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三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剑说 > 第74节-红色通辑令
    世界贸易中心的一间豪华套房内,即便是白天,厚厚的窗帘布依然将落地玻璃幕墙挡得严严实实,房间里的灯光被全部打开,灯火通明。

    本应该放着沙发和茶几的客厅里,被换成了一套组合式长条会议桌。

    桌上叠着两台刀片服务器和几台颜色大小不一,信号灯不断闪烁的设备,散热风扇发出呼呼的运转声音。

    一台24口交换机伸出多根细长的网线,连接着十台笔记本电脑,会议桌旁坐着五个头戴耳机的男子,紧紧盯着屏幕,不时动一下鼠标或者敲击键盘。

    这间豪华套房里的人和物,与包场了整个世界贸易中心的非洲诸国参会团队完全格格不入。

    李大魔头敬而远之的女汉子戴安娜坐在一张靠着窗帘的单人沙发上,手里翻着一本厚厚的英文书。

    封面上的书名是《The Huober(猎杀红色十月号)》,只有原版英文才能原汁原味的品尝到作者汤姆·克兰西精心打造的这本经典。

    之前给医疗中心送玫瑰花的工作人员来到正在看书的戴安娜身旁,说道:“戴安娜小姐,花已经送到了。”

    “嗯!”

    戴安娜轻轻应了一声,目光依然没有从书上移开。

    “戴安娜,你不应该把精力放在那些无关紧要的小事上面。”

    一个穿着肌肉,身形魁梧的黑人从套房的书房里走了出来。

    戴安娜抬起头,将书压在胸口,撩起一缕散落的细发,说道:“艾伦组长,这只是我的个人私事。”

    “那么请不要把你的私事带到工作中来,这会给其他人带来困扰。”

    名叫艾伦的黑人十分不满意戴安娜的态度。

    作为刚果(金)的国际刑警联络人员,艾伦·布兰特与中国的联络员戴安娜总是存在许多分歧。

    尽管国际刑警组织的七彩通辑令让犯罪分子胆战心惊,无处可逃,但是终归没有任何执法权,所能够发挥出来的作用仅限于联络和沟通。

    戴安娜盯着黑大个儿艾伦的眼睛说道:“请放心,艾伦先生,我分得清公事和私事,不会给大家添麻烦,但是现在还没有开始行动,没有必要把神经绷得那么紧。”

    为国际刑警组织工作的人员基本上都是兼职,正式在编不超过五百人,许多成员往往精通四门以上的语言,互相之间也不存在语言障碍,不过戴安娜却是少数全职人员之一。

    “抱,抱歉,我能说几句?”

    送花的那个工作人员显然也是为国际刑警组织提供协助的中国本土警务人员。

    戴安娜和艾伦不再争执,望着这个工作人员发表自己的意见。

    “那个李白医生被参会人员称为巫师,似乎很受欢迎,你们不觉得可以利用一下吗?”

    送花的警员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国际刑警组织盯上了刚果(金)的一位参会代表,但是由于其背后势力盘根错节,不好轻举妄动,但是这次在中国举办的会议提供了一个极好的机会,刚国(金)总统配合国际刑警组织,准备在中国境内将其拿下。

    如今以戴安娜和艾伦·布兰特为首的国际刑警组织人员一边监视这个参会代表,一边等着刚果(金)总统签署的逮捕令,国际刑警组织红色通辑令和中国警方的行动命令。

    一旦三令到位,中国警方就可以开始行动,配合刚果(金)的警方实施这场跨国逮捕。

    “巫师?”

    一直盯着监视对象的黑大个儿艾伦满头雾水,感到无法理解。

    巫师应该是非洲本土部落的古老职业,有着特殊的社会地位,但是无论如何也不应该落在一个中国人头上。

    “李白会催眠术,因此他被参会人员当作为巫师!”

    调阅过李白所有资料的戴安娜十分清楚父亲戴卫给自己介绍的这个对象究竟有什么样的能力。

    对方是仍未注册的催眠术大师,不过很快就要被登记在案了,这样的特殊人才没可能继续逍遥在外。

    “巫师?哈哈哈,你们在开玩笑吗?只是催眠术而已,跟巫术又有什么关系?”

    从小接受西方教育并且在法国巴黎完成大学学业的艾伦·布兰特瞪大了眼睛,举起双手,表示难以置信。

    在他看来,巫术只是骗人的把戏,倒是催眠术还稍稍靠谱一些,却仅限于治疗心理疾病,与巫师的伎俩完全是两回事。

    如果会催眠术的心理医生都能够被当作巫师,那么这个世界一定是崩坏了。

    “我不了解巫术,但是他的催眠术确实很厉害!”

    尽管戴安娜曾经阻止过李白对自己施术,但是她知道,施展催眠术的手段决不仅仅只是响指。

    至少到目前为止,她还没有见过有谁只用一个响指就能够把人给催眠,即使是瞬间催眠术也没有这么神奇,这样的手段被称为大师也丝毫不为过。

    “难道我们可以让那个李白用催眠术指示兰顿·霍克维尔主动铲平自己庄园里的古柯、大麻和罂粟,再解散私人军队,最后到总统面前自首?如果真的能够这样,那还要警察干什么嘛?世界每天都是美好的一天,不会有战争,不会有阴谋诡计,戴安娜小姐,你确定自己没有在做梦?或者是已经被他催眠了,才会做出那么多不合常理的行为。”

    黑大个儿艾伦做出一副十分夸张的惊讶表情,显然对误解为巫术的催眠术不屑一顾,也不想把计划外的无关人员牵扯进来。

    黑人的表情语言表达能力与其他人种相比,拥有很大的先天优势,因此很多夸张的表情包,几乎都是黑人。

    戴安娜耸了耸肩膀,不置可否的说道:“艾伦先生,请不要怀疑我的专业能力,我接受过反催眠术的训练,也会一点儿催眠术,没那么容易被人催眠,至于是否让李白医生配合这次的行动,我其实根本无所谓。”

    她自始至终都没想过让李白掺合进自己的工作,毕竟在某种程度上,国际刑警组织涉及的案子对于普通人而言都有一定的危险性。

    “那就好,反正我也不会同意,你不要再去招惹他,戴安娜,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艾伦·布兰特最讨厌在落实已经制定的计划时莫名其妙冒出来的那些不可控变数,往往会让最终行动结果变得面目全非,甚至功败垂成。

    “难道不能让那个医生顺便帮点忙,我们或许可以更容易的得到一些有价值的信息,好吧,我只是顺嘴一提。”

    看着黑大个儿瞪着自己,一言不发,送花的警员只好放弃。

    “报告,兰顿·霍克维尔有动向,他去医疗中心了!”

    坐在笔记本电脑前的一个专家突然报告。

    国际刑警组织调用了五位专家负责监视这次红色通辑令的目标,刚果(金)的大军阀兰顿·霍克维尔。

    由于提前布控,可以做到24小时全方位的监视。

    黑大个儿艾伦猜测道:“他有点儿胃溃疡,估计是胃痛了。”

    国际刑警组织对兰顿·霍克维尔的身体情况了若指掌,这个军阀头子历来饱受胃溃疡之苦。

    那位专家再次报告:“他去找那位李白医生了!”

    “……”

    黑大个儿的表情再次生动起来。

    戴安娜用书掩嘴轻笑。

    -

    李白等人正准备按时收工,就在这个时候,又有一个黑胖子在十几个面容冷肃的黑人簇拥下,涌入了这间并不大的诊疗室。

    那个黑胖子主动伸出手,让手环触碰了一下桌面上的识别终端,电脑屏幕上立刻跳出了他的基本档案。

    “尊敬的巫师大人,会说英语吗?我想和你单独聊一会儿,做个告解。”

    “告解?好吧,兰顿先生,你可以坐在躺椅上,我们慢慢来。”

    不会英语的硕士生不是合格的硕士生,李白的英语还不算差,自动切换到外语模式。

    看来对方是想要一个心理辅导,这正是精神科的本职工作。

    黑胖子似乎松了一口气,至少双方不存在交流障碍。

    李白向自己的同事们点了点头,其他六位医生与黑胖子兰顿带来的人都迅速离开了房间,后者虽然带上了门,却像门神似的守在门口。

    “Well!兰顿先生,想聊点什么?你可以放下一切,什么都可以聊。”

    李白正式进入工作状态,开始谆谆以诱,催眠术是暴力插入,强行操控,那么心理辅导更像是一个精准的外科手术,在不知不觉间,如同春风化雨般,消除受辅导者的心魔。

    在某种意义上,与宗教的告解并没有任何区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