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三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剑说 > 第54节-熊孩子的治疗方案
    严菁和儿子住的是五星级宾馆望山楼大酒店的豪华套房,每晚房价近五千元,能够住在这里的人基本上非富即贵。

    可以想像的到,多动症熊孩子偷偷打开的另一间豪华套房里住的是什么人,如果导致双方结怨,远在沪江市的邱瑜父亲恐怕也鞭长莫及。

    事情发生后,差点把严菁给吓得不轻,好在第七人民医院的心理医生李白替她解了围,心里一块大石头总落算了地。

    不过自己儿子的破坏力实在是惊人,前几位给自己儿子看病的医生不是受到巨大惊吓,就是受伤,让严菁对李白既报以期望,又心怀愧疚。

    可是没有办法,孩子是自己和丈夫邱昊洋心头肉,但凡还有一线希望,就不敢轻易放弃,哪怕沪江的专科医生束手无策,严菁也只能一个省一个省的找专家问诊。

    国内不行,就去国外,总不能让儿子邱瑜的情况变得越来越严重。

    “这里是邱瑜的病历资料,有沪江市一,市二,东方,还有精神卫生专科医院,您先慢慢看。”

    望山楼大酒店的三室一厅套房里,严菁亲自为李白泡了一杯蓝山咖啡,然后捧来了一大叠医疗记录,里面有沪江市几家医院的诊断报告。

    熊孩子在房间里到处乱窜,嗷嗷叫着一会儿冲进卧室,在床上翻斤斗,一会儿又蹦进客厅里,不断去拍那些开关,发出各种各样的噪声,从派出所回来后,一分钟都没有停过。

    从沪江跟过来的小保姆在套房里疲于奔命的跟着邱瑜,生怕他弄伤自己,看上去心力交瘁的样子恐怕也做不了多久了,这个熊孩子几乎快成为了邱家每一任保姆今生今世难以忘记的噩梦。

    “嗯,我先看看。”

    李白拿起一本病历本随手翻开,里面的内容却让他一怔。

    首先入目的不是医生的笔迹和诊断单,而是乱七八糟的鬼画符,有小鸡,有乌龟,有奥特曼,还有一些无法辨认的颜色和涂抹,有些病历本隐隐散发现骚臭异味,明显是被加过了料。

    这些不同寻常的内容甚至比医生留下的诊断文字还要直观的表现出那位多动症小患者的情况。

    真是够调皮的,李白忍不住笑了笑。

    多动症又被称为注意缺陷多动障碍(ADHD),是儿童期常见的一类心理障碍,表现为注意力不集中和注意时间短暂、活动过度和冲动,常伴有学习困难、品行障碍和适应不良。

    “真是对不起,我实在是管不住这个孩子。”

    严菁一脸尴尬,儿子的多动症根本防不胜防,稍有疏忽,这些病历资料便遭了殃,如今从沪江市带过来的,只有实际上的八成,另外两成因为不同的原因而散失损毁了。

    “没关系,我们一步步来!”

    李白从容的翻着每一本病历资料,从中获取病情线索,尽管大同小异,他却不打算错过任何一个可能的细节。

    房间里的噪声不知何时安静了下来,正在翻看资料的李白突然抬手,恰好一抹银光倏忽而至,被捉了个正着,随手放在桌上。

    严菁吓了一跳,她看清楚李白手上捉到的那个东西竟然是一张光盘,再去看自己的熊孩子,手里捏着不知从哪儿搞来的两根粗皮筋,正躲在卧室门口鬼鬼祟祟。

    显然飞向李白的那张光盘又是这个熊孩子的恶作剧。

    当妈的又给气到了,严菁声色俱厉地喝道:“邱瑜,你在干什么,手里是什么东西,拿出来。”

    那张光盘要是飞到人的脸上,保不齐又是一道红印,如果是姑娘家,恐怕当场就得破相。

    门框边上的熊孩子一缩脑袋,带着嘻嘻笑声溜进了房间里,在最初的打量过后,显然把李白当成了以往那些炮制过的对象。

    这位多动症小患者有很明显的品行障碍,有持久性反社会型行为、攻击性行为和对立违抗行为,也就是说,只要在他面前摆一个核开关,就敢毫不犹豫的毁灭全人类。

    “没关系!”

    李白头也没抬,琉璃心笼罩三尺距离,区区光盘根本构不成任何威胁。

    熊孩子的精力和破坏力是无穷无尽的,刚刚安静了不到一分钟,卧室里传出撕纸声,片刻之后,一架纸飞机飞向李白,然而还没靠近沙发,突然一头栽到地毯上。

    邱瑜不信邪的掷出一架又一架纸飞机,仿佛沙发附近有一道无形的界限,几十架纸飞机在地毯上铺得满满当当,却始终无法靠近沙发半步。

    短短不到半个小时,熊孩子邱瑜就偷袭了李白六次,两次被老妈严菁追到揍得哇哇大哭,可是一转眼,又不依不挠的在房间里撒野,搞破坏,甚至在客厅角落里撒尿,房间里一片凌乱。

    年轻真好,精力无穷无尽。

    翻完全部资料后,李白打了个响指,尖叫着向他发起冲锋的熊孩子一头栽倒在地。

    又是一个勇敢的小唐吉诃德,但是结果不会有任何改变。

    “啊!小瑜!你怎么了?”

    儿子扑在地上不再动弹,吓了严菁一大跳。

    她无法理解,为什么李白打了个响指以后,自己的儿子就会扑倒在地。

    “没事,催眠术而已,只是让他安静一会儿。”

    李白开始整理手上的病历资料,他已经将全部记了下来。

    看了看趴在地毯上的儿子,又看了看李白,严菁半信半疑地问道:“李医生,我儿子能治好吗?”

    李白给予肯定地说道:“不是什么太大的问题,完全可以治好。”

    他已经想好了一整套治疗方案。

    事实上陈晟和那些专家也有能力解决这个熊孩子的病症,只不过他们在诊断过程中,不断被干扰和攻击,根本没有办法静下心来深究病因。

    “李医生,是真的吗?”

    邱瑜的母亲严菁眼中浮起了泪光,双手捂着嘴,声音带上了哭腔。

    袖口露出的小臂上,有割伤,有刺伤,有烫伤,大大小小的伤疤却让人触目惊心,这个熊孩子不仅祸害其他人,同样也让自己的母亲身体与心灵伤痕累累。

    “立竿见影,我保证!”

    李白拿出一张白纸,刷刷刷的写下一份静心宁神的中药清单,心理学脱胎于哲学与西方医学,但是与传统中医又有着千丝万缕的关联。

    考虑到邱瑜的年龄,他放弃了效果直接但是副作用不小的西药,改用中药成方。

    “谢谢你,谢谢你,李医生!”

    得到李白的再三保证后,严菁泣不成声。

    “把他抱到床上,我要使用祝由术,如果不知道什么是祝由术,你可以用手机或电脑百度一下,不用怀疑,是正宗的传统中医。”

    李白说出了自己的进一步治疗计划,前面是中药成方药单,后面是中医术,如此一来可信度会很高,至少不用担心被当成神棍骗子。

    第七人民医院这块金字招牌比清凉观的含金量要高多了。

    “好,好的。”

    严菁抹着泪,连忙将儿子邱瑜从地毯上抱了起来,这个小魔王此时此刻正呼呼睡得正香,如同李医生所言,只是睡着了。

    用手机搜出祝由术的小保姆目瞪口呆的抬起头,一副见了鬼似的表情看着李白。

    要跳大神吗?

    现在医生也会玩这种东西了?

    “你们在门口等候,不要发出声音。”

    待严菁把儿子轻轻放上床后,李白将两人请出了房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