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三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剑说 > 第38节-拉拢
    等着刚点的饭菜上桌,肖江南心有余悸地说起了自己和妹妹来之前遇到同行踢馆的事情,让他的发小王选警官大吃了一惊。

    不过更让人没想到的是,组织这次饭局的李医生竟然以自己的方式,轻描淡写的替永凌武道健身馆化解了危机,而且还起到了杀鸡儆猴的作用。

    以后无论是天澜极道馆,还是其他带有武术内容的健身馆想要来踢馆闹事,恐怕都得掂量一下,自己有没有飞跃疯人院的勇气。

    听到天澜极道馆那几个刺头的下场,众人一阵哄笑,恰好点的菜开始上桌,端起饮料当场走了一圈。

    专案组的几个人公职在身不敢碰酒,肖江南和小王警官要开车,自然不能碰高压线,肖薇是姑娘家不喜欢喝酒,李白一个人喝酒又没意思,因此饭桌上只有王老吉和橙汁,别说红的白的黄的,连啤都没有。

    老张几个人对李白的神奇倒是一点儿都不觉得意外。

    白天的时候,连走私大案嫌疑人姚东胡那张死活不肯开口的闷葫芦铁嘴都被硬生生撬开,合理合法的教训几个不长眼的武馆教头根本不值一提。

    饭桌上既有新朋友,也有老朋友,随着菜盘子如流水般端上来,气氛越来越热烈。

    “李医生,咱们俩以前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郭文凯趁着众人彼此熟悉,他终于问出了盘桓于在心底的疑惑,从抵达外婆家饭馆,看到李白的那一刻起,他的目光就没有移开过。

    虽然这很不礼貌,但是李白却并不奇怪。

    催眠术并不是妖女的天赋神通“灵瞳幻境”,依然存在许多破绽,随着时间推移和人体自我的修正能力,被封入潜意识的记忆还是会有机会渐渐重新复苏,这决定于关键信息的刺激数量和频率。

    而对于郭文凯来说,他的关键信息就在于李白这个人。

    第一次意外看到桑塔纳里面的李白背影,催眠术封禁的记忆就开始出现一丝缝隙,加上个人职业习惯的多疑和擅长推理,这丝缝隙无可避免的越来越松动。

    如果没有碰到李白,郭文凯恐怕还没等想起来,就已经忘记了他的模样,毕竟记忆也会随时间而慢慢变得模糊起来。

    “没有,我可以肯定!”

    李白坚决的摇了摇头。

    在睁眼说瞎话的无耻程度上,他和青蛟妖女不相上下,一人一妖能够走到一起,决非偶然。

    物以类聚,都是没节操的玩意儿。

    “你没骗我?我确实觉得你很眼熟啊!”

    郭文凯依旧不肯放过李白,以其职业习惯,恐怕没那么容易消除掉心里的疑惑。

    “也许是我长着一张明星帅脸吧?”

    李白恬不知耻着狠狠夸着自己。

    噗哧!~旁边传来肖女侠忍俊不禁的笑声。

    大魔头摊开双手,作无可奈何地说道:“你看,我没说错吧!”

    有美女的笑声做背书,似乎证实了他的自夸。

    “……”

    有这么赤裸裸卖弄自己帅的吗?郭文凯莫名感到心塞,他有一张黑方脸,确实比不过小白脸那么容易吸引妹子的目光。

    作为老警察,多少犯罪分子都无法在郭文凯面前蒙混过关,可是遇到同样善于把控人心的心理医生李白这里,多次试探却都未能得逞。

    不过纸包不住火,只要郭文凯还在与李白接触,曾经中过的催眠术迟早会自行消散,不过在得知姚家走私大案背后还藏着能够影响到省厅高层的大老虎后,李白就多留了一个心眼,并没有听之任之,让对方慢慢将自己认出来。

    自己一个小小的天朝屁民,可经不起这种高层较量的余威波及,所以半点隐患都不能留下。

    但是郭文凯已经有所警觉,警戒心较重,催眠术也不再好使,李白没办法直接补枪,只好悄然使用一些暗示手段,巩固之前已经开始动摇的裂痕,只是效率没有一个响指那么高罢了。

    几分钟后,两人之间的话题便已经歪楼歪到喜马拉雅山外边去了。

    饭局结束后,所有人各自散伙。

    老张等专案组成员返回nan湖区公安局继续加班,点灯鏖战,争取早日将整个走私链上下,包括背后的保护伞等相关利益人员全部挖出,一网打尽,永绝后患。

    开着宝马745的肖江南看了一眼副驾驶座上的李白,说道:“省厅的郭主任似乎对你有点兴趣,现在公务员那么难考,你不想混个高起点的现成编制?”

    在饭局中,他注意到了郭文凯对李白格外关注,两人聊了很长一段时间,从一些只言片语里可以听出这个郭主任的招揽意图,这种引进特殊人才的指标名额可并不容易搞。

    虽然医生这一行当也是个不错的职业,但是如果能够进入公门,捧上铁饭碗,更何况还是省公安厅,未来的前途可不止是一个院长那么简单。

    出人意料的是,李白却毫不犹豫的直言拒绝。

    尽管肖江南的话是好意提醒,但是李白笑了笑,依然说道:“我这人头脑简单,不喜欢跟勾心斗角的人混在一起,衙门里面是非多,所以还是敬而远之的好。”

    那些被大魔头坑死的人绝对不会承认这货是真的头脑简单,如果相信的话,那就真的输了。

    “人各有志,真是可惜了!”肖江南摇了摇头,沉默片刻,忽然又说道:“你到我这里上班怎么样?一个月给你八千。”

    还没等李白开口,坐在后座上的肖薇就惊喜地叫了起来。

    “好呀好呀,李医生,你的身手这么厉害,如果坐镇永凌,就没有人敢来踢馆了。”

    很显然下午天澜极道馆踢馆失败,反而折了三员大将的幕,给她留下深刻印像。

    “有事招呼一声就行了,更何况肖总只收我八百块钱一个月的房租。”

    李白哪里听不出对方的潜台词,自己虽然拒绝了郭文凯,对方就想试着能不能把自己挖到永凌武道健身馆,这是要让他给对方当镇馆吉祥物呢!

    “李医生,如果你过来帮我,不仅同样有五险一金,每年还有涨薪和出国旅游,做满一年,我可以给你股份,无论如何也比医院强多了。”

    肖江南倒是真心想要拉拢李白,轻描淡写的压制住两个高级学员,随手一指镇敌,有这样的人物坐镇,永凌武道健身馆将会名声大噪。

    以永凌目前的接待能力,至少还能翻上三倍,足以成为湖西市首屈一指的健身馆。

    “我能做什么呢?教人打响指?专业不对口啊!”

    李白笑着直摇头,金钱易得,但是人情越欠越深,将来可不是那么容易还的。

    为何修行之人不原轻易结因果,人情难还,念头不通达,容易生出心魔,影响大道。

    明知道哥哥想要招徕李医生这位奇人异士,对方言语总是不经意的妙语如珠,肖女侠还是非常不厚道的笑场了。

    “没关系,李医生哪天做的不顺心了,想要换换环境,我这里随时虚位以待。”

    同样被委婉拒绝的肖江南并没有放弃,对方租了自己的房子,近水楼台先得月,来日方长,只要耐心,总会有机会。

    哪怕现在没有成功招入麾下,永凌武道健身馆若是再次遇到有人上门踢馆,这位李医生未必会坐视不理。

    人际关系就是这样在不经意间建立起来,如果只斤斤计较眼前那一点利益,终究很难成大器。

    虽然有借助父母的支持,肖江南独自创立永凌武道健身馆并且在这个行业里站稳脚跟,靠的不止是一身有名师传承的武技,还有自己的为人处世之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