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三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剑说 > 第93节-剑鸣
    用麻绳将剑柄密密缠上一圈,李白轻轻一抖手腕,轻而易举的抖出一朵碗口般大小的剑花。

    几乎是下意识的,上中下三处丹田齐齐一动,精神力,罡气和灵气一齐涌入剑体,他随即反应过来,普通竹剑可承受不住罡气的冲击,想要收回,还是晚了一步。

    当李白以为自己刚做出来的这支竹剑即将被爆成齑粉的时候,从心神中探出来的精神力却像海纳百川一般,不仅安抚住了即将爆发的罡气,甚至连欲散逸出来的灵气也被收束于竹剑内,无法泄漏出一丝一毫。

    三者在竹剑内部竟然和平共处,相安无事,与竹质强度维持的平衡控制在恰到好处,既增强了竹剑的坚韧和锋利,也不会破坏脆弱的竹质纤维,在某种程度上,这支竹剑已经丝毫不逊色于精钢长剑。

    自从意外得到混沌青莲后,李白对武道罡气和术道灵气的掌控基本上都依赖于这件寄托于心神内的先天异宝,然而天地规则变化,他

    自从得到先天异宝混沌青莲后,李白对于灵气和罡气的掌控大多依赖于

    剑花尚未完全消散,余势继续撕扯着空气,发出嘶嘶的裂帛之音。

    小王警官注意到了李白手上的异样动静,在目瞪口呆之后,立刻竖起了大拇指。

    自己刚琢磨出飞石索的玩法诀窍,对方居然又弄出了新花样。

    这人比人还真是要气死人!

    脸上笑嘻嘻,心里妈卖批,大概可以形容小王此时此刻的心情。

    ╮(╯▽╰)╭

    李白笑了笑,正准备把灵气和罡气撤回,就在这时,他的耳边突然毫无征兆的响起了一声剑吟。

    铿!

    清脆之音内蕴含着无尽锋锐,仿佛能够撕裂一切,摧毁一切。

    李白的瞳仁深处,浮现出无尽的重重剑影,心底没来由的生出一丝从未有过的明悟。

    那是剑意!

    在异界得人传授剑术《沧浪剑诀》,虽然也能摸到剑意的门槛,不过却是在混沌青莲的帮助下,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只是通过这件先天异宝一步登天,实际上却错过了脚踏实地的一步步体悟过程。

    这种开挂式的修炼虽然进境一日千里,但是根基却依然无法与那些不凭外力,完全亲力亲为领悟剑意的武者相比。

    李白很早就意识到了这一点,并没有因此得意忘形,不过混沌青莲对他的影响或者说是这种强制性的帮助完全是无处不在,丝毫不容拒绝,修炼的每一步都有它的影子存在。

    从异界归来后,混沌青莲对现在这个世界的打开方式又发生变化,再加上天外邪神的牵制,对于李白的影响力被降到了最低点,幸好他并没有沉迷于这种不劳而获的额外帮助,方才在全神贯注的削制竹剑时,不自觉的加入了自己对剑的理解和揣摩,这才有了新的领悟。

    即使此时此刻,混沌青莲离开了他的心神,这份剑意依然完完全全属于李白自己,谁都不能带走。

    缓缓收回注入竹剑的罡气和灵气,米白的剑体表面突然灵气微微一荡,平空浮现出细密的焦痕,李白定睛一看,那些焦痕竟是复杂的符文。

    昔日以凡人剑匠之技为敲门砖,踏入炼器一道,再加上从异界术道宗门黑门得到的《九章造化》完整炼器传承。

    原本不可能发生交集的炼器技艺与武道击技却在方才的不经意间发生了小小的融合。

    注入竹剑的灵气在竹剑表面自发形成了符文法阵,只有一小部分灵气回到李白的手上,大部分都以符文的形式与一部分精神力留了下来,竹剑与李白之间自然而然的产生了一丝联系。

    在某种程度上,它已经从一支平凡的竹剑变成了一支真正的法器,如果能够长期得到灵气、精神力和罡气三者其一的温养,日积月累,由量变成质变,平凡竹质将有极大可能出现脱胎换骨的变化,成为一柄真正削铁如泥的君子傲骨之剑。

    几乎与此同时,有感于竹剑得到的机缘,悬浮于混沌青莲上方的本命法器“玄星”突然加快了外形变化,渐渐成为一支粗糙的剑胚模样。

    对剑意的意外精进领悟很显然给李白带来的好处不止是那么一星半点,剑意如同催化剂,加快了他对“玄星”的重新祭炼进度。

    待有朝一日,这件异宝真正能够适应这方天地的规则,李白将重新得到这件前所未有的法器。

    眼睛眨了几下,瞳仁深处的剑意缓缓隐去,李白不再将这支竹剑当成随手之作,而是作为一支真正的法器,郑重其事的横于膝前,剑侠气质油然而生。

    察觉到李白身上无法言语的气势变化,小王警官情不自禁调侃道:“李医生,你这剑看上去还挺像回事,有机会去影视城试试镜头,说不定能跑几个龙套,在电影电视上露露脸。”

    李白笑着点了点头,说道:“如此也好,在下谢过王班头的提点。”

    这句话一出,看上去更像了。

    小王警官再次竖起大拇指,不服不行,又是一个被医生耽误的大明星。

    -

    次日天亮,吃过早饭后,猎猪队一行人再次出发,以村子为圆心,开始等距离横向扫荡,期间又发现了两群野猪,甚至还和一只云豹不期而遇。

    云豹与在非洲大草原上追捕羚羊的非洲豹和人们常说的金钱豹大不一样,它相当于轿车里面的QQ或宝莱,非常适应山林地形,是爬树专家。

    当这只色彩斑斓的大猫发现了猎猪队后,当即发出惊恐的嘶吼,三窜两窜在林间消失的无影无踪,哪里有山林掠食者的凶悍。

    猎人和村民们紧紧拉住土狗,不让它们去追这只被吓坏了的可怜大猫。

    临近中午时分,猎猪队在一条乱石堆叠的溪涧附近准备休息时,遇到了由三男一女组成的驴友小队。

    正如老张和老郭判断的那样,对方应该是曾在猎人据点待过的那队驴友。

    四个人装备齐全,不仅有卫星电话,还有可充当防身武器的金属登山杖,看到猎猪队的三十多号人,主动打起了招呼,说话时带着SC口音。

    领头的老猎人一问,对方果然是ZQ那边来的。

    双方自然而然的合营到一处,虽然对方的野外驴行经验丰富,但是在深山老林里,到底还是人多更安全一些。

    李白好奇的打量着四个驴友,忽然转头对着郭文凯,说道:“穴を掘るに行って,それから彼らを殺す,今度の商売には何の意外なこともあってはならない(去挖个坑,干掉他们,这次的生意不能有任何意外)。”

    他用的是日语,老郭自然是一脸懵逼。

    可是那四个驴友却没有懵逼,然而脸色大变。

    “抓住他们!”

    李白根本不给对方任何机会,直接举起了竹弓,昨晚新制的竹箭架上了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