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三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剑说 > 第94节-弱小无助又可怜
    老猎人没有反应过来。

    村民没有反应过来。

    民兵也没有反应过来。

    倒是小王警官手上的飞石索嗖嗖嗖转了起来,面色不善的盯着那三男一女。

    花了一个晚上,他已经摸到了门道,再也不会像昨天那样失控乱飞。

    郭文凯等老公安随即一拥而上,将四个驴友围在中央,被十几个老公安围住,就算插翅也难飞。

    “你们要干什么?”

    一个年轻驴友有些急眼,欲和郭文凯他们撕扯,却被那个年长的驴友拦下,他的目光落在李白腰间,神情微微一变。

    “你们说自己是荣都人,还有双庆人,对吧?”

    李白好整以暇的放下竹弓。

    人一多,竹弓就不太好使了,所以他抽出了腰间的竹剑,米白色剑体表面密布着充满神秘色彩的符文。

    年长驴友在看到竹剑时那一丝微不可察的表情变化,并没有逃过李白的眼睛,要知道心理医生正是最擅长察颜观色的人群之一。

    年长的驴友沉声说道:“没错,我是荣都人,他们三个都是双庆的。”

    “呵呵!”李白莫名笑了起来,仿佛确认了某种猜测,继续开口说道:“不用再装了,你们是RB人。”

    他和老爹一样,对RB人格外敏感,哪怕隔着十几米,也依然能够察觉到RB人的存在,更像是一种直觉,屡试不爽。

    四个驴友中的年轻女子连忙反驳道:“哪个是RB人,你不要乱猜。”

    她是一口地道的双庆口音。

    “不用否认,你们身上的味噌味道瞒不过我。”

    李白将这种无法用言语来解释,却出奇准确的古怪直觉称为味噌嗅觉,正如不同种族的代表气味,印度人身上天生带着咖喱味,而每一个RB人身上都带着挥之不散的味噌味道。

    没有吃过味噌的RB人就不能算是真正的RB人,味噌对RB的意义等同于泡菜对韩国,咖喱对印度,中国……(╯-_-)╯╧╧,特么太多,数不过来。

    尽管味噌与东北大酱、豆瓣酱、黄豆酱及豆豉相似,但是一个真正的华夏人还是能够很容易分辨出它们的不同,这大概算是种族天赋。

    不像白人和黑人,根本分辨不出蜀川辣,湘南辣和江东辣的区别,还没等咂摸出滋味,就已经被直接辣哭了。

    味噌?

    四个驴友彼此面面相觑,其中一人甚至不由自主的闻了闻自己的衣服,却怎么也闻不出味噌的味道。

    “喜欢吃味噌就是RB人,这是哪个道理?你莫要血口喷人,我还喜欢吃咖喱,你娃怎么不说我是阿三。”

    年长的驴友一脸冷笑,显然对李白的这个理由嗤之以鼻,没有证据就是造谣,是要负法律责任的。

    “他们真是RB人?”

    郭文凯感到不可思议,他上上下下仔细打量着这四个人,一口地道的川音,无论如何都找不出哪里有像RB人的模样。

    事实上只要站在那里不动,不开口,是很难分辨黑发黑眼黄皮肤的亚洲人究竟是来自哪一个国家。

    “我刚才说的是日语,意思是杀人灭口,郭主任,你不觉得我们很像毒贩吗?他们能够听得懂日语,就已经很可疑了。”

    在已有答案的基础上,反推论证线索是很容易的事情,李白不紧不慢地说出自己方才略施巧计,让对方自行露出马脚。

    三十来号人,大多背着竹篓,又带着八一杠行走在深山老林中,乍一看上去,确实很唬人,被误认为犯罪团伙也不奇怪。

    李白原本可以继续套话,让对方原形毕露,只是顾忌到己方大半人员都是普通村民和民兵,根本没有足够的警觉性和应变能力,更何况对方还暗藏有武器,很容易出现不必要的人员伤亡。

    如今郭文凯等人已经把对方围住,可以说是最好的处置方式。

    “老娘还是川大日语系的,听得懂日语算啥子嘛,你娃好霸道,当我们是啥戳戳(傻乎乎)。”女驴友叉着腰,怒视向李白,身上根本看不到半点儿被揭穿的心虚和恐惧。

    李白却一眼看穿了对方的虚张声势,风轻云淡地说道:“那么,请打开你们的包,让我们检查一下,对了,忘了介绍,你右边这位是省公安厅的郭主任,前面这位是省公安厅的审讯专家,再往右是nan湖区公安局刑侦科的张警官……”

    呵呵,四个RB鬼子被十几个老公安围到,巴适的很!

    李白每介绍一个人,那四人的脸色便难看一分,还没等动手检查他们的背包,就已经一个个浑身颤栗起来,这样的反应等同于不打自招,连那些村民都能看出他们的不正常。

    大概可以用小鸡崽掉进老虎洞,被虎视眈眈来形容这四个人的当前处境,现场公检法医齐活儿,大部分案子都能一条龙处理,保证服务到家。

    “真是RB人?”

    看到再也伪装不下去的四个驴友,小王警官目瞪口呆,他又疑惑地说道:“他们到这里干什么?荒山野岭,有什么好看的?”

    当个背包客,驴行就驴行便是,好好的RB人为什么要冒充中国人,实话实说又不会死,这让小王疑惑不解。

    民兵队长突然一脸严肃地说道:“这里有秘密!”

    “什么秘密?”

    小王东张西望,茂密的山林,除了野猪多的要死以外,几乎没什么特别的。

    “不能说!”

    “不要问!”

    民兵队长和郭文凯几乎不分先后的异口同声。

    “别瞎问!”

    老张一巴掌拍在了小王的后脑勺上,虽然他和其他人一样毫无所知,但还是能够隐约猜到一些。

    尽管离答案只有一层窗户纸那么薄,却没有人愿意去捅破。

    知道的越多,死的就,倒是不会死,却会很麻烦,尤其是对公门中人而言,几乎等同于断送了个人的前程,完全得不偿失。

    四个RB人被八一杠指住后背,看上去可怜,弱小,又无助。

    他们不是兰博,也不是007,逃之夭夭的概率微乎其微,被当场击毙的概率却很高,更何况手脚被用来捆野猪的麻绳绑了个结实,只能老老实实的蹲在地上。

    老张开始现场翻包,做为老刑侦,干这个是行家里手,哪怕藏在夹层里的秘密都照样难逃他的火眼金睛。

    除了驴行的装备外,还找到了两台超薄笔记本电脑,两台带有超长焦镜头的单反相机,高倍军用望远镜,微光望远镜,红外成像镜头,激光测距仪及一些精度极高的测绘设备。

    如果这些还说明不了什么,那么两支钢笔枪和一支小巧的伯莱塔BU9 Nano手枪便足以证明这四个人绝非是普通的驴友。

    尽管现如今的卫星遥感测绘精度极高,但是对于某些特殊区域却会失效,出现扫描黑区,更何况华夏拥有太空反制能力,间谍卫星想要肆无忌惮的路过侦察,被打爆的概率不低。

    现如今近地轨道上还残留有那么多太空垃圾,可不止是寻常太空探索留下来的。

    对于这些黑区,采用人工测绘便成为了唯一的手段,这四个冒充中国人的RB间谍显然打的是这个主意。

    “特么了个逼的,间谍!”

    事实证据无不指明这四个人的RB间谍身份一,一个民兵愤怒地抬起一脚就将那个年长的RB人踹倒在地,他的曾祖父在抗日战争期间,就死在了RB人手里,这个深仇大恨至今未忘。

    “解放军优待俘虏!”

    “不要杀我们!”

    另外三人吓坏了,连忙大叫起来。

    在这片深山老林里,要是被打死了,随便找地方一埋,连做鬼都没地方哭去。

    “呸!我是民兵,还不是解放军!”

    那个民兵恨恨地往地上吐了口唾沫,RB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居然敢钻到这里来,要不是民兵队长拦着,他早就把这四个人给毙了。

    “我是警察,不宽待俘虏。”

    看到RB人用祈求的目光望向自己,郭文凯清咳了一声,把头偏向别处。

    “我是医生!”

    李白摊开手,耸了耸肩膀,第七人民医院的经营范围并不包括优待俘虏。

    “又是一桩大功!”

    小王警官眉飞色舞。

    逮到四个间谍,就算是集体三等功,也该轮到他擢升一级了吧。

    “想的美,这事儿归安全局管。”

    郭文凯拿出手机,拨出了12339(这是真实的间谍举报电话,没事别瞎打)。

    就算论功行赏,也最多在个人档案里添上一笔。

    小王警官感到一阵气馁,难道自己只能跟猪耗上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