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三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剑说 > 第73节-中国巫师
    努瓦鲁·西恩部长感谢错了人,让双方都有些尴尬。

    都怪某人隔着几步远,冷不丁biu出一个响指,就直接把人给坑了。

    好不容易搞明白真相,布基纳法索的资源部长大人对罪魁祸首李大魔头更加热情了,说着一定要好好感谢他之类的话。

    然而惠而不费的漂亮话说的再多,也没有几张红票子更实在,可是布基纳法索在非洲大陆是排得上号的穷国,就算是资源部长,也未必比亚洲大佬家的村干部有钱。

    要不是可以拿资源抵充会议筹办费用,努瓦鲁·西恩等人恐怕连路费都拿不出来。

    一个劲儿的说什么太阳神会保佑你,一定要向协办这次会议的中方领导狠狠表扬你这位技术精湛的巫师。

    特么的都是套路!

    等等!有哪里不对。

    巫师?

    可是无论秦翻译怎么解释,布基纳法索的黑叔叔们死活认定了正经科班出身的李白是巫师,而不是医生。

    在医疗条件非常糟糕的非洲大陆,巫师负责宗教和医疗,地位仅次于部落族长,有时候还会兼任族长一职。

    千百万年来,黑叔叔们就是依靠巫师们解除病患,过去如此,现在也是如此,至于白人们弄出来的什么医生,那是什么鬼?

    太阳神保佑肯定是没影的,向领导表扬多半也是转头就忘,不过李白的巫师之名倒是在抵达会场的各国与会人员中间流传开来。

    布基纳法索虽然穷,交朋友却是有一套,努瓦鲁·西恩部长拍着膘有七寸厚的胸脯,逮人就说会场外的医疗中心有惊喜。

    黑叔叔们立刻感受到了中方满满的诚意,会场居然提供巫师,这个可以有!

    万里迢迢来到中国,他们带了总统,部长,军阀头子,部落首领,战士,黑妹,翻译,偏偏就没有带巫师。

    原本想要带的,可是部落里的兄弟姐妹们不答应,对于土生土长的黑叔叔们来说,巫师那就是生活必须品,要钱拿走,要人没有。

    第七人民医院的七人小队体验到了来自于非洲的热情,两间诊疗治室门口排起了长队,一直站到医疗中心外面。

    突如其来的意外情况给了负责会场安全的中国保安公司莫大压力,大概只要15公斤的TNT就可以让现场的黑叔叔们一块儿团灭,会议也不用办了,直接往回寄骨灰盒子吧!

    “一分拿好!”

    一个部落战士恭恭敬敬地双手接过82年的一分钱硬币,往自己额头贴了贴,又虔诚的亲了一下,小心翼翼的放进口袋里,叽哩咕噜的说着感谢话。

    这是巫师大人的祝福!

    实在架不住这些非洲黑人对巫术的狂热,李白只好掏空了附近一家银行的金库,硬是在角落里掏出了几支一分钱硬币的纸筒,充其量总值六块钱,然后现场拆封开光,给这些求祝福的非洲黑叔叔们发放,表示尊重非洲人民的风俗传统以及中非友谊的见证。

    对于满脸懵逼的中方会议协办人员来说,至少还是可以接受的结果。

    至少这位第七人民医院精神科的医生是正经的祝由术传人,在某种程度上相当于是中国本土的传统巫师,总比找人在会场里跳大神和走七星步要强。

    哪怕传出去,至少也是传统中医的范畴,不算扯淡(其实还是扯淡)。

    李白也算是有自知之明,他可没本事看全科,一边给黑叔叔们发一分钱的福利,一边让护士们给他们挂号分科,有病的治病,没病的领完一分钱该干嘛就干嘛去,别傻站在这里碍眼。

    确实还有几个是真有睡眠障碍的,正好专业对口,连药都不用开,一个响指落下,集体被放倒在诊室内的病床上,开始打呼噜比赛,哪怕被人抬回房间都依然睡得跟死猪一样。

    亲眼目睹了催眠术(巫术)神奇的非洲黑人大佬们一个个兴奋的嗷嗷直叫,仿佛这次会议有中国巫师坐镇,他们就能够刀枪不入,鬼神难侵。

    对于这些崇尚原始自然宗教主义的人来说,往往见风就是雨,对于从未见过的事物总会不由自主的当成神迹。

    整个医疗中心以一种诡异的方式运行着,一众老专家们莫名感到牙疼。

    -

    下午三点半以后,忙碌的医疗中心才再次空闲下来。

    看到盒子里还剩百十个闪闪发亮的一分硬币,李白长长松了一口气,看着同样精疲力竭的同事们,嘿嘿一笑道:“来,一人一分领走,本巫师的祝福趋吉避凶,百灵百验。”

    “去去,发什么一分钱的,还不够流量费!”

    神经内科医生周杰一脸嫌弃的摆了摆手。

    “李医生这一手玩的漂亮,既打发了这些外宾,又不花什么成本。”

    心理创伤科医生钱嘉由衷的佩服。

    他喜欢世界各地的人文地理,了解过非洲人的习俗,也许是原始共产惯了,见到什么好东西随手就拿,外国人的东西也照拿不误,别人说他们是偷,他们自己却理直气壮,不拿白不拿,三两下矛盾爆发就得大战上一场,非洲为什么那么乱就是因为意识形态的冲突。

    如果李白不拿出点什么,医疗中心指不定要丢什么东西,这些非洲来的黑叔叔都穷疯了,开会没钱就拿本国的资源抵帐,自打入住世界贸易中心,会场内外就开始普遍丢东西。

    一人发一分钱的怪招反倒是满足了这些人的手欠。

    黑叔叔们拿东西本来就不知道好歹,无所谓贵重还是廉价,有便宜就占,否则也不会把风油精当作仙水来用。

    掉在地上都没人捡的一分钱铝币在他们眼里与金币没什么区别,更重要的是还加持了中国巫师的巫术,他们又多了一件东方的护身符。

    “早知道干脆就发树叶,一分钱也是钱。”中医科潘彥辰医生觉得给黑叔叔们发分币也是浪费,难怪那么多中国人喜欢把生意做到非洲去,那里简直是人傻钱多的致富天堂,那些黑人根本就是捧着金饭碗讨饭。

    “人家是傻,但是还没有傻到这种程度,不然早就被人吞得连骨头渣子都不剩了。”

    尽管和老爹一样看不上这些非洲人,李白却并没有把黑叔叔们当成真的傻蛋来看。

    双方的价值观和意识形态不一样,但是对根本利益的认知依然不会任由人糊弄。

    有一则寓言说明了非洲人的特有生存之道。

    从前个有奴隶用自己的木碗从一个非洲部落首领那里换到部落里最珍贵的钻石,贪婪的奴隶主在听说后带着猪犬牛羊和美酒去讨好部落首领,想要得到更多的钻石,然而部落首领却将盖在自己脑袋上,当帽子来用的木碗作为最珍贵的礼物送给了奴隶主。

    贪心的人把别人当傻瓜,和耿直的人耍心眼,迟早会自食其果。

    正当七位医生闲聊扯淡等着下班的时候,一个世界贸易中心的工作人员捧着一大捧鲜红的玫瑰花走了进来,问道:“请问谁是李白医生?”

    卧槽!

    李白的六个同事目瞪口呆。

    不会是那些非洲黑妹送的玫瑰花吧?

    周杰立刻为之侧目,今天李白医生大出风头,被黑妹大胆示爱似乎也说的过去。

    如果是那些黑叔叔,那就更加惊悚了。

    其他的医生或许与周杰医生想到了一块儿,个个表情变得古怪起来。

    李白没有确认自己的名字,反而试探着问道:“问一下,谁送的?”

    如果是黑妹,他铁定不会承认自己是李白,就让这捧玫瑰从哪儿来的回哪儿去。

    “花里面有一张卡,上面写着,祝Honey每天都有好心情,爱你的戴娜!”

    工作人员念完,表情也就些怪异起来,如果没有猜错的话,戴娜应该是个女性的名字。

    女的给男的送花,还是玫瑰?

    很明显是倒追嘛!

    他的目光在诊疗室里扫了一圈,只有一个稍微有点儿小帅以外,其他都是相貌平平,甚至快要是中年大叔的模样,怎么可能会吸引到妹子。

    “他就是李白,花可以放下了,谢谢你了。”

    与李白住同一个标间客房的周杰医生果断出卖队友,上前接下了这捧玫瑰花。

    “厉害啊!李医生!”

    中医科潘彦辰医生嘿嘿嘿怪笑了起来,他显然猜到了什么。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李白觉得自己听到的那个国产白妹小名一定漏了一两个音节,不是戴娜,或许是戴娜索(尔)。

    这样的女汉子不是恐龙(dinosaur)是什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