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三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剑说 > 第77节-音为我狂
    世界上最悲催的遭遇莫过于,眼前摆着一桌美食,拿着筷子正准备大块朵颐的人却得了胆结石。

    一场唾手可得的大功就在眼前,定晴一看,我日了个去的,竟然是坑死人不偿命的天坑。

    接到李白这个电话的小王警官,还没来得及高兴太久,就险些哭晕在派出所的厕所里。

    妈蛋,大哥你不要这么坑俺啊!

    “找谁?老张?”

    李白想到了nan湖区公安局里的老刑侦。

    “老张也不一定搞得定,你还是给省厅的郭文凯主任打个电话试试?”

    小王警官怂成一团,这个转告的活儿他可不敢接,曾经亲眼见识过催眠术的威力,自然能够大致猜测得到死亡催眠音乐是个什么样的可怕存在。

    “好吧!”

    说实在的,李白并不愿意给曾经和自己发生过交集的郭文凯打交道,他是个嫌麻烦的人,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郭文凯的手机号并没有掉链子,很快被接通。

    “喂,李医生吗?”

    显然李白的手机号被记在了郭文凯的手机里。

    “我是李白,郭主任,马上通知世贸中心停止播放音乐,那是死亡催眠音乐,会引发暴乱!”

    李白顾不上解释,语气里带上了命令的口吻。

    “好的,李医生,我马上去办!”

    郭文凯却条件反射般应了下来。

    结束通话后,他楞了楞,自己刚才的口气好像是李医生的下属,这是怎么回事?

    不过郭文凯晃了晃脑袋,很快把这个困惑抛在脑后,立刻拨起了电话。

    李白并没有坐等郭文凯的行动,他离开了诊疗室,来到医疗中心走廊的尽头,冲着摄像头举起自己的手机,然后点了点。

    小李这是怎么了?

    第七人民医院的六位医生彼此面面相觑,他们跟了出去,正好看到李白冲着世界贸易中心的内部监控摄像头比划着。

    周杰等人还在疑惑中,李白的手机响了。

    “Hi,honey,你终于想起我了!”

    光听声音,绝对无法分辨出这是一个金发碧眼的白妹,幽怨至极的声音让李白汗毛直竖,学中文的老外绝对达不到这种程度。

    “不要废话,马上派人去媒体室,掐掉会场上的背景音乐,那是死亡催眠音乐,要出事的。”

    李白再一次重复自己的警告。

    “四楼会场左侧有一个多媒体控制室。”

    戴安娜的语气突然一变,变得清冷而陌生。

    “我马上去!”

    李白立刻跑动起来,他察觉到空气中弥漫着暴戾邪魅的因子,正在影响着那些普通人的心灵。

    医疗中心距离会场很近,只相距两层楼。

    “你留在原地,哪里都不要……”

    戴安娜不容置疑地说道,可是还没等她说完,就发现通话已经被李白挂断。

    李白没有乘坐电梯,而是从自动扶梯从二楼到三楼,随即准备上四楼。

    在三楼戒严的保安和参会方随行保卫人员注意到了这位行色匆匆的医生,一部分人认出了被称为巫师的中国精神科医生,李白借机多走了几步,登上通向四楼的自动扶梯,可是还没有到顶端,终于遭到喝止。

    “请不要靠近,李医生!”

    “止步,巫师!”

    喊医生的是中国人,喊巫师的却是非洲来的保卫人员,话刚出口,立刻变得杀气腾腾。

    一部分携枪人员忍不住掏出手枪,推弹上膛。

    不对!

    怎么会掏枪?

    反应过激了!

    负责会场安全的中国保安主管和非洲保卫领队意识到了有些不对劲。

    “努瓦鲁·西恩先生找我!”

    李白找了一个借口,他的巫师小号起到了作用,换成别人,恐怕刚接近三楼自动扶梯口就被拦住了。

    不知不觉间,会场内的喧哗声大了一些。

    紧接着女人发出尖叫。

    那些中国保安和保卫人员闻声转头的时候,李白直接说道:“我是心理医生,会场需要进行心理干预!”

    他的声音就像是拥有魔力,阻挡在前面的人不知不觉间让开了一条路。

    距离戴安娜所说的会场旁边多媒体控制室又近了一些,隐隐约约可以看到一个不起眼的小门。

    李白径直走向那个多媒体控制室。

    非洲保卫人员对巫师身份颇有好感,反应慢了一拍,倒是那些中国保安警惕性极高迅速反应过来。

    “不对,拦住他!”

    李白却不慌不忙的掏出两枚一分钱硬币,拇指轻挑,弹向空中。

    叮!

    两枚指甲盖般大小的铝币发出清脆的碰击声。

    分币碰撞发出的声音原本就不及一元钢蹦儿的互相磕碰声,但是在当前噪杂的环境下,却诡异莫名的无比清晰,方圆十几米内的都听的清清楚楚。

    试图阻截李白的那些中国保安脸上浮现出不可思议的神情,不由自主的放慢了脚步。

    一些非洲保卫人员瞪大了眼睛,在掏出昨日求来的开光分币,在额头和嘴唇边轻触了一下,紧紧捏在手心。

    这是他们在听说了中国巫师的催眠手段后,第一次见到不可思议的场景。

    李白微微一笑,摊开手掌,一把捏住坠落回来的两枚分币,转身继续前行。

    “李白,站住!”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从后面传来,很快追了上来,一个黑大个挡在了他的前方。

    啪!

    李大魔头只是轻描淡写的打了个响指,连看都没看对方一眼,从旁边走过。

    “呃……”

    黑大个儿僵立在那里,眼睛瞪得老大,连小手指头动一下都是奢望。

    黑大个儿就这样变得了傻大个儿,这是要玩塔防游戏么?、

    很显然,还没开始,就已经输了。

    会场内的嘈杂声越来越多,开始有保安进入会场,准备维持秩序,可是紧闭的会议室大门就像一个无底洞,每一个进入的保安都如同石沉大海一般没有再出来。

    守护会场的中国保安和非洲保卫人员双眼渐渐发红,他们呼吸变得急促,虽然意志比普通人更加坚定,可依然还是无可避免的受到影响,时间一久,就会变得和那些陷入癫狂的人没有任何区别,这些人手中的武器将会造成更加可怕的严重后果。

    会场内外回荡略有些颓废感慨和舒缓小资情调的美式乡村音乐,隐藏在音乐中的恶魔呢喃诱发出人们内心深处的恶念,将其放大。

    魔鬼挣脱了束缚,发出肆无忌惮的狂笑,以往的屈辱、嫉妒、憎恨等诸多负面情绪被音乐声中膨胀滋长,占据住整个心灵。

    许多人越来越难以控制自己。

    意志薄弱的人发出撕心裂肺的嚎叫,随便逮着一个看不顺眼的家伙,直接扑了上去。

    尽管有人已经意识到了不对劲,他们想要离开,却还没来得及冲出音乐覆盖的区域,就陷入了疯狂,勉强几个示警的电话打出去,可是接听者要么发现通话请求中断,回拨无人接听,要么侥幸接通,只有一片混乱的声音。

    与会场紧挨着的多媒体控制室内,一台固定电话响个不停,可是自始至终都没有人接起,本应该控制着现场灯光,音响和投影的四个工作人员离开了椅子,互相扭打在一起。

    他们是最先受到死亡乡村音乐影响的人,也是最先失控的人,其中一个工作人员被自己的同事掐住脖子,已经无力抵抗,渐渐翻起了白眼。

    “嗨!各位,打扰一下,请问哪个是CD播放器。”

    啪!~

    响指声落下,正在互相撕打的四个工作人员动作停了下来,不约而同的望向推门而入的不速之客。

    即将气绝的那个工作人员终于侥幸得以生还,大口大口喘着粗气,另外三人因为精疲力竭,不约而同的瘫软在了地上。

    片刻之后,李白找到了那台正在运行的播放器,按了一下开关,吸入式CD仓将光盘推了出来,靡靡之音的美式乡村音乐戛然而止。

    银白色的盘面与熊孩子偷出来的那张音乐CD光盘一模一样,李白将CD放入光盘盒,再看向控制台前的屏幕。

    会场内的混乱并没有停止,人们心中的恶念一经释放,就会变得一发不可收拾。

    李白若有所思的摸了摸下巴,打开麦克风,把所有音量推到最大,在自己的手机上搜到了一段音乐,对准了麦克风。

    “你是我的小呀小苹果儿,

    就像天边最美的云朵,

    春天又来到了花开满山坡……”

    充满魔性的音乐立刻劲爆全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