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三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剑说 > 第53节-比试项目
    眼睁睁看着即将到手的主治医师职称就这样平空生出了变数,在小姑孟知君被手下的反骨仔气走后,陈晟再也没有办法继续留在会议室里,很快追了出去,出门时还狠狠瞪视了李白一眼。

    孟知君与陈晟两人一走,李白却是长出了一口气,转身望向知道自己闯下大祸,满脸忐忑不安的小护士苏眉,笑了笑安慰道:“苏护士,谢谢你替我仗义执言,你也别担心,孟知君不会拿你怎么样。”

    为了精神科唯一的主治医师职称指标名额,小护士苏眉无可避免的被牵扯进李白和陈晟的竞争中。

    作为当事人,李白不仅仅是欠苏眉一个天大的人情,同样还要担负起在结果见分晓前,对这个小护士的保护职责,总不能让对方白白替自己冲锋陷阵,与权柄在握的孟主任怼上。

    “不用谢,我最看不惯他们搞暗箱操作。”

    苏眉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

    “李医生,苏眉这次为了你,可是得罪了孟主任,你可不要辜负了她。”

    “是呀是呀,是不是要请苏护士吃饭,以表示感谢呢?”

    几个唯恐天下不乱的小护士跟着起哄,苏眉的脸更红了。

    “嗯嗯,请吃饭是必须的,晚上一起!”

    李白会给妖女点外卖,新家附近好吃又便宜的外卖店有不少,吃上一年都吃不完,只是会苦了外卖小哥,不过短暂失忆总比被妖怪吃掉要好。

    “要,要!”

    精神科的护士们集体欢呼起来。

    李白看向其他医生,继续说道:“择日不如撞日,大家一起?”

    饭局惠而不费,其他医生欣然加入,孟知君气急败坏的表现和陈晟的平庸表现让曾给后者投票的人极为失望,没想到竟是扶不起的阿斗。

    在某种程度上,李白的大气在不经意又给自己拉了一波人气,如果孟主任再搞一次投票,恐怕就不是与陈晟持票相平的局面。

    第二天,精神科的两位年轻医生争夺主治医师职称名额的事情还是闹到了医院高层,没有任何意料之外,科室主任孟知君狠狠告了李大魔头的刁状。

    周大院长也很是头痛,自己果然没有担心错,李白这小子刚回来又闹出这么一波乱子,让精神科上下级关系紧张,内部团结荡然无存。

    经过调查和讨论,医院领导们还是决定尊重精神科的大多数医生和护士的想法,内部矛盾内部解决,由李白和陈晟两人做一次比试,胜者拥有主治医师的职称资格,输的人也不允许在背后有任何怨言,若是再影响到科室团结,一律严惩不贷。

    陈晟医生摩拳擦掌,准备以自己丰富的临床经验击败这个胆敢挑衅小姑的狂妄硕士生,让对方知道学历并不代表着什么。

    当然这只是表面上的信心十足,实际上陈晟十分忌惮李白的催眠术,一个响指就能放倒个大活人,这可是众目睽睽之下曾经发生过的事情,如果双方一对一较量催眠术,他必输无疑。

    虽然恼怒陈晟是个扶不起的阿斗,但是与他已经绑到一根线上的科室主任孟知君却不允许这种情况发生,她暗中找到某位领导活动一二后,医院高层很快将比试规则宣布下来。

    最近第七人民医院专家门诊接诊了一位来自沪江市的多动症小患者。

    这位年龄只有12岁的小患者在沪江市已经小有名气,不仅多动,而且还熊,连续伤了数位沪江专家后,被沪江市的同行封杀拒诊,医者虽然父母心,但是专家们一把老骨头也经不起这样的折腾。

    关到住院部长期治疗吧,又没有严重到那种程度,把一个孩子和一群疯子关在一起,也于心不忍。

    实在没办法,只好转战钱江省的省会湖西市,第七人民医院又是这方面的专业医院,就接了这只烫手的山芋。

    谁能治好这位多动症熊孩子,谁就能拿到主治医师的资格,虽然这个比试极具挑战性,甚至不是普通精神科门诊医生能够解决的高难度任务,但是足以衡量出陈晟与李白两人的水平。

    更何况病人来自于外地,与院方任何人都不熟,最为中立,孰高孰下,病情是否好转说了算,不存在弄虚作假的可能,因此连裁判都不需要,比试的结果足以让任何人都服气。

    借助于小姑孟主任的权力,陈晟耍了个心机,抢先给那个沪江小患者诊治。

    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如果他能够治好对方,就没李白什么事了。

    可是陈晟低估了这次诊疗任务的难度,他兴冲冲的带着一些便携诊疗设备前往小患者与其母亲所住的五星级宾馆。

    两天后,当李白再次看到陈晟的时候,他险些快要认不出这货,顶着一对紫青色的熊猫眼,上下眼皮肿的只剩下一条缝,头发被剃了个精光,还能看到几条纵横交错的血痕,整个左手吊在脖子上,被石膏和纱布裹了个严严实实,正在向自己的小姑孟主任哭诉。

    李大魔头不禁吓了一跳,陈晟这几天究竟经历了什么,竟然会这副凄惨模样。

    两人一看到李白,立刻闭口不言。

    孟知君不动声色地说道:“李白,你来的正好,邱瑜小朋友交给你来接手,第七人民医院的名望就看你了。”无形中又给李白增加了一层压力。

    她也没说那个名字叫作邱瑜的小患者情况如何,只是轻描淡写的把陈晟负责的接诊任务交给了李白。

    陈晟的狼狈模样很容易让人联想到与那个小患者有关,既然对方不肯说明自己出师不利的缘由,李白同样装傻充楞地说道:“好吧,接下来就交给我。”

    看着李白离去的背影,陈晟恨恨地说道:“该让这个小子去踩这颗地雷,总不能让我一个人倒霉。”

    他恨不得这个跟自己竞争主治医师职称的家伙和自己一样栽个大大的跟头,甚至更惨,最好让那张帅脸破相,免得那些小护士成天就跟发了春似的。

    “你少说两句,不要让人听到了。”

    孟知君更加谨慎一些,喝斥了莽撞的侄子,以免祸从口出。

    “嘿嘿!”

    陈晟却不以意,狠狠盯着李白离去的方向,发出一阵怪笑。

    当李白看到那个多动症儿童的时候,他却是在派出所里。

    “谢谢小王警官,这次真是麻烦你了,这个死孩子不学好,竟然学人家偷东西,等回去我一定好好收拾他。”

    多动症儿童的母亲严菁对李白相熟的小王警官连声道谢,同时死死扯住自己的这个熊儿子。

    宾馆里她一个没留神,让儿子溜出了房间,居然还偷偷打开了相邻客房的门,结果却被酒店保安通过走廊里的监控摄像头逮了个正着,直接报警。

    李白给严菁打电话的时候,母子二人已经在派出所里,正在走程序。

    好在李白通过小王警官给派出所打了声招呼,这才没有真正立案留档,不然以后户藉科的片警一查档,这孩子一辈子都得背着偷窃的前科记录。

    “没什么大事,现在孩子还小,不懂事,带回去多教育,长大了再这样,可是要毁一辈子的,让李医生好好看看,他的医术还是相当不错的。”

    小王警官很给力,一个电话就叫到了,一边回应着熊孩子母亲的感谢,一边给李白加分点赞。

    “李医生,我真是没办法了,要是有什么对不住,您多担待一点,这孩子实在是不像话。”

    说起自己的儿子,严菁是满满的眼泪,成天调皮捣蛋,稍不留神就会惹是生非,搞出不知多少的破坏。

    家里曾经连换了四十多个保姆,男的,女的,年轻的,有经验的,全给跪了,最长的只待了一个月,孩子的爸爸忙着生意打拼,根本顾不上家里,她只好辞了工作在家一心带孩子,然而糟心的是,即便打也打了,骂了骂了,依然管不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