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三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剑说 > 第64节-自作孽
    在周大院长的背后,小护士苏眉冲着李白笑眯眯的打了个V字胜利手势。

    李白医生不得不承认,老实人玩起坏心眼,还真是令人防不胜防。

    谁能想到,孟主任带着陈晟打上门的时候,苏眉居然不声不响的把周真人给找了过来,估计已经在门口看了半天好戏,这闷亏吃的真不冤。

    因为孟主任强行偏向自己的侄子陈晟想要霸占唯一的主治医师名额,吃相实在太难看,整个精神科实际上已经离心离德,即使苏眉没有去找来领导,其他人也一样会去。

    前两天李白请科室的同事们吃饭,虽然仅仅是一顿饭,却让整个科室都站在了他这一边。

    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可惜孟主任仗着自己的官威,心里却没点儿逼数,毫无所觉的被带到沟里。

    “周,周院长!您怎么来了。”

    孟知君结结巴巴,脸色越来越难看,她不知道这位大佬在自己身后究竟听到了多少。

    “李白,你玩阴的!”

    陈晟似乎回过神来,气急败坏的咬牙切齿。

    他意识到不仅仅是自己要糟糕,连小姑也要跟着一起倒霉。

    “呵呵,谁做过什么见不得光的事情,自己心里明白。”

    李白不屑一顾的耸了耸肩膀,对付这种战五渣胜之不武。

    至于方才还嚣张跋扈的孟主任,被第七人民医院的最高领导逮了个现行,接下来想要煽风点火打小报告肯定是不行了,正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还犹未可知。

    天塌下来,由高个子顶着。

    出了事儿,自然也该现管的来背锅。

    李白知道,孟主任这一次算是自己把自己套住了,恐怕在劫难逃。

    “周院长,你听我解释……”

    孟知君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心里掂着词想要扭转局面,可是周大院长一摆手,根本不给她这个机会。

    “你现在什么都不要说,我也不想听,放下手上所有工作,到我的办公室去等我。”

    别看周院长平时笑眯眯的,很好说话,可是一旦把院长的架子端起来,立刻官威十足。

    面对院长大人毋庸置疑的态度,孟知君就像一下子抽空了精气神,颓然走然门外。

    “周院长,我,我……”

    “出去!”

    陈晟想要说些什么,却也是碰了个没趣,院长大人根本没兴趣理会他。

    孟主任和她的侄子陈晟就像斗败了公鸡一样,垂头丧气的先后离开了门诊室。

    李白向着周院长身后的小护士挤了挤眼睛,原以为自己会罩住她,却没想到这个小丫头竟然不声不响的自己就把孟主任给一脚踹到了沟里。

    “谢谢你苏眉,晚上我请你吃饭!”

    “嘻嘻!应该的。”

    小护士眉开眼笑,仿佛自己做了一件了不起的事情。

    “李白,我说你这是怎么回事?又弄出事情来?”

    周大院长一脸恨铁不成钢,这才过了几天,居然又跟科室主任闹翻了,这颗人形不定时炸弹还真是让人猝不及防。

    “院长,这不怪李医生,是孟主任她……”

    苏眉急了,想替李白解释,却被周院长打断了话。

    “等等,让李白自己说。”

    周院长摇着头,指了指李白,让他自己坦白从宽。

    “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为了一个主治医师的指标,就是有人吃相太难看了点。”

    李白也没打算细说前因后果,只是一语道破天机。

    周院长当第七人民医院的院长也不是一天两天,自然能够看破其中的玄机。

    至于孟主任那些目无领导上级的话根本算不上什么事,可大可小,完全由医院领导们说了算。

    “你手里是什么,让我看看!”

    一时半会儿拿李白没招,周院长无所发泄自己的郁闷,把目光放在了李白手上那两份诊疗报告上。

    因为孟主任气急败坏的离去,李白自然也没把沪江市多动症小患者的诊疗报告给她,横竖这个科室主任位置已经不稳了,给和不给已经没什么区别,更何况对方也没兴趣看,就不必自己给自己没事找事。

    周院长并不是行政出身,还顶着一个专家的身份,自然能够看懂手中的报告,翻了两页,再看向李白,惊讶地说道:“你什么时候学的祝由术,学校有开过这个课吗?”

    作为医学界的资深老前辈,他可不会像那些外行人一样把祝由术当成封建迷信。

    “自己业余研究出来的,恰好可以对症。”

    李白可不会说这个“业余”其实是跑到另一个世界,学了一堆打打杀杀的本事,还带了一堆死的活的土特产回来。

    “好好干,这个月的奖金可不少。”

    周大院长什么也没有多说,捏着诊疗报告径直转身离开。

    小护士苏眉一脸茫然,院长怎么不给一个准话儿呢?

    到底给不给李医生做主啊!

    看到苏眉还在楞楞的看着空荡荡的门口,依然没有回过神来,李白笑着说道:“好啦,别看啦,这事儿稳了。”

    “稳了?到底什么稳了?院长帮你教训孟主任,还是决定把主治医师的名额给你了,他什么都没有说啊!”

    周院长什么话都没留下,让苏眉急得直跺脚,

    “放心,都有!”

    李白笑了起来,苏眉果然还是那个没有心机的白衣天使,没有看出周院长和他的默契。

    有些事情是不需要说出来的,更何况不止是这两件事,这个月的奖金更是稳了,院长大人要发大红包啊!

    事实上在李白回到医院之前,熊孩子邱瑜的父母就已经把感谢电话打到了医院里,还转帐了一大笔诊疗费,说是还要送一面锦旗。

    一员得力干将与一个私心甚重的科室主任,孰轻孰重,对于周院长来说,这是一个很容易作出决定的选择题。

    李白干脆利落地治愈熊孩子的多动症,让孟知君和陈晟的小动作注定将成为无用功,如今对方更是主动作死直接撞到院长大人的枪口上,自作孽不可活,连小护士苏眉都不会同情他们。

    还没到下班的点儿,就有消息传到了精神科,虽然还没有正式成文下发,但基本上已经是八jiǔ不离十。

    科室主任孟知君调到内务科,担任副主任,负责基本行政工作,精神科医生陈晟因为引发医患纠纷,转到心理咨询科任职,精神科的主治医师名额更是连想都不要想了。

    虽然没有被开掉,但是明眼人都知道两个人未来前途无望,除非有相当出众的业绩或者熬足了资历,才有可能东山再起,然而两个科室却偏偏是最难出彩的。

    这就是办公室斗争的残酷所在,一旦失势,便是万劫不复,更何况还是周院长这样的大佬出手。

    没人关心孟知君和陈晟的去向,所有人最关心的是精神科新主任人选究竟是领导指派空降,又或是其他科室平调委任,还是精神科内部推选,却依然没有定论。

    不止是精神科,其他科室的人也开始摩拳擦掌,准备竞争这个新科室主任的位置。

    与数量稀少的职称指标相比,等同于基层干部的科室主任显然更具吸引力,主任再小也是个官儿,手下人都得尊称一声小领导。

    尽管精神科的医生和护士们都看好李白是拿下主任宝座的热门人选,但是作为当事人,却丝毫没有当回事,照例请了科室里的人一块儿热热闹闹的聚餐,却对推选一事根本只字不提,甚至避而不谈。

    精神科主任究竟花落谁家,李白不想费这个脑子,医院领导们心里早有了数,自己何必自寻烦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