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三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剑说 > 第50节-上班
    吃完妖女点的外卖,李白送走了一脸幽怨的妍女神。

    这位美女主播试图将存了五十万的银行卡藏在房间里,可是在出门的时候,又被李白当面还了回去。

    以李白当前的收入,这笔钱固然不少,但是区区五十万就想把他卖到德国去,那是决对没可能的。

    起码得五个亿才成!

    所以女神啊,想要包养魔头,还得继续努力!

    前一阵子怼完了姚家,今天又干挺了清凉观,李白觉得自己已经功德圆满,便打电话给周真人报平案。

    “怎么?总算想起我这个老头子了。”

    “院长大人,清凉观被我摆平了。”

    手机里面霎然无声。

    “喂!喂?”

    “我不是让你好好在家里待着,或者出去散散心,为什么又去招惹清凉观?”

    周大院长关心的不是清凉观被李白摆平,而是李白不听话,又去搞事情。

    他看出来这小子最近是命犯太岁,每次都会惹出一连串的麻烦。

    一直忙着医院工作的周院长并不知道自己担心的清凉观不仅仅是被摆平那么简单,甚至是被挖地三尺,这得多深仇大恨啊?

    “我没有主动招惹清凉观,反而是清凉观主动招惹我,总不能一直当缩头乌龟让人家随便踩吧,我个人无所谓,医院还要脸面啊!”

    李白直接叫起了撞天屈,自己可是好人来着,谁能想到都能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

    “这都是你小子自己惹出来的祸,关医院什么事?”

    周大院长表示,第七人民医院不背这个锅。

    如果每个员工出了乱子都得他出面兜着,近四百个员工每年捅一次篓子,那就是三百六十五天,天天麻烦事不断,而且还全年无休,这院长就没法儿当了,日子还过不过了。

    “院长,我也是为了医院好,像董家小女儿的病,本来就是我们的病人,差点让清凉观给夺走,他们要是能够治好倒也算了,可是您不知道清凉观干的是什么玩意儿,拿乙醚忽悠人,用骗术和魔术装神弄鬼,简直就是谋财害命,作为医者,怎么能任由这些神棍乱来。”

    李白有理有据有节的一心一意证明自己惹辣么多麻烦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第七人民医院,他是一个忠心耿耿,勤勤恳恳的好员工。

    “哼!为了医院?前几天还把三个没病的人强送到医院,天天在住院部嚷嚷着要出去,你这就是为了医院?”

    周大院长火眼金睛,一眼就看出了这小子借机打击报复的小伎量,居然还好意思说的那么冠冕堂皇。

    “这也是为了医院搞创收,俗话说无功不受禄,这几天白领工资,心中不安。”

    李白舌灿莲花,口口声声把坑了三个倒霉鬼的事儿说成是为了医院的利益,当场就把周院长给气乐了,这货还能更坑一点吗?

    天澜极道馆的三个倒霉孩子自打进了后宫,就彻底落入了王婆婆的魔掌,想要逃出去是没可能的,光是那些病人这一关就过不去,有几个偏执狂连上厕所都盯着他们,稍有异动,暴力犯就会发病,只好天天躲在病房里吃安慰剂。

    所谓安慰剂就是用葡萄糖和淀粉制成的片剂,属于合法的专业忽悠药物。

    看到了吧,这是心理医生用来合法骗人的,什么病都治不了,还不便宜。

    如果大剂量服用,还是可以治饿病的,药用价值等同于馒头米饭,超量服用的副作用是会撑死人。

    这些都不算什么,关键是每天收取的床位费,伙食费,取着不明觉厉名字的安慰剂药物费用和时不时的检查费用,那才叫作坑了。

    如果有病倒还罢了,有病就治病,偏偏实际上没病,还得一本正经的当回事,这坑简直就是天坑。

    更为要命的是,他们的家属经过主治医生陈晟的忽悠后,竟然全部当真,死活不听那三人的解释。

    尽管一个个武功高强,但是在住院部里根本没卵用,不信的随便炸个刺试试,王婆婆主动教你好好做人,许多设施的软硬件甚至比重狱的死囚牢还要好。

    医生在这方面是绝对不会错的,大不了填个什么抑郁症或急性分裂症什么的复查诊断报告,哪怕事后打官司,法官都只会站在医生这一边。

    所以李白说自己在帮助医院搞创收是绝对没毛病的,各种霸道冷酷医生不解释。

    “行了行了,明天你就来上班吧,继续为医院做贡献!”

    周院长终于意识到如果继续把这小子放到外面浪,指不定会捅出连他也无法预料的篓子,所以宁可放回自己的眼皮子底下每天盯着,起码不至于措手不及。

    尽管一次又一次如同神助般逢凶化吉,可是谁也不敢保证将来次次都会像现在这样。

    “好嘞!谢谢院长!”

    目标达成,李白乐呵呵的挂断电话。

    放下手机后,周院长楞了好一会儿,突然一拍脑袋,中计矣!

    恐怕这小子原本就是打算回到医院继续上班。

    至于理由,毋庸置疑,必然是精神科的那个主治医师指标。

    真是好狡猾的小混蛋,如此一来,还不用欠他这个院长的人情。

    这也是看重李白这员难得的虎将,若是换成其他人敢这么对院长大人说话的,恐怕早就打发回家啃老米饭去了。

    晚饭过后,李白坐在床上,从储物纳戒中拿出一大把灵晶,准备一鼓作气,彻底炼化中丹田内那颗已经布满裂纹的固化灵气颗粒。

    正准备催动《摩诃钵兰经》,李白突然停了下来,拿起手机拔出了一个号码。

    “喂!爸,饭吃过了吗?我也吃了,和董可妍见过面了,没戏!您也别惦记了,人嘛长的还行,脾气也好,就是老想移民德国,这肯定不成,我就知道您也这么想,一切随缘,我还年轻呢,着什么急啊,说不定哪天就有了,一定带过来给您看,我知道您忙的很,出任务的时候悠着点儿,别老冲在前面,该用重武器就用重武器,那么多库存,等着放过期也是浪费,好了好了,不打扰您去扫荡了。”

    挂完电话,李白摇了摇头,他早已经习惯了这么一个喜欢冲锋陷阵的老爹。

    大西北的偏远小县城紧挨着广阔的自然保护区,每年都会有不少贪婪的偷猎者进入保护区肆意杀害珍稀的保护动物,仅仅只是为了外界价格昂贵的皮毛骨头和爪牙。

    尽管业务精熟,却因为一副暴脾气而不得上级欢心,被发配到大西北的老爹李卫非常出乎所有人意料的如鱼得水,当地公安局负责的辖区并不仅仅限于县城,还有自然保护区,因此每年的偷猎季便成为了他的狂欢盛典。

    与大城市警察日常面对的小偷小摸等罪犯完全不同,当地公安部门需要面对的却是装备精良,经验丰富的偷猎者,毒贩和不明身份的武装分子,这些亡命徒都有一个共同的特征,一言不合就拔枪开干,警匪双方都是把自己的脑袋提溜在各自裤腰带上挣命。

    小县城公安局的武器火力配置要比沿海城市高上一级,必要时还需要向军队申请支援,即便如此,警察的伤亡情况一直居高不下,以至于需要不断从外地调派警员过来填补人手空缺。

    携带着一批重武器履职上任的南方爷们儿李卫在短时间内征服了这座小县城,毫不留情的重拳连击,枪炮声在城内和城外响了一个星期,将经年积累的案件一扫而空,警员伤亡率也得到了控制,使整个县城风气为之一清。

    稳定住县城大本营后,这位老爹便将目光投入了自然保护区,与偷猎季共生的扫荡季应运而生,每年死在李卫手上的倒霉鬼,起码有四五十人,杀神之名在当地已经是如雷灌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