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三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剑说 > 第80节-职业病
    四楼会场内外被中方医疗团队完美控场。

    来自非洲的参会者们不由自主地生出一种莫名的熟悉感,华夏在几十年间没少往非洲派遣医疗支援队伍,不少人曾经就接受过华夏医生的治疗。

    没错,就是这个味儿!

    最先抵达世界贸易中心副本的是第七人民医院的护士战队,小护士苏眉手持注射枪,麻利的更换无痛针头,李白医生手指之处,她立刻扑上去biu的补枪,或者协助吊水换针。

    精神科医生在这里显然比不上其他科的医生好使,所能够起到的帮助,也就只能打打镇定剂,发发水果味的小糖丸,协助心理干预。

    糖分有助于促进大脑合成多巴胺,可以起到稳定情绪的作用。

    非洲久经战乱,许多参加会议的黑叔叔都经历过战场等危险场面,心理素质相对更坚强一些,镇定剂在他们身上用的不多,反倒是世界贸易中心为会场提供服务的工作人员受到惊吓不小,大部分镇定剂都用在了他们的身上。

    混乱的现场很容易引发负面情绪的连锁传播,快速有效的稳定大部分人的情绪,有助于医疗救助的高效执行。

    二楼的医疗中心陷入满负荷运转,临时手术室紧急处理好伤员后,很快由救护车送往附近的医院。

    除了那枚意外飞进来的火箭弹使兰顿·霍克维尔一伙人不幸团灭外,大部分伤者都是因为互相斗殴或者摔倒撞击造成的伤势,不是鼻青脸肿,就是软组织挫伤和浅层创口,最严重的也只是骨折,不过还是有人引发了旧疾,像心脏病和高血压,基本上属于需要急救的人。

    忙碌了两个多小时,混乱的现场才被清理完毕,轻伤者返回自己的客房休息,重伤者送往就近的医院继续跟进治疗,但是非洲中部资源联合开发会议刚刚开幕就被蒙上了一层阴影。

    因为没有多少人前往餐厅用餐,世界贸易中心餐饮部用餐盒将午餐打包送往客房和会场,精疲力竭的医生和安保人员们就地用餐。

    “Honey,你的午饭够吃吗?”

    金发碧眼的国产白妹拎着世界贸易中心餐饮部的制式餐篮来到李白身旁。

    附近一片狼藉,就像刚刚经历过一场动乱,不过伤亡者大部分都是黑叔叔,华夏子民只受到了一些惊吓,要不然,这事儿就更加大条了。

    “谢谢!你吃过了吗?”

    李白一点儿都不客气的接过了餐篮,里面起码是十人份的,正好可以给妖女留两份。

    戴安娜微笑着说道:“还没有,不介意一起共进午餐?”

    “可以!”

    李白一眼就看穿了戴安娜的那点儿小心机。

    “那个黑大个儿如果说过什么过份的话,你不要放在心上,我代他向你道歉。”

    戴安娜捧着饭盒,小心翼翼的察颜观色,她十分清楚李白和艾伦·布兰特的冲突。

    现在这个黑大个儿正焦头烂额,还不知道该怎么向自己的总统交待,好不容易下定决心签署逮捕令,与这个心腹大患撕破脸,可是后脚人就没了,如同蓄足了力气的一拳打到空处,隐患依然存在。

    从某种意义上讲,问题根本没有解决,反而更加隐蔽,更加难以解决,指不定什么时候,这颗不定时炸弹就把整个刚果(金)掀个底朝天。

    “嗯,不用道歉,他不关你的事,区区小穷国,没什么好在意。”

    李白慢条斯理的扒着饭,心胸开阔的出乎戴安娜意料,让她无法分辨他这是真的不在意,还是假的不在意。

    东风射程范围内,皆是我华夏子民的游乐场,李白的心态与许多华夏子民一般无二,挥着人民币到处买买买,要是当地出了乱子,事实一再证明,铁定可以整个儿囫囵打包回来,怕个鸟!

    劳资军舰就靠港了,劳资客机就霸场了,不服你咬我!

    怼得过华夏大流氓的国家,在这个世界上还不存在。

    刚果(金)被称为小穷国,戴安娜忍不住莞尔,轻笑起来,但是过了一会儿,她有些不开心地说道:“下午我就要走了,你要记得我,更要记得给我打电话。”

    “碰到小偷和劫匪,我一定会打你的电话,110同志!”

    李白用力点了点头。

    “我不管国内的案子。”

    戴安娜又好气又好笑。

    “我去!不管国内,那就是管国外?”

    李白停下筷子,目瞪口呆地望着身旁的白妹,中国警察能够管到外国的犯罪分子,那不就是挥舞着制裁之杖的世界警察?

    厉害了,我的国!

    他从小就羡慕世界警察,想要制裁谁就制裁谁,一言不合就怼过,没想到我大华夏还有跨国执法的时候,老霸气了!

    “既是,也不是,不一样的!”

    看到李白的反应,戴安娜就知道他想岔了,却不知道该作如何解释。

    她的工作依然属于保密范畴,并不能完全透露给李白。

    “不一样?不是国际警察吗?”

    李白楞了楞,难道是哪种不为人所知的高大上警种,类似于神盾局?黑衣人?还是传说中的神秘超自然研究所?

    卧槽!

    更加不能成为女朋友了!

    不知道为什么,李白想到了曾被炖在锅里的那条青蛟,莫名有强烈的代入感。

    “差不多,咦?你这是什么表情?没那么可怕的,又不会和普通老百姓打交道,放心好了。”

    戴安娜察觉到了李白的怪异反应,以为是普通人对神秘未知的天然敬畏,连忙作出保证。

    “你离我远点儿。”

    正因为不跟普通老百姓打交道,李白才格外忌惮,要不是顾忌双方的爹是老铁关系,大魔头这会儿说不定就动手了。

    “你别误会,我又不会抓你!”

    戴安娜有些急。

    “拿着这支笔,转过身,在手心里写一个字,然后让我猜。”

    李白丢出一支水笔。

    为了证明自己的诚意,戴安娜照着他的话去做了,很快转回身,伸出捏紧的拳头。

    “是个白字,你看到了,我不是普通老百姓,所以,你奏开!”

    李白一脸嫌弃的往旁边挪了挪。

    你要不是神秘警察,咱们还是好朋友!

    “……”

    戴安娜仿佛难以置信的看了看自己手掌心那个用正楷体写的“白”字,又看了看李白,她终于明白过来,自己居然被套路了。

    自己小瞧了这个家伙,玩心理学的简直是太会算计人心!

    李白用了琉璃心笼罩三尺范围的感知力,戴安娜却认为这个家伙用社会工程学套路自己,找借口敬而远之。

    “Honey,我会让你接受我的。”

    戴安娜再无任何胃口,丢下这句话后,扭着腰肢往远处走去。

    这个世界上就没有拿不下的犯罪分子,同理情人也是一样,只要功夫下得够深,最终难逃如来佛的手掌心。

    大概,这算不上花痴,只能算是职业病吧!

    李白端着餐盒,目瞪口呆得看着撂下狠话后扬长而去的白妹。

    不服?

    得治!

    恐怕这也是职业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