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三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剑说 > 第39节-杨哥的下场
    回到1901的新家,房间灯亮着,书房里的DELL笔记本电脑屏幕却是黑的,李白摸了摸键盘,凉的。

    再看妖女,蛟身盘成一团,正在吐纳着妖气,点点光粒在身周环绕旋转。

    李白满意地点了点头,总算知道乖乖的修炼,而不是当一只混吃等死的妖宠。

    从外婆家打包的饭菜放在餐桌上。

    “吃饭了!”

    反正妖怪没饭点儿,没有三餐的概念,饿了就吃,更何况是青蛇化蛟的妖女,三年不吃,吃一顿顶三年都不足为奇。

    “有什么好吃的?”

    妖气骤然一敛,全数没入蛟身消失不见,青蛟敏捷地从书房里窜出来,落在客厅里的餐桌上,绕着装着好几只纸餐盒的袋子直打转。

    这妖怪自打被方便面给征服后,原以为自己吃到了人间美味的终极奥义,可是很快又被现代社会的各种食物征服。

    但凡李白往家里带回什么吃的,她总是很积极的期待着新的惊喜。

    大魔头没有让妖女失望,厚切牛舌、鹅肝、茶树鸡四五样,装满了四五只纸餐盒。

    妖女扯开袋子开始大块朵颐的时候,手机铃声响了起来,李白一看,居然是老房东杨发的,当即毫不犹豫的果断掐掉。

    以这家伙的脾气,打电话过来肯定没什么好话。

    对方却契而不舍的又打了过来,没说的,继续掐。

    连续四五次,李白终于无可奈何的接通。

    “姓李的,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杨发几乎被气疯了,但是被掐了几次后,估计也没了破口大骂的胆子,不然又是被掐断的命。

    “杨哥,你说的什么,我听不懂!”

    李白根本没理会对方气急败坏的质问,哪怕猜到对方气势汹汹的态度究竟是什么原因。

    “你搬走怎么也不打一声招呼?”

    “咦,杨哥,不是你说不付下一年的房租,就得马上搬走,不然直接扔东西,所以我只好立刻搬走了啊!”

    李白的语气里充满了无辜,对方恐怕想要赶人都找不到人。

    正巧自己刚好找到了新的出租房,这位过式去的财迷房东当即就呵呵了。

    “你走就走了,怎么能把所有东西都搬空了,煤气灶呢?燃气热水器呢?油烟机呢?你连换气扇都拆掉了,你什么意思啊!”

    杨发完全是在兴师问罪,李白一声不吭就把出租房里拆了个干干净净,他想找个不知情的租客骗一笔租金都不能得逞。

    “杨哥,你这话就不地道了,煤气灶、热水器、油烟机和换机扇可都是我自己买的,你总不能说是你的吧?”

    李白又好气又好笑,这货根本就是在耍无赖。

    而且小王警官在饭桌上告诉他,杨发打算卖房子,而且已经找到了买家,这一手临时加租简直是贪婪无耻。

    买卖不破租赁,整整一年的房租被杨发白白赚走,后面的买家只有在一年后才能真正拿到属于自己的房子。

    要不是因为自己无法接受一涨再涨的高价房租,不得不另寻找出租房,李白险些就上了这家伙的恶当。

    “什么?怎么可能是你的,你不要胡说八道,小心我扣你的押金。”

    李白突然搬走,意味着双方彻底撕破脸,杨发的无耻嘴脸终于毕露无疑。

    “刚租你房子的时候,屋里不要说灯泡,连插座面板和水龙头都没有,杨哥你倒底添置了什么东西,自己心里有数,我带走的东西都是有发票的,至于押金,你本来就不会退,懒得跟你扯皮计较,好了,我忙的很,有机会再聊!”

    李白本想着作为房东租客结识一场,算是有算,日后也好相见,却没想到这个守财奴竟然没脸没皮的颠倒黑白。

    “你说什么?你说什么?告诉你,不把东西搬回来,小心我告你,老子要找人打断你的腿……”

    既然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就直接掐,黑名单伺候。

    至于出租屋里的家电用具到底是谁买的,杨发根本不愿意去多想,认定了那些东西是属于自己的的。

    世间偏偏就有这种认为全天下都是欠自己的人。

    林子大了,什么样的鸟都有,性格决定命运,像杨发这样的无赖货色迟早会倒霉在自己这张破嘴上,李白也懒的多理。

    再次被对方掐掉通话,又拨了几次,只能听到急促的忙音,杨发虽然气得暴跳如雷,却又无可奈何,李白早已经搬到其他地方,他就算想找也找不到。

    因为有人带了个坏头,在接下来几天里,杨发的几个租户相继悄悄搬走,其中有两人甚至不依不挠的跟这个无良房东闹着要退回押金,以至于被前来签约的买家看到争执不休的双方,当场打消了购买欲望,他们是来买房子的,不是花钱来买麻烦的。

    闹事租户的口无遮拦,让买家知道了杨发竟然打着提前收租的恶心勾当,这几套房子很快在各家中介那里上了黑名单,谁都不想被这个坑货连累。

    房子卖不成,想要再租又坏了名声,正如李白所预料的那样,杨发终于自食其果,接二连三的打击让他住进了医院。

    倒是杨发的老婆不离不弃,在将这货抓得满脸桃花开后,一直都在尽心尽力的照顾他。

    -

    修炼了一夜,窗外已经大亮。

    李白缓缓睁开眼,往床边的垃圾桶松开手,一蓬细灰落入桶内的垃圾袋中。

    《摩诃钵兰经》对上中下三个丹田的联动修炼,再加上十枚灵晶,不仅让他恢复了一成的精神力,中丹田内固化为黄豆般大小的灵气颗粒表面已经布满了细微裂痕,随时都有可能崩为齑粉,重新变回灵动活泼的纯净灵气,不再受制于这个世界的天地规则。

    下丹田内弥漫的雾状真气变成了一个缓缓转动的旋涡,气旋中央时不时凝聚出一滴罡气,落入下方一小汪罡气池内。

    如果他的武道修为能够突破当前的蜕凡境,臻入归元境,下丹田内就会直接生成罡气,并不会像现在这样慢慢凝炼真气化罡,不过这也是蜕凡境巅峰的正常过程。

    修为提升少许后,寄托在心神内的混沌青莲恢复了不少生机,虽然没有像在异界时那样,灵光充盈莲瓣,但是释放出来祭炼“玄星”的灵光颗粒数量增加了许多。

    但是这件真正属于大魔头自己的本命法器依然沉寂,无法解放出来使用。

    李白归结于天地规则不同和自己的修为并没有完全恢复,估计待回到全盛状态,就可以再次使用这件神兵利器。

    但是用来砍谁呢?这是一个问题!

    总不能变成手术刀切病人的脑前额叶吧?

    毕竟心理医生能切的地方就那么些,不像专治神经病的那些医生一样可以随便到处切切切。

    客厅里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青蛟卷着一大块抹布,正在擦地板。

    煤气灶上水蒸汽袅袅,煮着小米粥和蒸着速冻肉包子,餐桌上的盘子里摆着两只煎蛋。

    李白望去,这妖女果然在老老实实的做着家务,虽然没有化形,但是依然十分利索,不仅准备好了一人一妖的早餐,还把客厅和书房全部简单打扫了一遍。

    如此乖巧的表现让李白想着是不是该兑现一些承诺作为小小的鼓励。

    比如给买个手机,再给张银行卡什么的,反正只能在家里玩,不怕出什么篓子,WIFI上网不要钱,妖女的全部破坏力仅限于这七十五平方的出租房内,顶多把有限的电话费打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