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三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剑说 > 第96节-大师等级
    跟着李白从异界一起过来的,除了清瑶妖女,还有暗藏入他心神中偷渡的天外邪神。

    照理来说,原形为红鲤的洪璃小妖女也应该一起过来,但是他始终没能找到她的踪迹。

    茫茫人海,想要寻找一个小妖女的线索谈何容易。

    然而李白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或许是冥冥中使然,老天爷竟然以这样的方式把线索主动送到他的眼前。

    广告册封面上那尾作为拍卖宣传的赤色玉鱼,越看越像是洪璃小妖女,这对于遍寻不着的李白来说,无异于一个好消息。

    只是他想不明白,为什么洪璃会出现在别处,落入别人手中,并且成为一尾玉鱼而且即将被拍卖。

    李白倒是能够理解洪璃为何为变成玉鱼。

    天地规则变化,无论是人还是妖,修行变得无比艰难,即使是拥有破劫境妖王修为的清瑶妖女也不得不依赖外物勉强维持,更何况是初入真丹境的洪璃小妖女,这种玉鱼形态与冬眠几乎没有多少区别,可以尽可能的维持下去。

    如果修为持续衰退,失去的不仅仅是境界,还有灵智,这对于侥幸开智,得窥修行之道的妖族而言,不啻于最残忍的折磨,最终一切化为乌有,重归混混沌沌的凡俗生灵。

    翻开广告册,对赤色玉鱼的介绍却让李白摸不着头脑,说是经专家鉴定,这尾玉鱼的玉料是采自昆仑山的罕见纯阳红玉,是古代贵族的镇宅之宝,然后是一堆啰里吧嗉的溢美之词,编造所谓纯阳红玉对人的好处。

    统统都是套路!

    只是为了这件封面力荐的珍贵拍卖品能够卖上个好价钱。

    内页的专家估价成功让李白倒吸了一口冷气,八百万!

    怎么不去抢!

    好吧,这就是明抢!

    李大魔头有些气不打一处来,明明是自己的小妖女,竟然让别人捡去卖钱,这有点过份了啊!

    生气归生气,没钱的照样是没钱。

    好不容易攒了二十多万,却依然连举牌叫一次价的资格都没有。

    在法制社会,盗抢行为肯定是不行的。

    李白头一次开始为人民币着急起来。

    -

    一早赶到医院,还没等开工,李白就被院长大人召进了办公室。

    “小李,看你的气色不错,这两天玩的怎么样?”

    李白不在的这几天里,第七人民医院太平无事,甚至连在世界贸易中心进行的非洲中部资源联合开发会议也十分顺利,周大院长心情正好。

    “谢谢院长关心,玩的很开心。”

    李白同学诚惶诚恐。

    又是野猪,又是间谍,能不好玩嘛,老刺激了,要不是跟着一群老公安组队,这游戏一般人还真没法儿玩。

    他从脚边拿出了一个长盒子和一只大塑料袋,塑料袋里鼓鼓囊囊的装着不少东西,放到桌上。

    “这是带回来的一点儿特产,您可以尝尝,还有一件特别的礼物。”

    从山村里带回来的东西不少,几辆车的后备箱全部塞满,李白每一样都挑了点,带给周院长和科室里的同事们,有野笋干,农家自晒的咸豇豆干,还有一大块真空包装的白煮野猪肉。

    不仅仅是周院长,其他人也是一样,数量并不多,仅够尝个新鲜。

    “特别礼物?是什么?”

    周院长倒是有些好奇,究竟什么样的东西在李白这里才能被称得上是特别。

    李白打开了长盒子,周院长探眼一看,里面竟然放着一柄长剑。

    鞘是烤青后的竹条,两片一夹,用竹钉契合,正好是合适的鞘身,造形古朴,还烫出了几片竹叶状的焦痕,握住细麻线重新细细缠过的剑柄往外一抽,却是一柄表面布满黑色符文的竹剑,看上去气质儒雅,隐隐带着谦谦君子之风。

    “不错,真的很特别!”

    周大院长不得不承认,这柄表里如一的竹剑相当别致,也不知是从哪里寻来的工艺品,密布剑刃表面的精细符文极具神秘色彩,让这柄君子竹剑更加飘然出尘。

    “这柄竹剑暗蕴浩然正气,可以驱邪除秽。”

    李白握剑轻轻一挥,剑锋带起裂帛之音,仿佛轻而易举的撕裂了空气。

    在山野中无意制作出来的竹剑法器暗合剑意,对他来说却没有什么大用,甚至还比不上他手中储物纳戒里面的任何一支飞剑和武道神兵,毕竟吃亏在材质平凡,想要温养到质变,非经年累月不可,眼下显然还是差了许多火侯。

    就算是不懂行的周院长也看出了这柄剑的不同寻常,哪有竹剑能够发出这种声音的,钢铁打造的剑也未必发的出来。

    嚓!

    竹剑扫过办公桌,似乎碰到了什么东西。

    周院长低下头,他的大师手工仿古汝窑天青瓷杯突然上半截滑脱,咣当砸在了桌面上,茶水漾出来了不少。

    卧槽!

    “我的杯子!”

    得到一柄神奇竹剑的好心情却因为某人一时手贱而瞬间荡然无存。

    李白在桌前正襟危坐,惴惴不安,他哪里知道那只破杯子有这么大的来头,就算是小小卖弄一下手上的竹剑,也会找其他便宜货来祸害。

    周大院长揉着自己的眉心,血压又高了,差点儿想把这混小子打出屎来。

    平复了一下心情,将一叠新打印出来的a4纸推到李白面前。

    “这支竹剑我就收下了,有一份协议和表格,你填一下,回头再给我两张一寸照和至少三张生活照。”

    一支竹剑能把瓷杯削成这样,恼火归恼火,周院长对它的特别之处也有了更加清晰的认识,这是一件可以传家的宝贝。

    “院长!那个什么协会的会员申请表我已经寄出去了。”

    李白以为自己跟郭文凯他们出去浪之前寄出的那份快件丢包了,现在又要重填一份。

    “这是催眠术大师的注册资料,以后你就是国家重点关注的人了,这是那个协会的会员证,星期六有个活动会议,你去参加一下。”

    周院长丢出一本咖啡色的证本子,李白要是不提,他都差点儿忘了。

    反封建迷信协会是在民政局注册的一个市级小协会,审批程序很快,在收到快件的当天就完成了会员证的制作,随即直接寄到了第七人民医院的介绍人周院长手上。

    “催眠术大师?有这个职称吗?”

    李白还是头一次听说过。

    话说起来,他的催眠术导师正是眼前这位院长大人,当初指点催眠术的时候,可没有提起过还有这样的划分。

    “那是你以前还没有达到这个层次,知道了也没用,像锁匠,哪个不是得在公安局备案,知名的作家也会被重点关注,凡是能够对社会造成一定影响力的职业都属于专业注册人员。”

    周院长清楚记得自己把催眠术教给李白甚至还不到一年的时间,对方居然就已经突飞猛进到连他都要惊讶的程度。

    “好吧!”

    李白耸了耸肩膀,事实上即使没有周院长的通知,他也知道自己没可能逃过政府的关注。

    至少省公安厅就已经注意到了他的存在,不仅把走私案的奖金发了下来,顺便把一辆赃车替他洗白,所以迟早会成为社会关注人员。

    提起笔,很快真好了表格。

    接下来是一份注意事项,就像爱国爱人民什么的社会责任和义务,还有一份厚厚的专业问卷。

    问卷足足有二十张,正反两面,将近五百个单选或多选题,最后还有三个问答题,不下于一场颇有强度的考试。

    涉及到的内容很多,有理论,有临床实践,有心理测试,饶是拿到硕士学历,放下课本没多久,李白依然写出背后一层薄汗。

    他写完一张,周院长就看一张,直到全部看完,将所有问卷整理并装钉好,最后在问卷第一页填了个“一级乙等”的评定。

    看到李白的疑惑神情,周院长解释道:“我是省内的评定组组长,一级乙等代表着你的专业等级,每级只有甲等和乙等,一级上面是特级,下面是二级,特级可以拿国家津贴,所以你还得继续努力。”

    原来是自审自评,之前的神秘感荡然无存,李白的目光又落在周大院长身上,好奇地问道:“周院长,您是几级?”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