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三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剑说 > 第45节-货真价实的三昧真火
    再也坐不住的大道长赵问道突然入场,给了正在尬场ing的十八个清凉观道士一个宝贵的台阶。

    他们齐齐一揖,一个个面红耳赤的狼狈离开,原本训练有素的整齐队形多了几分凌乱。

    二道长李金丹面皮涨得通红,却依然钉在原地,恶狠狠盯着李白,自己苦心打造的声势,对方却视若无睹,反而出人意料的挥剑斩断了十八支价值不菲的桃木剑,将九宫八卦无极伏魔阵变成了一个笑话。

    李白不是妖魔,九宫八卦无极伏魔阵也只是一个带有魔术性质的仪式,前者不会吃人做恶,为祸苍生,后者自然也没有任何降妖伏魔的真正神奇。

    李金丹之所以被当场打脸,主要还是因为他在正确的时间,正确的地点,却找了一个错误的对手。

    被十八位清凉观道士围在正中央的人若是换做在场的其他任何一个人,哪怕是正在做直播的妍女神,经历了令人眼花缭乱的布阵,燃符,霹雳闪电,又是法咒,恐怕当场就被九宫八卦无极伏魔阵展现出来的声光效果和心理震憾给夺去了心智,根本不再具备任何理性的分辨能力,唯一个念头只剩下纳头便拜,大喊仙长。

    清凉观的金主大多就是这么来的,清凉观的三位道长这一手玩的很拿手。

    李大魔头身兼术武两道修为,放个符,劈个雷什么的都是小儿科,兴致来了还能祭出飞剑,关门放妖怪。

    清凉观二道长一番跳大神似的卖弄,在他面前完全成了一个笑话。

    纸老虎就是纸老虎,轻轻一戳就会破。

    “清凉观二道长李金丹,原名李金发,个体户出身,自称擅长望气、制符和布阵……”

    终于回过神来的美女主播董可妍迅速稳住阵脚,站在摄像师的镜头前,开始痛打落水狗,毫不留情的扒开李金丹的老底,让网络直播平台的妍女神直播间内又重新开始欢乐起来。

    听到董可妍揭穿自己的老底,僵持在广场上的李金丹老羞成怒却又无可奈何,气得一跺脚,掩面狼狈而去。

    可是下一刻,董可妍背后的画面又让粉丝观众们惊呼声不断。

    清凉观大道长在广场上一步留下一个黑色的脚印,远去数步后,脚印突然升起一团白烟,随即消失不见,宽大的袖袍微微抖动,身周平空现出一团团金色火焰,追逐着他的步伐。

    场外再次惊呼声此起彼伏,方才只是花架子的九宫八卦无极伏魔阵,可是现在,这个须发皆白的老道士仿佛有真道行。

    “道友已坠入魔道,身具邪法,为何还不回头是岸?”

    赵问道的语气里莫名带上了压力,他仍然在试图威吓李白,在某种意义上,清凉观的“道法”与祝由术完全大同小异,只不过目的性却截然不同,一个是敛财,一个治病。

    清凉观在研究“道法”的过程中,琢磨出了不少极具声光色的法术,尽管大多华而不实,却相当唬人,不过依然有一些法术具有杀伤力,不能随随便便使用出来,被三个道长称为禁术,从不轻易使用。

    李白没有被二道长李金丹的九宫八卦无极伏魔阵给唬住,反而轻易破阵,主掌清凉观的大道长赵问道再也坐不住,他的心里已经开始在犹豫着要不要使用这些禁术。

    毕竟清凉观只是一个捞钱的道观,并不是混黑的帮派,骗骗有钱人的浮财倒也罢了,不敢随便触碰法律的底线,可是对方咄咄逼人,要砸三位道长的饭碗,这是赵问道所无所法容忍的。

    “我即是岸,何必又回头。”

    李白根本没有在意对方打的玄机和隐隐威胁之意。

    他以不变应万变,等着对方究竟还有什么花招,尽管使将出来。

    对方如此不上路,赵问道脸色微变,咬了咬牙,厉声道:“既然不知好歹,请尝尝贫道的三味真火。”说罢双袖齐挥,一片密密麻麻的金色小火苗从袖管中涌出。

    道家的三昧真火在俗世中历来如雷贯耳,连《西游记》里面的齐天大圣孙悟空都差点儿被这种火焰炼化。

    点点金色火光随着袖袍挥出的气流迅速围住了李白,赵问道满是皱纹的脸上带着一丝狠戾,为了自己苦心经营的清凉观,他不得不豁出去,运用了禁术“三昧真火”。

    哪怕因此会给自己和清凉观惹上官司,此时此刻也顾不上太多,原本自恃依靠以往结识的那些权势金主,或许能够将这件事情压下来,但是现场外人太多,还有突如其来的特勤警察。

    老实说已经没有任何退路的赵问道心里一点儿都没有底,只能寄希望于自己的“三昧真火”能够吸引那些大人物们的关注,主动出手帮助清凉观渡过这一劫。

    噗!

    有好事者大着胆子靠近,鼓足劲喷出一口矿泉水雾,试图浇灭那些三昧真火,可是水汽笼罩了那些金色小火苗,除了微微摇晃外,根本没有任何熄灭或消散的迹象。

    有几粒火苗落在地上,转眼间烧入石板,依旧不熄。

    现场一片哗然。

    之前还在教训儿子的西都百货倪董事长赞叹道:“看见没,道家的三昧真火,岂是凡水能够熄灭的。”

    清凉观的种种神奇和仙家道法,那是三天三夜也说不完。

    “真的假的?”

    倪大公子瞪大了眼睛,一脸不可思议。

    场内平空出现一股气流,引动那些金色的三昧真火缓缓旋转起来,与李白越来越近。

    “李白,快出来!”

    董可妍吓得花容失色,冲着被点点金色火苗包围住的李白大喊。

    “哼,不到黄河心不思,年轻人,现在求饶还来得及。”

    清凉观大道长赵问道在说话间又挥出一袖三昧真火。

    “三昧真火吗?”

    李白忽然伸出手,捏住飘近身前的一粒火苗。

    “他捏住了!”

    “不可以去抓!”

    “快松手!”

    不仅仅是那些香客和cosplay玩家们大惊失色,连清凉观的道士们也同时色变。

    “蠢物!”

    对方的冒失举动让清凉观大道长不屑的冷哼了一声。

    他的三昧真火可不是唬人的把戏,而是真的三昧真火。

    哪怕落到水里依然能够继续燃烧,若是粘到人身上,将会一直烧到骨头里,扑都扑不灭。

    可以预见到,那个胆大包天的年轻人即将手指不保,甚至连整只手都有可能被烧成丑陋的黑色骷髅手。

    “原来是磷火!”

    琉璃心扫过,事无佢细再无任何秘密,带着一丝好奇心捏住这粒三昧真火的李白恍然大悟,清凉观玩的名堂还真有两下子,难怪会骗到那么多人。

    如果放到古代,这还真就是真正的三昧真火,之所以是金色的,多半掺入了金属粉末,形成气溶胶态的白磷成份,能够做到这种地步,显然是花了不少心思。

    听到李白的自言自语,等着看对方自作孽不可活的赵问道猛然瞪大了眼睛,一脸难以置信。

    他并没有如愿的听到对方自食其果的惨叫,却分明看到那只捏住三昧真火的手竟然毫发无损,金色火苗依然未熄,兀自仍然在燃烧。

    老道士哆哆嗦嗦地自言自语道:“这,这不可能!”

    三清大殿内,李金丹与何寻仙两位道长同样一副见了鬼的表情,三昧真火的厉害,他们是知道的,一旦被那些火苗粘上,就算是头牛也得烧成马蜂窝,怎么可能和橡皮泥一样在对方手上捏扁搓圆。

    “还有别的吗?再拿出来看看。”

    李白手掌一握,燃烧的金色磷火直接捏熄,只余袅袅白烟从指缝里逸散出来。

    同时双臂左右一挥,环绕身周的金色火苗齐齐光明大放,旋即就像流星样落入地面,彻底熄灭。

    老道士忘了,对方一身古装也是大袖,可以和他一样,轻而易举引动气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