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三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剑说 > 第100节-反封建迷信协会的大佛
    意外现场成交的18.41克拉鸽血红宝石将给钱江珠宝带来七十多万的净利润。

    钱江珠宝和其他珠宝公司一样,只从事零售终端的经营,并没有自己的加工厂,所以宝石切割打磨和项链制作的成本支出并不低。

    除非是著名的大师工作室,世界顶级品牌也依然有不少代工厂。

    至于证书,钱江珠宝是华夏珠宝协会的会员,也是宝玉石检测中心的定点单位,找几个进货渠道商配合一下,弄个几张鉴定证书完全是轻而易举。

    简单的办法有很多,像原矿石进口,宝石裂解等,玉石加工产业用的比较多,一大块玉石拆成许多小玉石,一本证书就能变成几百上千本,而且还是合法的。

    只要不是赃货,总有办法消化掉,有些老板胆子大,甚至连赃货都敢洗白,就更不用说了。

    一笔四百多万的买卖直接刺激到了各家珠宝公司的老板,他们知道自己如果开价低了,不是被其他公司截胡,就会被钱江珠宝直接兜底抢断,说不定到最后连口汤都喝不上。

    群雄相争之下,最后还是便宜了李白,钱江珠宝得了不少好处,乐意做个人情,双方共赢。

    加上之前那颗成交的红宝石零售分成,十七颗宝石最后硬是卖出了九百五十万,总算凑出了赤色玉鲤的起拍价,尽管距离李白的预期准备资金还是差了一大截,好在参加拍卖会的资格是有了。

    首笔交易并不止是给李白带来了九百多万,还为他打开了一条珠宝变现的渠道。

    各家珠宝公司的老板都留下了自己的名片,希望能够做长久生意,哪怕不是正规渠道的货源,只要能够保持这次交易的品相,他们也依然能够全部消化掉。

    好的宝石稀有珍贵,只会越来越值钱,还不用担心放坏,这样的宝贝自然是多多益善。

    跑了趟银行,将合计九百五十万的现金支票转入自己的银行帐号,顺便拉出一张盖有银行印章的流水单当作资产证明的材料之一,再给拍卖公司转了一百万保证金,总算拿到拍卖会的入场资格。

    做完这些后,李白像没事人一样回到第七人民医院的门诊室,继续下午的坐诊。

    其他人完全看不出来这家伙在外面转了一圈,竟然捞了近千万进帐,转眼间又是一百万出帐。

    几百万人民币对于普通人来说,已经是一笔令人乍舌的巨款,但是对于见过金山银海,执掌着一个新兴术道宗门的天宫之主而言,只是一个小数字。

    与几家珠宝公司交易的那些宝石只是李白和清瑶妖女随身携带的一小部分,这次近千万数额的交易甚至还吸引来了省内其他几家珠宝公司的兴趣,通过同行的关系,直接找上门来。

    抽空又出手了两次,共计三十三颗宝石,李白随即宣布全部售罄,那些意犹未尽的珠宝商们这才作罢。

    若是再继续下去,虽然能够换到更多的钱,却会给他带来一些不必要的窥觑和麻烦。

    因此在出现这个苗头前,李白毫不迟疑的掐断了隐患,他的银行帐户上静静的躺着三千三百多万,若是还不够的话,那些珠宝公司老板估计会很乐意慷慨解囊。

    手上现金宽裕的李白给清瑶妖女发了一笔“巨额”零花钱,足足有两万元之巨。

    果然不负他的所望,两万块钱没能坚持过半小时,便宣告全军覆没。

    这妖女平日里早就暗中攒好了淘宝购物车,李白的钱前脚刚到帐,后脚就被她来了个全选结算,一口起扫荡了个干净。

    下单的东西稀奇古怪,让人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金枪鱼罐头,意大利面,黑胡椒酱,成箱的方便面,高清摄像头,四轴无人机,麦克风,口红,神仙水,面膜……等等,你一条死蛇贴面膜给谁看啊?

    不如买罐车釉蜡给自己的鳞片封个釉,要不买几张纹身贴,贴个切·格瓦拉还差不多。

    李白看到妖女淘宝帐户里那些待发货的一行行货品,直接无语。

    -

    星期六,反封建迷信协会正好有个活动会议,作为新会员,自然需要到场露个小脸。

    一大早,李白带着清瑶妖女,开车抵达了协会所在的金会大厦。

    这座二十八层大楼内聚集着不少民间协会,除了反封建迷信协会,还有兰花协会、家庭种植协会、网络写手协会、古语种研究协会、甲古文兴趣协会等稀奇古怪的存在。

    毕竟这些协会不是什么政治组织,而且宗旨和理念基本上人畜无害,因此民政局对这类小社团的注册备案还是十分宽容。

    十一楼的1108室和1110室这两个相邻房间都属于反封建迷信协会,当李白敲开1109房间时,开门的是一个长发披肩,******的年轻女孩。

    “苏绮雯?”

    “李白!”

    两人不约而同的叫出了对方的名字。

    “呀!果然是李白老师,比照片上更帅呢,快进来坐,其他几位老师还没有到呢!”

    微信昵称叫作“绮雯小仙女”的反封建迷信协会小秘书苏绮雯连忙将李白请了进来。

    1108室与1110室之间打通了一个移门,两个房间原本都是宾馆客房,自带有卫生间。

    1108室作为行政办公室,有办公桌,有茶几,有书架和文件柜,还有几株缺少照顾而半死不活的绿植。

    小仙女苏绮雯是兼职的协会秘书,行政、财务和出纳一肩挑,有事情的时候才会过来,平时两个房间没什么人,都处于关闭状态。

    将李白领进会议室,苏绮雯端来一杯茶水后,便留下来陪他说着话。

    在聊天中,李白终于了解到这个反封建迷信协会有多么不靠谱,就算加上他这个新会员,也才一共八个会员。

    更可怕的是,会员平均年龄52岁。

    卧槽!

    这些都是何等的老家伙,就算是加进了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也只把平均年龄下拉了三四岁。

    李白同学心里直犯嘀咕,周大院长会不会是忽悠自己,一群老头能够罩住他?

    这堆老胳膊老腿儿不把自己给磕着碰了,就已经是谢天谢地了吧?

    两人正聊着,会议室外面响起了敲门声,苏绮雯立刻从坐位上蹦了起来,就像小鹿一样冲到门口。

    “王书记,好早啊!”

    “嗯,我住的近,走两步就到,其他人有到吗?”

    一个苍老的声音传入李白的耳中。

    “有的,还是一位新会员,李白老师刚到没多久,王书记,我扶你进来吧!”

    “好,好!麻烦你了。”

    笃笃的敲击声伴随着两人的脚步声一起走进会议室。

    李白连忙站起身,冲着苏绮雯扶进来的拄拐老人主动打起招呼。

    “您好,王书记,我是李白。”

    刚才从苏绮雯那里套出来的信息中,李白知道这位拄着拐杖,行动不便的老人是退下来的湖西市纪高官,同时也是反封建迷信协会的会长,倒也算得上是一尊大佛。

    湖西市一直提倡干部年轻化,为避免痴迷权力,恋栈不去造成领导层思想保守僵化,所以许多干部到了55岁就会提前退居二线,把位置让给年轻干部,自己则担当顾问一职,在幕后用丰富的经验查遗补漏。

    “啊,李白医生,我听说过你,老周总是在夸你,今日一见,果然一表人才,好,好。”

    老者笑眯眯地上下打量着李白,不住点头,似乎十分欣赏。

    “谢谢王书记夸奖。”

    李白一点儿也看不出这位曾经是一位让公务员们胆战心惊的纪高官。

    “不要再叫我书记,早已经不是了,叫我老王,或者王老头都行。”

    王平安十分平易近人,在会议桌旁坐了下来。

    “那我叫您王会长可以吗?”

    尽管对方十分客气,李白也不能真的没规矩,否则周大院长回头一定会收拾自己,他干脆以反封建迷信协会的职务来称呼这位已经退下来的纪高官。

    “好,好,这个没毛病!”

    王平安笑着点了点头。

    这时门外又有脚步声传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