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三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剑说 > 第37节-扭送
    肖薇蹙着蛾眉,一脸我读的书不少,你别骗我的表情。

    “武术武术,分别为武与术,你们修炼的是武道,我修行的是术道,大家都是同道中人,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呢?”

    心理医生那张破嘴连疯子都能说成正常人,李白睁眼说瞎话的本事已经臻入化境。

    “你练的居然是术?果然顶顶厉害!”

    大魔头的无耻之言让肖薇掩嘴笑的两颊发烫,这个今天才认识的年轻心理医生真是太能扯了,难道在给人看病的时候也是这么贫吗?

    女侠的猜测,虽不中,亦不远矣!

    她还没见过李大魔头一句二指宽条子送衙门就把发了狂的郑大官人给硬生生吓成乖宝宝的场面,简直是凶残到不要不要。

    肖江南一脸苦笑,真人不露相,露相非真人,自己与天澜极道馆的总教练战得满身臭汗,只是不相上下,却抵不过这位年轻心理医生的一个响指。

    高杰突然毫无征兆的一头栽倒在地,但是任何人都能看出来,与李白的那个响指有关。

    天澜极道馆学员们如同见了鬼的表情和永凌武道健身馆学员同样打死不都信的反应,让李白暗自叹了口气,我这大实话,你们怎么就不信呢?

    异界术道昌,武道亡,现在这个世界恰好完全反过来,甚至更加极端,术道早已经销声匿迹,武者完全代替了武术一词。

    打量着地上三个不省人事的家伙,呼吸平稳下来的肖江南有些担心地说道:“李医生,他们没事吧?”

    李白扫了一眼,说道:“没事,最多轻微软组织挫伤,连脑震荡都没有,一会儿就醒。”

    他出手极有分寸,可不想把今天晚上的饭局约到看守所里。

    话音刚落,天澜极道馆的三个人相继发出呻吟的声音。

    矮壮的金周易和另一个高壮学员从地上呲牙裂嘴的爬了起来,总教练高杰慢慢睁开眼睛,手撑地坐起身,一脸茫然,显然还没有回过神。

    永凌武道健身馆大门外警灯闪烁,三个警察走了进来,其中一位还佩着枪。

    “刚才是你们这里报警吗?”

    佩枪的警察扫视着每一个人,大致能够确定这里刚刚发生了一些事情。

    “警察,有人到这里捣乱!”

    前台小妹子苗安安立刻迎了上来。

    “又是天澜的人吗?这种小事情你们自己协商就好了,干嘛要报警呢?现在警力资源紧张,怎么能浪费在这种小事情上。”

    另一位警察显然早就知道两个健身馆之间的纠纷,根本不想掺合这种商业利益之争,欲扭头就走。

    第三位警察巡视着每一个人,想要确认有没有人受伤。

    肖薇连忙叫道:“等等,闹事的是精神病人,你们总不能不管吧?”

    她仗着李白这位第七人民医院的心理医生在这里,狐假虎威。

    “精神病人?你没开玩笑?”

    知道两个健身馆有矛盾的那个警察明显不太相信。

    “我是第七人民医院的精神科医生李白,经过现场鉴定,这三位精神病患者疑似狂躁型精神分裂症,具有明显的攻击性。”

    李白开始填自己挖的大坑。

    “你,你不要胡说,我怎么会有精神病?”

    天澜极道馆总教练高杰浑身一颤,终于回过神来。

    李白冷冷地看了他一眼,说道:“正常人会随便乱跑到别人的地方?还会主攻击不认识的陌生人吗?”

    没有任何理由的胡乱攻击其他人,不就是精神病吗?

    现场众人不约而同的向后退了一步,即使是天澜极道馆的学员也不例外,是个人都能看出来,高教练和他身边那两个人要倒霉了,不想被连累的话,最好还是躲远点。

    换成别人,自己还真的不悚,可对方偏偏就是心理医生,有发言权,高杰脸色惨白,完全哑口无言,因为他知道对方说的完全没毛病,这跟踢馆子没关系,这个心理医生不是永凌武道健身馆的人,之前商业竞争那一套根本说不过去。

    偏偏自己好死不死地向对方出手,这不是明摆着给了借口,一股子憋屈之意油然而生。

    “你是第七人民医院的精神科医生?”

    三个警察感觉到这次出警遇到的情况似乎有些不同寻常。

    “我,我没精神病,你胡说!”

    金周易哪里肯让人把一顶“精神病”的帽子扣在自己头上,想要撒开脚丫子逃跑。

    肖薇偷偷伸出脚……

    吧唧!这个矮壮的黑小子结结实实的摔了个狗扑屎。

    另一个高胖的天澜极道馆学员依旧失魂落魄,很显然之前被李白刁住手腕随即将整个人抛起的可怕经历给他留下了严重的心理阴影。

    “你们看,这家伙如果没有病,怎么会拔腿就跑呢?”

    李白这句话算是落井下石,相当于一闷棍砸在了金周易的后脑勺上。

    “不,不,我没有,我没有!”

    金周易语无论次,完全没有了之前的好斗,就像一个被吓坏了的小动物。

    “话都说不利索了,精神肯定不正常!”

    肖薇配合默契的神补刀。

    佩枪的警察无可奈何地说道:“统统都带去做精神鉴定吧?”

    李白拿出了手机,当着所有人的面,拨出了一个号码。

    “喂,院长,等会儿派出所送三个人过来做精神鉴定,大概是狂躁型精神分裂症,顺便通知一下家属,最好留住院部观察半个月,让王副院长重点关照一下,您安排个人对接,陈晟经验丰富,告诉他,来鉴定的是我的朋友。”

    陈晟那货跟自己不对付,再加上贪财,一定会把这三个犊子打入冷宫,多骗点提成和奖金,所谓重点关照,落到王婆婆手上还能有个好?

    一边假意关照,一边把对方往火坑里推的大魔头倒是蛮期待有人能够打破后宫和谐稳定二十多年的纪录。

    天澜极道馆的三个倒霉孩子几乎快要哭出来,神马朋友,这口气明显不对啊,你丫的这是当面打击报复吗?还有没有王法?

    终于见识到心理医生的厉害,其他天澜极道馆的学员们无不噤若寒蝉,连警察都忍不住吸了口冷气,这得多大的仇,非要往死里整,偏偏又没毛病,按照流程,他们还得全程押送。

    警察带走了三个敢于挑战心理医生的“唐吉诃德”,即使是生出些许同情的肖江南也不得不佩服他们的勇气,惹谁不好,好死不死的偏要往枪口上撞。

    剩下的天澜极道馆学员们早就没了当初的耀武扬威,集体灰溜溜的离开了永凌武道健身馆。

    对于永凌武道健身馆的肖总来说,八百块钱友情价房租结交的这位新朋友完全值回了本。

    以后其他想要上门踢馆的人恐怕得先掂量一下自己会不会碰到那个可怕的心理医生。

    大魔头会邪邪一笑:你有病,我有药,还能开你的瓢!

    把员工和学员们重新安排好,肖江南和肖薇两兄妹把自己收拾了一下,跟着李白一起去约饭局。

    还没有到下午五点,位于腾飞路上的外婆家总店就已经排起了长队。

    没能抢到位置的食客们不得不在门口领号依次就餐,尤其是约会的小情侣们,因为两人桌的数量更少,不得不需要比其他人等更长的时间。

    李白一行人坐着肖江南的宝马745,两男一女来到外婆家时,虽然订了个大桌,但是依然需要排队。

    不过三人没有等太长时间,很快有了空桌,恰好小王和专案组的老张他们相继抵达,再加上额外邀请的人,总共十个人将一张大圆桌围了个满满当当。

    参与饭局的七个公门中人里面就有亲自便衣卧底并且破获走私大案的郭文凯,当看到组织这次饭局的李白,脸上不由自主的露出了疑惑的神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