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三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剑说 > 第36节-武功再高一指撂倒
    “聒噪!”

    这点儿拳速连清瑶妖女的扑击都比不上,李白看都不看一眼,伸手捉住对方的拳头,轻轻往下一按。

    矮壮黑小子一张黑脸一会儿红一会儿白,咬牙切齿却依然身不由己的更加矮了几分,他完全没有想到这个文质彬彬的年轻人手上竟会有如此恐怖的怪力,让自己根本无法抵抗。

    哪怕十万个不愿意,矮壮黑小子也不得不嗷嗷直叫着被对方抓住拳头,硬生生拗向地面,以无比丢人的姿势半跪在地上,这个POSE就差唱征服的配音。

    挤作一堆的人们迅速散开,惊呼声不断。

    两人之间的气势高下,一目了然。

    “李医生,你这是?”

    肖薇目瞪口呆地看着李白,她认出了那个矮壮黑小子,是天澜极道馆的高级学员,实力甚至不比永凌武道健身馆的普通武术教练差上多少,居然就这样轻描淡写的跪了,真是让人匪夷所思。

    “你是什么人?”

    矮壮黑小子呲牙裂嘴的嚎叫,表情狰狞的依然没有放弃抵抗,然而自己的拳头完全失去了知觉,巨大的力量让他有力使不出,只能被动的死扛。

    李白淡淡地说道:“我啊!我专治各种不服!”

    噗哧!

    突然想起上午在总经理办公室的那个自我介绍,肖薇就忍不住笑得花枝乱颤。

    甚至正在与别人对峙的肖江南也忍不住转过头来,一脸冷肃转为微笑,冲着李白点了点头。

    “李医生,你稍等片刻,我马上就处理好。”

    “医生?哪里来的高手?肖江南,没想到你的永凌武道健身馆卧虎藏龙,竟然有这样一位高手,就算有高手帮你,今天这个馆,我踢定了!”

    站在肖江南前面的一个八字胡中年男子,打量了李白一眼,冷笑了一声,随即又说道:“年轻人,不想给自己找麻烦,最好放开他。”

    来自拳头上的可怕力量强行扭转筋骨,矮壮黑小子脸色发白,黄豆般大小的汗珠不断冒出来,已经完全没有任何反抗能力。

    “肖总,报警了没有?”

    李白却依然没有任何想要松开的意思。

    “什么?”

    肖江南楞了楞,随即一脸苦笑,说道:“叫了也没用啊!”

    报警要是有用,天澜极道馆的这些家伙还敢屡屡找上门来踢馆吗?

    构不上大案子的小麻烦,警察想管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就说这里有精神病患者在闹事。”

    李白淡然的语气里不怒自威。

    “你以为你是谁?竟敢说我们是精神病!”

    八字胡中年男子脾气火爆,当即舍了肖江南,直奔李白而来。

    打算给这个狂妄的什么狗屁医生一点颜色看看。

    李白理直气壮地说道:“我是心理医生,放心,我可以给你们开证明!”

    他还真就是骄傲了!

    耍流氓是吧?

    让你们瞧睢天底下谁才是最大的流氓!

    心理医生对病人的其他器官不感兴趣,只对脑子有兴趣。

    敢对心理医生动手的二货,你的脑子呢?

    一起来闹事的天澜极道馆学员们左右一分,给八字胡中年男子让开一条路。

    “安安,报警,照李医生的说,高杰,你的对手是我!”

    李白的话让肖江南深以为然,他看到天澜极道馆的总教练高杰竟然冲向李医生,三步并两步追了上去,一记炮拳直接轰向对方后背。

    一脸惊惶失措的前台小妹立刻拿起了电话,麻溜拨出了外线110.

    “你终于敢动手了!”

    肖江南距离高杰还有一步的时候,后者突然猛转身,粗壮结实的左腿如同一柄战斧狠狠砍向前者。

    八字胡中年男子,正等着肖江南追上来阻止。

    这正中了他的一箭双雕之技,双方一旦动手,他若是赢了,不仅可以打击永凌武道健身馆名气,还可以让天澜极道馆以最短的时间在湖西市武术界打开局面。

    即使来了警察调停,也只会以双方斗殴的理由和稀泥,毕竟在法律意义上,聚众斗殴罪和寻衅滋事罪是不一样的。

    当然,如果永凌武道健身馆的人硬是当缩头乌龟不敢动手,同样也正中天澜极道馆的下怀。

    一个怂包武道健身馆是招不到优质学员的,没有比踢馆这种方式更能够直接有效的打击到对手。

    江湖险恶,便是如此。

    对手的有备反击让肖江南招式用老,借着余势未尽,变招俯身扫堂腿攻其下盘,避过几乎擦边而过的后旋踢。

    “看脚!”

    然而天澜极道馆的总教练高杰并没有停下攻势,作为重心所在的右脚发力一蹬,整个人凌空而起,双腿如同呼啸的大风车,左腿落空后,右腿紧跟着踢向肖江南的脑袋。

    从后旋踢变成双腿连踢,令人目不暇接的华丽变招,引来一片惊呼声。

    显然这位天澜极道馆的总教练擅长跆拳道的踢法。

    肖江南暴喝一声,八极贴山靠猛然爆发,开门出手,六力合一,质地高档的淡蓝色衬衫之下,肌肉坟起,合身撞向高杰,丝毫不给对方发动疾风暴雨凶猛进攻的机会。

    一旦让跆拳道招术形成攻势,大开大合的腿技将连绵不绝,肖江南使出八极拳,行步如趟泥,下盘稳扎稳打,跟对手展开如影随形的贴身近战。

    两人拳脚相击,呯呯嘭嘭闷响声连续不断,劲风不断四散,逼迫围观的两馆学员们连连后退,渐渐将李白和天澜极道馆的矮壮黑小子留在场内。

    看到激烈过招的肖江南和高杰越来越近,金周易满脸惊骇,连连大叫:“放开我,快放开我!”

    自己只不过是一个火候未成的学员,那两位随便一招就能让自己在床上躺半年,他可不想被殃及池鱼。

    “不放!”

    李白依旧神色从容,脚下纹丝不动。

    这到底什么人啊?金周易一脸绝望。

    “快躲开!”

    同样退到远处的肖薇冲着李白大喊,哥哥与天澜极道馆的总教练交手,根本不敢分心。

    高杰眼角余光看到李白和自己的学员仍然站在场中,嘴角提起冷笑,悄然扯着肖江南一步步靠了过去。

    就在这时,一个天澜极道馆高胖学员突然从人群当中冲了出来,举起砂钵大的拳头狠狠轰击李白的后脑勺。

    看到这一幕的肖薇一个全力加速,跃起飞踹向偷袭者,然而她的脚还没碰到那个天澜极道馆高胖学员,对方倏忽不见了踪影。

    场外一片哗然,他们看到李白就像背后长了眼睛,很随意的歪了歪脑袋,天澜极道馆的高胖学员一拳挥空,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就被对方抬手扯住手腕子,紧接着整个人飞了起来。

    一头两百多斤的人形大狗熊狠狠砸在地上,还是很壮观的。

    轰隆!整个地面狠狠震了一下。

    “啊……”

    金周易眼前一黑,就看到同馆学员从天而降,一声惨叫撕心裂肺,险些连隔夜屎都被砸出来。

    高杰一个侧身三连踢逼退肖江南,提起双拳突然毫无征兆的砸向李白,此时两人之间的距离甚至不到一步。

    青筋崩起的两只拳头即将重重撞在对方的胸口,高杰暗自得意的等着欣赏到对方眼中的惊恐和慌乱,然而他却只看到如渊似海一般的平静。

    心底没来由的咯噔了一下,一股寒意升起。

    不好!

    啪!

    仿佛很随意的一声响指传入耳中,高杰眼前的世界瞬间黑暗了下来,最后一丝清明让他看到自己带来的那些学员们一个个瞪大了眼睛看着自己,张大了口似乎在惊叫。

    到底是怎么了?

    天澜极道馆的总教练直到失去意识前都没能弄明白。

    一个矮壮,一个高胖,两个天澜极道馆的学员就像沙包似的叠在一起,而总教练高杰却还保持着最后霸王举鼎的姿势横躺在李白的脚前。

    这位心理医生自始至终都没有移动过半步。

    “李医生,你这是?”

    短暂的交手几乎耗尽了肖江南大部分体力,他气喘如牛,却依然目瞪口呆的望着李白脚下。

    “武术啊!”

    李大魔头用毋庸置疑的语气,睁着眼睛说瞎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