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三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剑说 > 第33节-永凌武道健身馆
    李白一回到家,就把在“17楼”奉旨搞事的清瑶妖女从笔记本电脑前赶开,在网上寻找新的出租房。

    他不想离自己上班的第七人民医院太远,但是在医院附近的房租普遍都不便宜,因此想要找到一处合适的房子,需要精挑细选,货比三家。

    不过两次找李白做笔录的nan湖区公安局小王却给了他一个惊喜,刚过中午,就向他推荐了一套性价比不错的出租房,不仅房租比他现在住的这套老破小便宜,房间面积还更大,而且距离第七人民医院还近,公交车两站路就能到,步行的话最多半小时。

    根据小王用手机短信发过来的地址,李白找到了地方。

    临街一块又大又醒目的门楣,却是一家武道健身馆。

    永凌武道健身馆位于一座商住两用公寓楼内,占了半个临街一楼和上面整个两层楼,另外一半临街商铺由一家户外运动用品店和一家美容美发店共同分享。

    四楼到十五楼都是商用办公的写字楼层,从十六楼起到二十二楼都是住宅公寓,水电煤齐全,顶层二十一楼与二十二楼却是一套跃层的超大户,被一个超有钱的土豪买下,能够一览众山小,俯瞰整个商业区,甚至能够远远眺望到市中心的西湖景区。

    再三确认小王警官给的地址门牌号,实地环境让李白有些惊讶,在这样的地段居然能够找到物美价廉的房子。

    出租的房子在十九楼,李白没有急着上楼,径直走进永凌武道健身馆。

    “……意守丹田,重心下沉,马步扎稳……”

    一楼是前台和武术练习场,李白刚进门就听到教练的大喝声,几十个穿着练功夫的年轻人正在那里扎马,临街那一面宽大透明的玻璃墙同样也是一种展示。

    “您好,您是想来健身运动的吗?”

    前台小妹子青春活泼可人,一看到李白,立刻主动打起了招呼。

    “我找肖江南,刚刚给他打过电话。”

    小王警官给李白的房东名字正是这家永凌武道健身馆的老板肖江南。

    “您稍等!”

    前台小妹子拿起电话开始确认,李白则好奇的打量着那些扎马的初学者。

    许多人已经站了有一会儿,小腿肚子开始不由自主地打起哆嗦,身形稍有大幅度幌动,就会招来教练严厉的喝斥。

    察觉到有人正“幸灾乐祸”的看着他们,这些正在所马步的人有的翻起白眼,有的脸上带着尴尬,有的干脆瞪视着李白,更多的人则是视若无睹。

    “先生,您是姓李吗?”

    小妹子很快确认到预约信息。

    “没错,我是李白!”

    李白点了点头。

    “肖总在三楼总经理办公室,您可以从里面的楼梯上去。”

    前台妹子替李白指示了楼梯所在的方向。

    “好的,谢谢!”

    李白点了点头,往楼梯口走去。

    除了逃生通道与这座商住两用楼相连外,永凌武道健身馆的内部楼梯完全是独立的存在,只限于一楼到三楼。

    二楼是器械训练区和洗浴间,三楼的一部分是瑜珈等轻体训练区,另一部分便是健身馆的行政区域,杂物间、财务室、文员办公室和教练休息室,包括总经理办公室都在这里。

    站在总经理办公室的厚重实木大门前,李白的表情有些奇怪,他听到门后面隐隐约约传出呼喝声和沉闷的撞击声。

    若是当前只能覆盖三尺之距的琉璃心能够恢复如初,他完全可以感知到门内的一切。

    咚咚!

    李白敲了敲门,然而却没有任何回应。

    咚咚!

    他又敲了敲,比刚才更加用力。

    门内终于有了反应。

    “有人敲门!”

    “等等,我们还没分出胜负,看招!”

    咔嚓!暗红色的木门刚向内打开,就听到一个清晰响亮的“看招”闯入李白的耳中。

    给李白开门的年轻男子突然脸色微变,条件反射般侧身一让,一只穿着白色运动鞋的纤足带着恶风直奔李白的面门。

    “小心!”

    年轻男子意识到自己的躲闪动作会造成更加严重的后果时,已经来不及阻止。

    说时迟,那时快,李白毫无征兆的后移半步,势尽而竭的那只脚在距离他鼻尖还有一尺时,终于停了下来。

    脚的主人是一个长发披肩,身材高挑欣长的蛾眉美女,随即被反应过来的年轻男子截住,拦在门内。

    总经理办公室门前一片雅雀无声,只有那对年轻男女双双煞白的脸色。

    “你没事吧?”

    意识到自己险些伤人,长发蛾眉美女迅速稳住呼吸后,歉然的打量着李白,生怕下一刻,对方鼻血长流,不省人事的仰天而倒。

    李白摇了摇头,真是无妄之灾。

    在颜值即是正义的世界里,更何况还是个美女,完全可以得到优待,如果是一个土肥圆的丑男,大魔头早就一巴掌呼死这货。

    “都跟你说了,有人在敲门,你还要没完没了的穷追猛打。”

    年轻男子一脸责怪,他注意到一脸微笑的李白似乎并没有受伤,甚至连根毛都没有伤到,暗中松了一口气。

    “请问,哪位是肖江南?”

    对于刚才的意外,李白并没有放在心上,毕竟自己也没有受伤。

    “真是抱歉,我就是肖江南,您应该是李医生吧?刚才让您受惊了,这是我妹妹肖薇!”

    年轻男子连忙让开了大门,随即瞪了差点儿闯祸的妹妹一眼,“去,给李先生倒茶!”

    肖薇有些腼腆的脸红了红,冲着李白吐了吐小香舌,灵活如小鹿从哥哥身边逃开,去准备茶水。

    方才兄妹二人在总经理办公室内大打出手,争强好胜的妹妹险些失手殃及池鱼。

    “请请,进来坐!”

    肖江南热情的发出邀请。

    “那打扰了。”

    在总经理大班桌前的椅子上坐下,李白顺便打量起这个与众不同的办公室。

    与常见的商务办公室完全不同,一百多平方的空间几乎就是一个小型练功房,书柜,办公桌和几盆花草只占了小小的角落,大部分都是铺着地毯的空地,靠墙的地方摆着运动器械和冷兵器。

    很显然这位总经理也是一位习武者,创立永凌武道健身馆,既是兴趣,也是事业。

    穷文富武,放到现代也是一样。

    拜明师,高昂的伙食费和滋补的药材,还有器械和训练场地,想要正儿八经有传承的修练武艺,一般小康家庭都承担不起,也就练练分西瓜的太极拳勉强凑和,强练的话,最多两三年就练废了,和运动员一样留下一身的伤病,到老更会生不如死。(表哥见过真正的武者,唯一印像就是吃货,太TM能吃了)

    “王选是我的发小,李医生是他的朋友,那么也就是我的朋友。”

    肖江南有着武人的直爽,一句话就拉近了两人之间的距离。

    李白笑着说道:“相识也是缘份。”

    没想到小王警官与这位肖总的关系这么亲密,找房源找到发小这里,明显也是把他当作自己人来看,因此肖江南的热情并不意外。

    肖薇靠着哥哥肖江南的大班椅,胳膊撑在桌面上,好奇地问道:“李大哥,你是什么医生,是哪一科的医生?”

    她看上去就像是一个安静的大家闺秀,完全看不出来刚才张牙舞爪的女侠模样。

    “精神科!”

    李白静静的等待着。

    果然不出预料,肖薇一惊一乍的叫了起来。

    “精神科?那不是看精神病的?”

    现代医学界,尤其是国内,精神科的病人讳疾忌医的情况尤为普遍,就像喝醉酒的人一样,没有多少人愿意承认自己有精神方面的疾病,哪怕社会上许多人都处于精神亚健康状态,随时都有可能发病。

    “没错,我专治精神病,嗯,专治各种不服!”

    李白小小的开了一个玩笑。

    瞎说什么大实话,精神病医生可不就是专治各种不服吗?

    有人敢在心理医生面前说不服吗?

    当场拿了,五花大绑扭送住院部,一入宫门深似海,从此亲人是路人,横批“后宫欢迎您”,王婆婆镇宅,诸邪辟易,权威之下,公检法都不好使。

    其他科的医生可没有这样的威风。

    肖家小妹子立刻笑的花枝乱颤,连肖江南也不禁莞尔,这位心理医生当真风趣的很,他说道:“正好,我先带你去看房子吧,租金等看完再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