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三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剑说 > 第32节-无可抵挡
    死不开口的姚东胡突然变得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一下子拉近了小王警官与李白之间的关系。

    年轻的小警察话匣子打开后就收不住,直到把李白的桑塔纳送出nan湖区公安局大门,还依然在后面挥着胳膊。

    “找房子的事情全包在我身上,你尽管等消息好了。”

    郭文凯开着自己的警车驶入nan湖区公安局,准备跟进姚东胡和北仑市郊走私大案的提审现场和最新进展,听到有人扯着嗓子在喊什么找房子,循声瞥了一眼,意外的感觉有一丝眼熟,可是在脑子里仔细想了想,却怎么也想不起究竟是谁,更不知道哪个熟人还会开着一辆老古董的桑塔纳2000。

    “问一下,车里的是什么人?”

    那辆桑塔纳轰着油门,很快远去,郭文凯叫住了准备离开的小王。

    小王认出对方是亲自冒险卧底,破获走私大案的省公安厅郭文凯郭主任后,连忙说道:“郭主任,是一个外援的审讯高手,真是厉害,一下子就撬开了姚东胡的嘴,您快去瞧瞧吧!”说着还忍不住翘起大拇指,以示敬佩之意。

    “是吗?”

    郭文凯是知道省厅的审讯专家和几个区局老刑侦联手,花了两天两夜都没能让走私大案的幕后老板姚东胡吐露出半个字。

    可是没想到,完全没有任何征兆的,竟然一下子就攻破了这个嘴硬分子的心理防线。

    难道是有人做通了姚东胡妻子的工作,以亲人之情,晓之以情,动之以理,让这个大走私贩子主动坦白从宽?

    注意力一放到案件上,郭文凯就很快忘记了自己方才看到的那个有些眼熟的身影,当他抵达提审室,发现自己的猜测大错特错。

    这哪里是刑讯,根本就是面试,一问一答,十分流畅。

    说好的死不开口呢?

    说好的顽抗到底呢?

    说好的节操呢?

    都给狗吃了吧?

    如同竹筒倒豆子一样,姚东胡面不改色,旁若无人的一一道出各种触目惊心的隐私秘辛,随便哪一桩都够让他牢底坐穿,或吃上一颗枪子儿,仿佛这些罪行根本不是他自己的,而是别人的,语气没有任何波动。

    郭文凯目瞪口呆地看着提审室里的口供笔录全过程,一旁手机全程摄录,似乎没他什么事了。

    审讯专家贾子轩和几个区局老刑侦连番发问,硬生生挖开了一桩惊天大案,何止是寻常的走私案,光是涉及到的人命官司就有十几条,案值更是达到三十多亿,抵得上整个姚氏家族的总资产。

    传说中的大老虎也在口供中渐渐浮上水面,在场的审讯人员脑门上见了汗,却丝毫不敢停下。

    老刑侦们问的口干舌燥,姚东胡却像没事儿人似的涛涛不绝。

    审讯进行到的一小时二十五分,姚东湖突然浑身抽搐了一下,僵硬的表情迅速松驰下来,眨着眼睛,望着提审室里的警察们,有些疑惑左右张望,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儿,却又偏偏说不出来。

    他咬着牙,嘶哑地说道:“你们死了心吧,我什么都不会说的!”

    这什么情况?

    郭文凯一脸懵逼,这货刚才还在积极交待,怎么一转眼就像变了个人似的,该交待的已经都交待了,这会儿再嘴硬有个蛋用?

    大哥你是来搞笑的吧?

    噗哧!

    有人笑场了。

    导演!导演!把这逼拖出去重打八十大板!居然敢现场ng!

    就像产生了连锁反应,几个老刑侦扭过头,实在是忍不住了,省厅派来的审讯专家贾子轩浑身打着摆子,强忍得肝儿都疼,快要活不成了。

    看着这一群蛇精病警察,轮到姚东胡满脸懵逼,这些人到底几个意思啊?

    “出报告吧!”

    老张警官向自己的本局同事孙牧点了点头。

    “好吧!”

    孙牧关闭了充当摄像机的手机,开始填写口供入档表单。

    现场审讯记录里有视频,审讯人员,几乎铁证如山,就算姚东胡反悔翻供,也依然在劫难逃,光是这份视频就足以将他送到靶场上吃上一颗一块一毛钱的8毫米口径步枪弹或者四十七块三毛的硫喷妥钠、巴夫龙和氯化钾溶液的vip超必杀三连击。

    陈出、老张和贾子轩挨个儿在上面签字,郭文凯看了看前面自己错过的审讯内容,也跟着签下了自己的名字,然后招呼外面的警察,准备把姚东胡送回看守所,剩下的工作将是专案组全体成员如何乘胜追击,顺藤摸瓜,把大老虎揪出来吊打。

    “喂,喂,你们在审问我吗?我是什么都不会说的。”

    完全一无所知的姚东胡实在是摸不清这些警察的路数,把自己从看守所提到这里来,什么都没问,又要把自己送回去,居然还煞有介事的签字,这是吃饱了撑的吧?

    “轮到你了,签字吧!”

    担当书记员的孙牧将审讯简要记录,放在被从隔离栅栏后面带出来的姚东胡面前,他幸灾乐祸的笑了笑,这货完犊子了!

    许多非常重要的关键问题都是预设好的,后面还有一些追加的补充提问,可是让姚东胡感到匪夷所思的是,这些提问后面居然带着回答,他的眼睛越瞪越大,浑身一阵阵的发冷,心里只剩下一个念头。

    万劫不复!

    这些警察怎么会知道自己的秘密?

    “这不可能,这不可能,你们怎么知道的?这不可能的!”

    姚东胡如同打摆子一样身体颤栗个不停,脸上写满了难以置信,艰难的将目光从那几张纸上挪开,望向那些好整以暇的警察,喉咙里发出受伤野兽般的嘶吼声。

    省厅的审讯专家贾子轩满脸促狭地说道:“当然是你告诉我们的!”

    如果每次审讯都能够像这样一样有问必答,什么样的案子不能破?简直是手到擒来,破案奖金等于是白捡的。

    想到这里,贾子轩暗暗感激小王找来的这个帮手,不仅让专案组顶住了来自上面的压力,而且还让案件有了重大突破,他们拥有足够的时间让这次收获得发挥出最大的作用。

    险些错过这场好戏的郭文凯一脸意外,犯罪嫌疑人刚才那模样,分明是中了催眠术,在浑然不自知的情况下坦白了一切,没想到专案组一直迟迟未能拿下的姚东胡竟然被一个催眠术高手给出手解决,而且还是如此轻而易举。

    当孙牧开始拍摄正式的审讯视频时,李白已经走人,因此郭文凯并没有看到之前的画面,不然一定会惊为天人,以话术在不经意间攻破心理戒备防线,然后趁机施术,手段高明的超乎想像。

    姚东胡张大了口,一副活见鬼的表情,自己压根儿什么都没说,怎会老老实实地交待这些要命的东西。

    孙牧划开手机屏幕,在姚东胡面前回放审讯视频,其中却没有李白施术的画面。

    催眠术不是记忆植入,除非加上一系列暗示,很难会产生虚假的记忆,表达是否具有逻辑性,全看施术者的高明于否,很显然这个受术者如同被摘除了脑前额叶一样,面对老刑侦们的质询完全没有任何抵抗能力。

    看到自己就像中了邪似的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姚东胡如遭重击般眼冒金星,一阵阵发黑,视频里的内容甚至比眼前这几张纸上记载的更详细更全面。

    同样的,更致命!

    他无法想像这些东西经过核实鉴定后,一旦作为呈堂证供,将会掀起什么样的惊涛骇浪。

    最可怕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签字吧,少受些罪,下辈子投胎做个好人,别再干违法的事情了。”

    老张劝了一句,作为基层的老警察,他可以预料到姚东胡的下场,要不是死刑已经是最终处罚,恐怕吃枪子儿都是轻的。

    在看过视频以后,姚东胡的脑子是浑浑噩噩的,失魂落魄的在审讯简要记录上签了字并摁了指印。

    他彻底完蛋了!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