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三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剑说 > 第55节-治疗过程
    在李白的响指过后,中招瞬间催眠术的熊孩子当场扑街,虽然从表面看像是睡着了,其实精神意识依然保持着清醒,但是身体和意识已经处于半脱离状态。

    这种特殊情况类似于植物人,明明可以听到,感觉到,闻到,却睁不开眼睛,也没办法张口说话,甚至连手指头都动弹不得,对于多动症患者来说,不啻于是天敌,犹如身坠地狱十九层。

    可以想像的到,熊孩子心里是满满的悲催。

    妈妈咪,这医是妖怪,他要吃了我!

    啪!

    可怕的响指声再次传入耳中,邱瑜可以准确计算出自己的心理阴影面积,不过他很快发现自己的眼睛已经可以动了,小心翼翼的睁开眼睛,却看到那个化成人形的妖怪医生正笑咪咪的看着自己。

    “小朋友,别紧张,我要开始了,一点儿都不痛!”

    房门是紧闭的,妈妈和保姆姐姐是不在的,整个房间里就只有自己和这个妖怪医生。

    邱瑜想要张口喊妈妈,却连蚊子哼哼那么大的声音都发不出来,一想到自己的那些行为被报复回来,他的内心是崩溃的。

    熊孩子不是傻孩子,傻孩子也玩不出那么多花样。

    精神病人有时候往往会很聪明,因为智力超常有时候也是精神病的一种,像邱瑜这样的孩子,谁都不知道他究竟是怎么打开配有电子锁的宾馆客房大门。

    在亲眼看过这个多动症小魔星后,李白倒是挺佩服咬着牙强撑了三天的陈晟。

    小孩子杀人不犯法,精神病杀人不犯法,熊孩子更是二合一的究级存在,在心理学领域向来是极具挑战性的高难度Case,挑战者往往需要莫大的勇气。

    可以理解,为什么沪江市的同行会把这个熊孩子拒之门外,不得不转战钱江省求诊,那是因为有性命之忧啊!

    李白从袖子里把一条青蛟撸了下来,邱瑜的眼睛一下子瞪的老大,身体不由自主的哆嗦起来,几近吓尿,却又尿不出来。

    蛇,青蛇!

    一定是条妖蛇!

    并不是所有人都能认出清瑶妖女的真身是蛟,而不是蛇,恐怕只有当她重新化龙后,才不会被人继续误会。

    熊孩子想要崩溃着晕过去,可偏偏意识清醒的很。

    青蛟落在熊孩子的胸口,嘻嘻笑着口吐人言:“公子,就是这个孩子吗?”

    吓唬小孩子对她来说,完全是小菜一碟。

    还没开始呢,小家伙就已经翻起了白眼。

    这怎么能行?

    碎金色双瞳释放出危险的光芒,熊孩子邱瑜毫无征兆的一震,眼睛不由自主的与青蛟对视,心神毫无反抗的被牢牢吸引住,紧接着一阵天旋地转,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嗯,不要留下什么后遗症。”

    李白点了点头,他在赶到派出所时,回了一趟家,把这个妖女带了出来。

    清瑶妖女直入心灵的瞳术更适合对付熊孩子的多动症,而且效果能够立竿见影。

    别人或许同样可以根治这个熊孩子的病症,但是绝对不会像李白与清瑶妖女那样干脆利落,耗费时间漫长,至少短则一年,长则三年,可是精神科的主治医师职称名额却没可能等那么长的时间。

    恐怕在李白傻乎乎的按部就班治疗过程中,这个名额就已经被孟主任和陈晟给运作走了,届时赢了比试又有何用,一个萝卜一个坑,这次错过,下一次还不知道又要等到什么时候。

    陈晟用了三天时间证明了事不可为,于是干脆利落的承认失败,何尝不也是打着让李白身陷泥潭,自己趁机声东击西的主意。

    有个成语名叫火中取栗,世人都知道这是冒险的同义词,却不知道它还是一则寓言,猴子忽悠猫去偷火中的栗子,结果猫爪被烧伤,好不容易取出来的栗子却被猴子给偷走。

    与李白争夺主治医师名额的陈晟此时正是把自己当成那只狡猾的猴子,却把李白当成那只蠢猫。

    李白自然不可能傻乎乎的就这样陷入任人摆弄的被动,快刀斩乱麻的将这些阴谋诡计扫荡一空,陈晟和孟主任注定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熊孩子邱瑜重新恢复意识的时候,发现自己站在一片茂密的森林里。

    每一棵树都如同摩天大楼那么高,伸展开来的树冠遮天蔽日,他还没弄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大地微微颤动,随即仿佛地震一般猛烈震荡,将邱瑜震得一屁股坐倒在地。

    突然间,一头体形庞大到不可思议的巨兽撞开无数参天巨树,在仿佛爆炸一般的树木折断声间中,轰然倒在了邱瑜前方,无数巨大的木块和树叶从他头顶上飞过。

    气流狂卷,大地震荡,如同世界末日。

    熊孩子敢保证自己从未见过如此体形如此庞大的巨兽,那是一头浑身赤红的巨熊,身上火焰缭绕,迅速点燃了被撞倒的树木,热浪烤得他仿佛每呼吸一口,都是一团火吸入肺中。

    紧接着一头体形与赤红巨熊不相上下的,白毛黑纹巨虎带着震耳欲聋的咆哮声闯入邱瑜的视线,刺骨寒风中裹挟着漫天飞雪,两头巨兽彼此厮杀,兽血飞溅,遮天蔽日的巨树倒下后,露出了无尽的血红天空和一轮诡异的金色弯月。

    在天空中,无数飞禽在彼此追逐厮杀,放眼远方,许许多多与赤熊白虎一样的狰狞巨兽杀伤一团,万兽争杀的战场甚至比电影游戏还要真实,吓得邱瑜趴在地上瑟瑟发抖,在巨兽面前,他甚至比蝼蚁还要微不足道。

    死亡在蔓延,四处尸积如山,血流成河,甚至连邱瑜的藏身之地都变成了刺鼻的血腥沼泽,附近更是汇聚出了一片血湖,他想要离开,然而刚迈动一步,却突然陷入了脚下的血沼。

    不甘心的叫喊着,想要挣扎,却依旧越陷越沉,粘稠刺鼻的血浆很快淹没邱瑜的头顶,直到天地恢复一片死寂。

    眼前的画面一变,邱瑜趴在砂石遍地的荒漠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身上的衣服已经被汗水打湿,远处传来苍凉的号角声,大地又开始剧烈震颤。

    他惊恐的抬起头,发现自己正在两支对阵的古代军队中间,旌旗猎猎,兵刃寒光如林,扑天盖地的骑兵卷着漫天沙尘从两个方向猛扑了过来,弓弦激烈震颤,箭幕如云,紧接着两军如同潮水般狠狠撞在一起,生命中最后的嘶吼,最后的哀嚎,最后的呻吟和最后的力量在一瞬间爆发出来。

    眼前又是一黑……一世世的轮回。

    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够有这样的体验。

    任由午后的阳光穿过碧绿的玻璃落在自己身上,李白站在落地幕墙边静静的眺望着远处春意盎然的园林。

    不远处的大床上,仰面朝天的熊孩子邱瑜双目紧闭,紧紧握着拳头,身体不断微微震颤,青蛟的身影早已经不在,释放完天赋神通“灵瞳幻境”后,她又回到了李白的手腕上。

    小保姆忙着收拾房间,熊孩子的母亲严菁站在紧闭的卧室门外,手指交叉在一起,忐忑不安,脸上写满了担心。

    叮咚!

    套房门铃响了起来,小保姆连忙打开门。

    “邱老板!”

    小保姆意外的惊呼出声。

    “阿菁,小瑜怎么样了。”

    一个男子满脸焦急的闯了进来。

    严菁转过目光望去,露出了惊喜,随即压低了声音道:“昊洋,小声点,李医生在给小瑜治病。”

    当得知自己的妻子和儿子进了派出所后,邱昊洋带着自己的助理放下工作,急急忙忙往湖西市赶来。

    高铁加上出租车,从沪江市到湖西市只用了三个小时。

    就在这时,一直紧闭的卧室门忽然打开,李白看到了熊孩子的父亲邱昊洋,向他点了点头,又对严菁说道:“准备一些饮料,最好是运动饮料,还有洗澡水和干净衣服,嗯,顺便把床单床垫都换一下。”

    “李医生,小瑜怎么样了?”

    熊孩子的父母邱昊洋和严菁异口同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