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三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剑说 > 第95节-回程
    因为处于经济比较好的东南沿海一带,再加上这片山区内分布着大大小小的村落,山里的手机信号强度还是不错的,所有人的手机都能够正常使用,甚至还可以上网。

    打完间谍举报电话没多久,郭文凯的手机又响了起来,接听完后,扫视了一眼其他人,说道:“打猎活动结束了,我们得把这四个间谍带走。”

    安全局在第一时间受理了举报工作,并且联系到省公安厅,开始相关的交接工作,在某种意义上讲,这四个倒霉孩子算是自投罗网。

    行程改变并没有出乎民兵队长的预料,东瀛间谍远远比野猪更重要。

    一行人改变方向,前往就近的村落。

    四个东瀛间谍很老实的跟在队伍里,压根儿没想过逃跑或者反抗,没有野外装备和食物,孤身逃入山林那是自寻死路,更何况还有四支更加可怕的步枪指着自己,绝无任何侥幸。

    进山花了一天半,尽管是有意绕开途经的村落,抵达就近的山村却只需要三个多小时,足见人类对这片深山老林的开发密度。

    押着东瀛间谍进入村子的时候,得到通知的县安全局派遣车辆也在差不多时间抵达,毕竟循着修好的山间公路甚至是穿山隧道,要远远比用两脚步行丈量大山更容易的多。

    四个东瀛间谍直接移交给了安全局的人,估计当天就会被送走,不会在本地多留。

    间谍们携带的两台笔记本电脑将由专业人员负责解密,剩下的就是华夏与东瀛双方互相扯皮撕逼嘴炮大战。

    这些破事儿归精通厚黑学的政客们管,他们对这样的活儿乐此不疲。

    逮到四个东瀛间谍在两国邦交活动中其实并不算什么大事,只是例行互相探底行为,没逮到是占便宜,逮到就只好捏着鼻子赎人,意外被毙了那是活该,胆敢拒捕的一个都没有,双方每年都会为此交换情报人员。

    除非打算开战或者不可收拾的擦枪走火,这些情报人员并不会有什么性命之忧,最惨不过去发配干苦力。

    近几十年来相比,这类间谍活动实际上已经收敛了许多,随着华夏在亚洲的强势崛起,给周边诸国带来了巨大的压力,这种肆无忌惮的刺探频率越来越少。

    然而在战后经济高速增长,自认为话语权和世界地位渐高的东瀛处境变得越来越尴尬,它也想当大佬来着,现在看来显然是黄了。

    东瀛内部一直以来存在两种对立的声音,一方面是寻求合作,亚洲和平共荣,嗯,就是想当带头大哥,另一方面却是抱紧欧美大腿,宣扬威胁论,还是老一套的脱亚入欧,更为激进的死抱白人大腿,毕竟东瀛人自古就有借种的自卑心理。

    然而亚洲大佬华夏的态度却让东瀛感到高深莫测,哪怕他们无论怎么示好,多次试图修复关系,但是……特么的抗战片拍个没完没了,每年在影视剧里死掉的东瀛鬼子比二战前的东瀛总人口还要多一百多倍,假鬼子不够数,就找来真鬼子顶。

    这还不算,总局给各地电视台下达播放指标,每年必须播出抗战剧一到两部,一旦有什么大事件发生,娱乐节目统统停止,只能放正片。

    什么是正片?

    抗日剧集就是正片!

    这一点毋庸置疑。

    却不知怎么的把抗日剧弄进了东瀛,有《亮剑》倒也罢了,其中居然还有手撕鬼子,手撕……

    东瀛政客们正努力的修改教科书,否认大屠杀,颠倒黑白,却在自家电视机屏幕上看到这一出(啊!大东瀛帝国武士被撕成两半了!),悲愤欲绝的真是有一句mmp当讲不当讲。

    华夏人民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抗日神剧居然被那群天杀的东瀛人改编成了教科书《中国抗日神剧读本:出乎意料的反日爱国喜剧》,作为合法出版物教导东瀛人民如何反东瀛,大概是万一遭遇八路军,各种怂的正确姿势。

    东瀛政客们的表情就变成了这样:(╬ ̄皿 ̄),俺们把辣么好的动画片和动作片给你们,你们就给俺看这个?

    战后德国总理给犹太人跪了,东瀛人硬气,没跪,却被摁在地上摩擦了快一百年,估计以后还得继续摁下去。

    犹太人:杀人不过头点地,还有完没完了……

    如果下次两国再开战,东瀛人的心理阴影面积该如何计算,求解?

    -

    在移交完间谍后,民兵们各自带着打猎的战利品就地解散,枪械重归当地人民武装部的仓库,下次进山估计得到秋天,甚至是明年的这个时候。

    虽然消耗了百余发子弹,但是起码可以保障附近村落一年的平安,不止是野猪,其他猛兽都会对人类的活动范围敬而远之。

    搭乘村际中巴车返回的郭文凯和李白等人,每人都收获了三十多斤野猪肉和数斤纯天然的野生菌菇。

    熏好的肉干大概有十五六斤,依然还有不少水份,估计得再烘上一晚才能真正的干透,其他新鲜的野猪肉可以当晚吃掉,也可以白水煮熟后,和熏干的野猪肉做成真空包装,可以保存的时间更长一些。

    野生菌菇倒是不需要处理,放个两三天也不会坏。

    除了这些,不少人还有另外的收获,像李白额外得到了几支野猪獠牙,最长的足有一尺,用84消毒液浸泡后,才算是把上面的各种细菌全部杀死,不然碰到人身上,万一弄出伤口也是一件很麻烦的事。

    在邓老板的农家乐休息了一晚,带着各种本地特产,一行人终于踏上了返程。

    抛开往返的时间,只有短短的三天,但是鬼屋、野猪和间谍接连出现,让这次下乡活动变得精彩纷呈,令人难忘。

    虽说这一次出来浪是郭文凯做东,可是最后结帐一算,他们十几号人连吃带拿非但不用掏钱,居然还有进帐。

    光是头一天逮到的野猪和上千斤鲜鱼就足以抵过所有的伙食住宿,还没算上冻在邓老板家冰箱里那只罕见的超大野猪肚。

    听说已经有大老板订下,等拿到钱,每人又能分上一笔千把块钱的外快。

    尽管是天上掉下来的横财,却来路干净,任何人无可指摘,总不能说老天爷行贿吧,也没这个道理。

    回程依然是郭文凯的观途打头,后面四辆车在高速公路上呼啸疾行,在下午时分,车队终于返回了湖西市。

    有车的四人按照顺路的关系,将其他人沿途放下,最后才各自回家。

    车子经过永凌武道健身馆门前,看到肖江南的办公室还亮着,李白便抱了一箱山货送了上去。

    毕竟自己住着人家800元友情月租的房子,该有的人情往来还是必须得有,这是做人最起码的道理,如果闷声不响的只顾着占便宜,再铁的关系也会友尽。

    尽管手上刚刚得了两笔奖金,足以让李白凑个首付在湖西市买一套小小的蜗居,但是这里住的颇为舒服,他还暂时没有买房子的打算。

    几天没回家,房间里就少了几分人气,多了一丝尘土异味。

    李白一进门,清瑶妖女就迫不及待的从旅行背包里窜了出来,打开手机开始追剧,急着想要看某个没人爱的傻姑娘到底有没有被男主虐死。

    这几天连看个电视剧都不痛快,老是被打断,让她恼火的不行,现在终于能够踏实下来。

    李白从门外的信箱里拿出了一本广告册,自打搬进来后,这些广告传单就莫名其妙的多了起来,或许那些广告公司已经知道这里又有了新的住客。

    原本打算和其他广告页一样,随手扔进垃圾桶,但是封面上那幅拍卖宣传画却让李白停下了手并且打量了好一会儿,最后有些不太确定自言自语道:“洪璃?”

    一尾巴掌大小的赤色玉鱼正是洪璃小妖女经常变化的形态之一。

    头眼鳞尾,甚至是鱼须都惟妙惟肖,即使是图片,也依然能够感受到这尾玉鱼的灵性十足,仿佛随时会活过来。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