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三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剑说 > 第72节-唤醒
    “喂,有什么事快说,老子忙着呢!”

    老爹一嘴的不耐烦,好不容易逮到一群流窜犯,居然死不投降,那可真是太好了。

    “老爹,你是不是跟姓戴的毛子认识?”

    李白可不敢打断在兴头上的老爹。

    那个鸟不拉屎的破地方,千里戈壁,人烟稀少,也就难得这点儿乐趣。

    “咋啦,戴卫的女儿找到你了?”

    显然老爹是知道这事儿的,立刻承认了自己和戴卫认识。

    “没错,就是那个戴安娜……”

    李白还没说完,就被老爹打断了。

    “那就行,老子也是挖心挖肺的给你张罗,好好对人家,咱们家可不兴种族歧视啊!”

    “但是这个戴安娜不靠谱啊!”

    李白打心眼里拒绝一见面就要定下关系的妹子,哪怕长得再漂亮都不行。

    他对这个戴安娜根本就不了解,刚见面就喊上“Honey”,让人猝不及防。

    “哪儿不靠谱?我见过照片,长的跟外国大明星似的,你算是捡到了,有什么好挑三捡四,人家想找还找不到呢!”

    老爹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合适的,哪能再让这个臭小子给推了。

    “有谁一见面就当场确定男女朋友关系的?不得接触几天,互相了解了解?”

    李白觉得老爹跟自己有代沟,这沟跟马里亚纳大海沟还要深。

    “你们这些年轻人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搞一夜情的是你们,搞闪婚的也是你们,怎么,现在又开始玩纯情了?崽,阿爸对你很失望啊!”

    随着老爹的声音突然变得语重心长,仿佛连枪炮声不断的背景音也莫名变弱。

    “……”

    李白能够听得出老头子的用心良苦,尽管出发点是好的,但这种事情只能随缘,强求不得。

    像戴安娜那种简单粗暴式恋爱,简直是让人接受不能。

    李白对老爹的固执,从小就深有体会。

    若非如此,他也不会在毕业后,来到人生地不熟的湖西市工作。

    或许老爹也知道管得太多并不好,却还是忍不住在一些事情上面插手,比如相亲。

    一年相二十四次亲,上半月一次,下半月一次,还是准点儿,李大魔头真是怕了。

    固然有不少好姑娘,可到底不是他的菜啊!

    强扭的瓜不甜,不是加两勺糖就能解决的。

    通话无疾而终,李白有些失望,老爹非让自己正经谈上一圈不可,否则没办法向老铁交待。

    这个祖上十八辈都是中国人的俄罗斯族白妹可不好对付,得想办法让她知难而退才行。

    和李白同住一个标间的神经内科医生周杰莫名其妙的变成了小透明,稀里糊涂的过了一夜,早上刷牙洗漱的时候都楞是没有想起昨晚那条青蛇就在房间里堂而皇之的看电视追剧,然后又上网发贴跟别人嘴炮大战,只是觉得睡了一觉后,整个人变得特别精神。

    整个标间是李大魔头和妖女的主场,还没到晚上八点,可怜的周医生就被清瑶妖女控制着钻被窝,连打雷都惊不醒,一口气连睡了十一个小时,能不精神吗?

    吃过早饭后,李白和周杰刚赶到医疗中心,就遇到了昨日陪着布基纳法索国资源部长来看睡眠障碍的那个中国翻译。

    对方已经是焦急不安,一看到两人就立刻迎了上来。

    “李医生,努瓦鲁先生为什么还没醒?”

    “小李,你给努瓦鲁设了多长的睡眠时间?”

    周杰也有些疑惑,按照常理来说,那个肥胖黑人老头应该早就醒了,但是看样子似乎依然在呼呼大睡。

    “我没有设定时间,只是睡到自然醒,难道还没醒吗?”

    李白似乎也不太清楚。

    “没醒呢,依然还在打呼噜,可千万不要醒不过来,那是要出大事的。”

    这个中国翻译自然明白后果的严重性。

    布基纳法索的资源部长在这次的会议里也算是不容忽视的重要参会者,如果在医疗中心出事,这个责任谁都承担不了。

    “没关系,我能搞定!”

    李白倒是一点儿也不担心,解铃还需系铃人,他怎么给弄睡着的,就能怎么给弄醒。

    守着努瓦鲁·西恩的黑人护卫又多了几个,有两个脸上抹着油彩,一手提着叶盾,一手提着长矛的黑人一左一右站在诊疗室门口,看上去像是部落战士。

    昨天陪着努瓦鲁部长的两个年轻黑人护卫也没走,只是面色带着疲惫,眼里有些血丝,显然守了一夜没睡,当他们看到李白时,立刻哇啦哇啦叫了起来。

    中国翻译皱了皱眉头,对方说的不是布基纳法索的官方法语,而是土语。

    尽管没听懂这两个黑人说的是什么,可是守卫着诊疗室的黑人护卫们却主动让开了一条路,尤其在李白经过时,这些黑人主动低头,小声嘀咕了一句。

    又是土语,除了这些黑人,没人能听懂。

    中国翻译有些疑惑,向其中一个黑人问了问,这才知道,他们方才是在向李白致意,嘴里说的是“尊敬的巫师大人,愿太阳神的光芒永远照耀你。”

    这个答案让他哭笑不得,明明是心理医生,怎么可能是巫师。

    解开这个疑惑后,中国翻译倒是没再向李白他们解释,非洲的部落巫师和现代医生完全是两回事。

    “小李,你真的能搞定?要是搞不定,会闹出外交事件的。”

    “要不我把张教授叫过来,他在神经系统方面是专家。”

    第七人民医院的七个医生围在病床旁边嘀咕着,睡眠障碍科吴开医生做好了替补的准备,中医科潘彦辰医生自动成为三传手。

    努瓦鲁·西恩部长依然睡得如同死猪一般,边上有任何动静都惊不醒他。

    “你们到底行不行?”

    跟着布基纳法索国资源部长的中国翻译有些慌了。

    “肯定行,必须得行!”

    李白上上下下打量了一下努瓦鲁·西恩部长,从口袋里掏出两枚钢蹦,用双手食指尖托着,凑到对方的耳边,轻轻一碰。

    叮!~~~~~

    清脆的颤音在房间内回荡,持续了四五息才缓缓消失不见。

    “这是什么手段?”

    睡眠障碍科吴开医生看得一楞一楞,他觉得自己好像又学了一手。

    “嗯!~”

    努瓦鲁·西恩部长忽然吸了吸鼻子,低哼了一声,眼皮子底下的眼珠活动突然频繁起来,显然很快就要醒来。

    “怎么会?”

    这一回连中国翻译也觉得很神奇,两枚一元硬币就在那里轻轻一磕,就能让沉睡不醒的人醒过来。

    “努瓦鲁先生处于深度睡眠状态,应该与他长期处于亚健康有关,正好人体的自我修正能力被激活,所以才会睡不醒,用高频颤音直入脑组织唤醒潜意识,很快就能让他醒过来。”

    李白顺便解释了一下,不过看到同事们跃跃欲试的神情,又说道:“这只是一种专用于特定场合的特殊手段,并不是百灵百验,看看就好,估计以后也用不上几次。”

    床上的努瓦鲁·西恩部长身子扭动了几下,又放了个闷屁,缓缓睁开眼睛。

    嗯?自己不在客房,这里是……他发现自己身边竟然站了一圈人。

    “秦翻译,这是怎么回事?”

    努瓦鲁·西恩看到了随行的中方法语翻译。

    “努瓦鲁先生,您总算是醒了,您已经在这里睡了快二十个小时。”

    中国翻译长长松了一口气,心里一块大石头总算落了地。

    “快二十个小时?”

    努瓦鲁·西恩有些发懵,以往能够连续睡上四个小时就已经是谢天谢地,二十个小时都快抵得上他一个星期的睡眠时间。

    好半晌,努瓦鲁·西恩捂着胸口惊呼出声。“哦,太阳神啊!”

    他看向那几位中国医生,一把扯住中医科的潘彥辰医生,叽哩呱啦叫嚷了起来。

    中国翻译立刻进入了工作状态,现场翻译成汉语。

    “感谢太阳神,你是我的救命恩人,天哪,天哪,我竟然能够睡的这么好,我要感谢你,重重的感谢你。”

    潘彥辰医生却尴尬无比,感谢我做什么,又不是我干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