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三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剑说 > 第91节-狩猎
    春天是万物那啥的季节,性情凶猛的单身公野猪出现在村子附近,意味着母野猪可能也在这一带活动。

    在头前带路的人一边用竹杖撩拨前面的杂草灌木,一边用砍刀劈斩那些挡路的枝叶,以免被毒蛇毒虫偷袭。

    经验丰富的村民们不时停下脚步,仔细分辨山林中的兽道,从中判断出野猪活动的蛛丝马迹。

    茂密的草木深处不时惊起五彩斑斓的野鸡和斑鸠,远处还能听到扑腾扑腾飞快的声音,偶尔可以见到棕黄色的灵动身影,那是山区常见的赤麂。

    麂是一种体形非常小的鹿,擅长逃跑,还会学狗叫,红烧的味道超赞,做辣子麂块也不错,虽然在读音上和鸡差不多,肉质也很相近,却更加细嫩,足以把粗糙的野猪肉甩出八百里地,丝毫不逊色于嘤嘤怪(竹鼠)。

    赤麂是麂中体形最大的,也是最常见的,野生数量不少,人工养殖的更多,不属于保护动物,是野味加餐的最佳上品。

    这会儿看到的赤麂是村民们的老邻居,它们是坐地户,无论跑多远,要不了多久又会跑回来,时不时溜进村子里偷菜,不过天生胆子小,很容易就会被吓跑,倒是没什么危险,三岁小孩都可以KO掉它们。

    在没有遇到野猪前,猎猪队还担当着采摘的兼职,不少人和李白一样背着大竹篓子,见到新鲜的野菜,菌菇,直接摘了往竹篓里扔。

    还真别说,本地领导给老百姓们找到的产业发展方向十分符合天时地利,林间深处的各种菌菇种类繁多,甚至还找到了几株巴掌大小,表皮泛着深紫色油腊光泽的灵芝。

    《道藏》中记载的九大仙草在这片山区起码能够凑齐近半,以发展特色农业为主体经济完全契合了地方特色,既让百姓们有了收入,活跃了地方经济,也能够顺其自然的保护环境,同时发展旅游业,赚取额外的利润。

    翻过两座山头,人迹已经完全消失,路也变得越来越难走,甚至完全没有了路,只剩下茂密的植被。

    李白自打上路,手里就没有停过,除了一把锄头,背篓里还有柴刀,剪刀和麻绳等工具,就地取材,顺手给自己添了一把远程武器。

    在途径竹林时砍了一根毛竹,用柴刀反复劈削,以麻绳为弦,做了一把竹弓,两根竹条叠在一起,用麻绳细细缠紧,算是弹性加成的半复合弓,只要有合适的箭支,射出三十米没压力。

    剩下的材料则做了十几支竹箭,箭尖用打火机烤硬,尾端则用一头撞进队伍的山鸡翎和拆下来的细麻线,混合着路上采的树胶,把尾翎做的有模有样。

    竹制弓箭完工后,第一个开张的便是一只灰毛野兔,刚从草丛里窜出来就被试瞄的李白射了个正着,当场就歇菜了。

    这个意外收获为李白赢得了一片掌心,拿八一杠欺负小动物,根本都不好意思瞄准,会现场自制竹弓玩弓猎的才叫玩家。

    揪住兔子的长耳朵掂了掂,有四五斤的样子,都快抵得上一只鸡,把皮子一剥,在溪沟里洗剥掉内脏,随便撒点盐和野葱腌渍一下,就是山野烤肉的最好材料。

    把兔子处理好后,用大片的树叶包裹起来丢进背篓,等着中午野餐时烧烤,李白依然没闲着,在跨越溪沟时捡了几块圆滚滚,大小一致的鹅卵石。

    “李医生,你在做什么?”

    小王警官好奇的看着李白用麻绳绑着鹅卵石,这次麻绳带了很多,估计是打算猎到野猪后,全部扛回村里去。

    “飞石索,可以活捉猎物。”

    李白试了试串上三块鹅卵石的新玩意,三块石头飞快转了起来,随手掷出,很快缠住了一棵碗口粗细的树木,显然再次成功。

    好不容易有机会出来一趟,既然是打猎,就管他什么野猪不野猪,逮到的统统都是猎物。

    昨天的野猪肉吃的痛快,正好试试其他的口味。

    “你从哪儿学的?”

    小王警官目瞪口呆,他很难相信对方是一个医院坐诊的医生,反而更像是一个经验丰富的老猎人,恐怕只要带上一把刀,一包盐和一只打火机就能够在山林里活得逍遥自在。

    “电视上,这类节目挺多,正好试试。”

    李白又把飞石索捡了回来,可以重复利用。

    “这个有意思,我也试试。”

    小王警官也手痒起来。

    中午时分,众人找了个山溪岸边,拿出带来的粽子开饭,小王警官三两口解决掉两个肉粽,然后学李白去砍竹子,这才发现没有自己想像的那么简单。

    李白的一把柴刀砍下去,碗口粗的毛竹应刀而断,可是小王警官用尽力气,却只能砍出一条口子,费力砍了十几下,才勉强将一根毛竹砍断,断口就像狗啃的样,参差不齐。

    废了老大劲儿,才将竹子截成自己想要的尺寸,再要破开来,一片片削成像李白做出来的成品竹弓那样,起码得花整整一个白天的功夫,完全没有像削豆腐干一样,轻描淡写的削出想要的形状。

    最后只剩下几根粗长的竹板,气馁沮丧的小王警官准备随手扔掉这几件失败的作品,倒是被村民们看中,当成扁担来用。

    简单的飞石索倒是被他捣鼓了出来,两根绳子绑上三块鹅卵石,完全没有任何技术含量,只不过做出来是一回事,扔出去却又是另一回事。

    三块石头在手上转得飞快,挺像那么回事,可是死活丢不出去,反而差点把自己砸得满头包,看到这一幕的人毫不吝啬的送上了自己的笑声。

    午饭过后没多久,在前面领路的老猎人发现了野猪的踪迹,几条土狗也像是嗅到了什么味道,摇着尾巴,在左近乱窜,用力扒着地面,显得极为兴奋,却自始至终一声不吭。

    山村里的狗不少有狼的血统,俗话说咬人的狗不叫,这几条牵出来的土狗都是擅长撕咬,而不是只会虚张声势的看家犬,都是合格的猎犬。

    只要有心去找,并不难找到野猪的栖居地。

    野猪群体有自建公厕的习惯,喜欢往同一个地方拉屎,很容易在山林里堆起显而易见的粪堆。

    特有的腥臭气味飘散开来,便是猪群自己给自己划分的领地。

    不过这种习惯并不包括走到哪儿,吃到哪儿,拉到哪儿的独行公野猪,碰到落单的野猪,最好还是拔腿就跑,逃为上计。

    又往前行了一会儿,前面几个村民似乎确认了什么,往后传话。

    “前面有野猪群,都散开,做好准备。”

    “八一杠到前面来,其他人靠近带枪的,不要乱跑。”

    几条跃跃欲试的土狗被放开了绳子,就像离弦之箭一样冲了出去,片刻之后,犬吠声和野猪的嘶吼传了过来。

    两种动物开始干仗了,只不过土狗是正规军,知道把野猪往主人所在的方向驱赶。

    草木悉悉索索,动静越来越大。

    冷不丁的一头一米长的棕黄色野猪窜了出来。

    呯一声。

    八一杠率先开火,7.62毫米口径的弹头直接给这家伙开了瓢,喷着血雾,余势未尽的一头栽倒,很快一头土狗冲了出来,凶狠的狂吠了几声,又转身去追其他野猪。

    紧接着好几只比兔子大不了多少的小野猪窜出来,目标太小,反而不好对付。

    跟着一起来的村民和郭文凯等人抡起棍棒农具,就像打地鼠一样狠狠砸了下去。

    小野猪们的动作实在太敏捷,一通猛抡也只砸翻了一两只。

    只要挨上一下,小野猪立刻口鼻窜血的瘫倒在地上,蹬着小腿,哀嚎的声音越来越低。

    尽管棍棒农具的命中率太低,但是这些小野猪依然没有逃过一劫。

    李白张开竹弓,连连放箭,一支竹箭就放倒一只小野猪,转眼间尸横遍地。

    小王警官的飞石索虽然不熟练,在仓促之下,却如同走了狗屎运,竟然脱手砸翻了一只小野猪,还没等这只可怜的小家伙摇头晃脑挣扎着爬起来,一支鱼叉飞到,当场来了个透心凉。

    又是一声八一杠的特有枪响,被土狗追出来另一只大野猪被子弹打倒在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