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三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剑说 > 第85节-山村老屋
    必须得承认,在信息爆炸的现代社会里,人们的脑洞都好大。

    还没等李白给自己的法术找到糊弄过去的借口,郭文凯居然以实际行动替自己脑补完毕,只能说现在城里人真会玩。

    相对来说,在山村里开农家乐的邓老板要更淳朴一些,但是经过李白和郭文凯两人这么一搅和,那座神秘鬼屋似乎也不再变得可怕,反而让人生出一种期待。

    许多所谓的鬼屋凶地大多是因为某种不为人所知的原因造成一些怪异现像,一旦被揭穿真相,在恍然大悟后就只剩下一笑而已。

    看到老郭和他的两位朋友一再坚持,邓老板只好又给自己的伙计小四子打了个电话,带着三人往村子的最深处走去。

    山里头的特点是望山跑死马,有时候别看觉得很近,实际上走的路要比想像中更多。

    刘保全的家在村子边上,更为偏僻一些,四个人走了十多分钟,才看到山坡上一座灯光昏黄的石砌垒墙小院。

    一路上,邓老板絮絮叨叨的说着许多关于刘保全的事情,从小就不学好,留级,打架,偷东西,原本刘家能够过得很好,因为总替这小子闯的祸收拾烂摊子,一年省吃俭用还不够赔给别人,刘保全的老娘死的早,老爹积劳成疾,辛辛苦苦一辈子却被这个不争气的儿子给祸害的家徒四壁,最后被生生气得撒手而去。

    刘老爹的丧事还是村里帮忙操持的,这个不孝子却因为聚众赌搏,被公安局关到了看守所,村里托了人情,才让这家伙在骨灰盒下葬的那一天,回来披麻戴孝在县公墓磕头送葬。

    被看守所放回来后,在村支书的监督下,安分了一段时间的刘保全靠着给村民们帮忙攒了一点钱,又弄到了一笔扶持贷款,准备学着别人搞民宿,挣大钱。

    所有人以为这个无赖混子总该幡然悔悟重新做人,谁也没想到这货根本受不住手上有一大笔钱的诱惑,很快原形毕露,就像寒号鸟一样今天拖明天,明天拖后天,成天大吃大喝吹牛,直到手里的钱剩不多了,才想起自己要搞民宿的事情。

    被这个扶不起的阿斗给气到的村支书可不像刘老爹那么好说话,亲自警告了刘保全,要是敢把剩下这点儿钱祸害光,就把他赶出村子,送到劳改农场强制劳动一辈子,都死都别想出来。

    起初吹牛的新建民宿是肯定搞不成了,刘保全被逼得没办法,只好把老屋弄了弄,勉强搞了两间屋子当作民宿。

    就这样,最后还是欠了一点儿尾款,不过债权却落到了村支书手里,刘保全这狗日的好日子算是到头了。

    村规民约虽然大不过法律,但是债权却受法律保护,刘保全被硬生生拉上了县政府的老赖名单,这要死要活就全捏在村支书手里了。

    有村支书的镇压,不孝子总该学好了吧,可是谁也没有想到,刚装修好的老屋却莫名其妙的闹起了鬼。

    晚上不仅有古怪的响声,灯光有时会忽明忽暗,睡在屋里的人早上一醒来,会发现嘴角或枕边留有一小滴干涸的血迹,连续住了几天后,刘保全的脸色发白,精神恍惚,仿佛被吸血鬼吸走了精气神。

    起初以为是装修材料的环保等级不过关造成的污梁,为此村支书带着人差点儿没把装修公司老板给揍了,可是找来环保局的人和施工监理一起现场检验,虽然发现了部分材料偷工减料,降低了环保等级,但是总体上依然处于合格范围内,甲醛指数并没有超标。

    如此一来,刘保全的鬼屋算是在村里出了名,不仅没有游客来住宿,连他本人也不得不在附近重新搭了个窝棚,不再住进老屋。

    乡野鬼怪传说不计其数,多是以讹传讹,郭文凯和李白二人听的津津有味,却一点儿也没把闹鬼放在心上,反倒是困乏已极的小王警官,跌跌撞撞地跟在后面,倒像是行尸走肉的模样。

    到底是村支书过问的民宿建筑,刘家老屋经过专业设计和装修后,大量采用了原木风格,里里外外都是原汁原味的古村宅特色,置身其中,仿佛回到了一百多年前。

    空气中弥漫着木材特有的香味和仍未散尽的木蜡油余味,低矮的院墙上用石头压了几根刚刚点燃的艾绳,淡淡的艾香将早春的蚊蝇驱散,看上去丝毫没有任何阴森鬼气的存在。

    尽管老屋的主人刘保全只是个吃喝玩乐的家伙,但是给全村设计农家乐和民宿的装修公司还是花了不少心思。

    院子里一个身形干瘦的中年人一看到邓老板和郭文凯等人,连忙迎上来散烟。

    “嘿,阿赖,我这儿都收拾好了,保证干净。”

    好不容易有客人上门,意味着可以挣到钱,刘保全猥琐的脸上,老鼠须几乎快要抖的飞起来,他难得勤快了一次。

    “住不住还不一定,我们先看看再说。”

    对于这个同村的不孝败家子,邓老板没有一点儿好脸色。

    “行行,先看看。”

    也许是被村支书给逼得紧了,刘保全格外热情,点头哈腰的打开门,给郭文凯等人介绍自己的老屋。

    与村子里大部分老宅一样,屋舍是传家的不动产,质量绝对没话说,先人们用桐油混合着黄土一点点夯实的土墙不见一块砖,没有一根钢筋,哪怕经历了数十年风吹雨打,大部分墙体依然完好,甚至连一根野草都没能长出来。

    倒是房梁和屋顶被全部扒掉,梁橼全部重新换了一遍,铺上了大片的新瓦,再修补了夯土墙,让这座老屋又再次焕发出新生。

    “都是新的,没住过人。”

    刘保全殷勤的开了门。

    屋内的床铺桌柜果然全是新打的,还修建了现代的卫浴,太阳能热水器随时可以供应热水,从内部看,就像是一间古典和现代结合的客房。

    “到了吗?哎呀,真好,总算可以躺了。”

    小王警官终于再也支撑不住,松开了旅行箱,扑上最近的一张床,呼噜声大作起来。

    至于是不是鬼屋?没关系,先来个女鬼陪睡!

    郭文凯扫了一眼房间,东敲敲,西摸摸,以一个老刑侦的眼光检查了一遍,回过头来说道:“李医生,你觉得怎么样?”

    刘保全没敢吱声,这会儿提鬼屋那是给自己找不痛快,好不容易找到的客人,总不能再给吓跑了。

    “没问题,就这儿吧!”

    既然有现成的干净空客房,李白也没有挑剔,直接将自己的旅行背包放在了椅子上,拉开拉链,一条青影窜了出来。

    “蛇?”

    邓老板和刘保全看清楚那东西,吓了一跳。

    一条青蛇窜上了电视柜,正准备把遥控器给卷出来,妖女才不会在乎有没有凡人在场,大不了将他们的记忆抹了就是。

    “没事,李医生的宠物蛇!”

    郭文凯已经不是第一次看到李白的这条青蛇。

    有人喜欢养猫狗,蜥蜴蜘蛛,甚至是蝎子,蛇类更是常见,像球蟒,看着挺大个儿,其实就一个怂货,能养在人身边的,基本上都不太会有危险。

    “你们城里人真会玩!”

    邓老板放下心来,不再大惊小鬼。

    倒是刘保全多看了一眼,城里人真是吃饱了撑的,居然会当成玩物,换成他早就给炖锅里了,蛇肉是绝顶的鲜美。

    “你和小王先休息吧,要是有事,就打我电话。”

    郭文凯做了个打电话的手势,向门外走去。

    “这是我名片,打我电话也行!”

    邓老板给李白留了张名片,却不无担心的,五步一回头。

    “你先休息,要是哪里不对,喊一行,我就住坡上不远。”

    刘保全又高兴又担心的跟着邓老板和郭文凯离开了院子,将这栋老屋留给了李白和小王警官。

    回到自己的铁皮房子门前,他回望老屋,直到那里的灯光全数熄灭,又看了一会儿,这才拍了拍裤腿,回到房间里。

    夜深人静,屋外虫鸣唧唧,老屋厅堂里的灯突然亮了起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