老老实实的回答。”

    “你做了什么?”

    小王总觉得在响指过后,这个犯罪嫌疑人似乎哪里就有些不对劲儿。

    老张没吭声,他发现自己似乎一点儿也看不懂这个年轻的心理医生。

    “奇怪!”

    孙牧警官走上前来,在姚东胡面前挥了挥手,问道:“姚东胡,你的海外接头人是谁?”

    “克里斯·拉伦!”

    姚东胡的表情依然呆呆的,却说出了一个在场所有人此前从未听到过的名字。

    孙牧听到自己和其他人一起倒吸冷气的声音,他面带喜色回过头。

    “催眠!”

    同样紧盯着嫌疑人的陈出与孙牧几乎异口同声的脱口而出。

    “厉害!厉害!遇到高人了。”

    审讯专家贾子轩无声的鼓起了掌,要不是怕惊醒了姚东胡,否则他一定会很用力。

    “雕虫小技,献丑献丑!你们先忙,我该走了!”

    李白抱了抱拳,将隔离栅栏前的位置让了出来,他只负责撬开姚东胡的嘴,其他的都是这些警察的活儿。

    “你可是帮了我们大忙,你晚点儿再走,中午我请你吃饭。”

    小王喜不自胜,仿佛不是自己找到一个高手帮助老张他们破局,而是他自己立下了这个功劳一般。

    “不用了,我还有事,先走一步,等空了再一起饭吃!”

    李白拒绝了饭局,他看得出来,不止是小王警官想请自己吃饭,老张和其他几个警察似乎也有同样的意思。

    自己要是松口,恐怕这一天就全耗在饭局上,他还是找房子和修炼,哪有这个时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