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三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剑说 > 第102节-吃牢饭
    老头们嘻嘻哈哈闹腾了半个多小时,硬是没有谈一句正经事,倒是把一头青蛟妖王给吓得不轻。

    乱哄哄的局面并没有持续太久,不然就这样没完没了的聊天打屁,恐怕一整天时间就会很快过去。

    王平安会长顿了顿拐杖,将那些歪楼的话题该抓的抓,该杀的杀,使会议得以重新进入正题。

    今天的会议原本就是特意为李白这个新人而开的迎新会,只不过老头们看到年轻会员加入,有些格外激动,不免满嘴跑车火。

    当一个个表情严肃的正儿八经起来,完全看不出之前在扯淡的就是这些不靠谱的老家伙。

    纪委退休书记王平安担任反封建迷信协会的会长,组织部退休干事陈永为副会长,前卫生局副局长邹学平也是副会长,分为左右护法。

    前人武部主任席建国,部队转业退休干部,老司务长巫诚,前海关副关长司马照及前市安全局干部宁思勇都是协会干事。

    反封建迷信协会组织构架清晰,职责明确,除了粉嫩嫩的新人李白同学光荣成为小兵会员以外,其他人都是领导。

    这没什么不公平的,抛开会员身份,各位大佬还是领导……

    小秘书苏绮雯又和李白不一样,她不是会员,而是兼职秘书,负责一切行政事务和打杂,本来也没有多少工作量,一个人抽空对付着完全绰绰有余。

    待陈永等老会员做完自我介绍后,王平安拄着拐杖站了起来。

    “今天的会议就到这儿,开了一辈子的会,差不多就行了,死气沉沉的会议室有什么好待的,小李,陪我去外面走走。”

    “好的,王会长,我来扶您。”

    李白连忙起身要来搀扶。

    王平安却摇了摇头,说道:“没关系,我还走的动。”

    尽管已经宣布会议结束,但是其他几位老会员却没有起身的打算,依旧坐在那里没动,抱着自己的杯子,你一言我一语的扯着咸淡。

    两人来到楼下,王平安忽然用拐杖指了指不远处的黑色轿车,说道:“上车,我们去个地方。”

    那辆黑色轿车正是李白的桑塔纳2000。

    “好,您请!”李白有些疑惑,还是替这位老王会长打开了车门,扶着他坐进后座。

    这一次,王平安没有拒绝李白的帮助。

    “我们去哪儿?”

    李白发动了车子,回头看向双手扶着拐杖头,一派大佬风范的王平安。

    王平安老神在在地说道:“天山路往西,一直开!”

    这老头神神秘秘的,葫芦里卖的不知是什么药。

    李白耸了耸肩膀,他放下手刹,脚踏离合,推动档位,最后轻踩油门。

    桑塔纳2000平稳的驶出车位,几分钟后拐上王老头所说的天山路,混在车流中,一路向西而去。

    穿过十来个红绿灯路口,车子已经驶出了主城区,来到郊外。

    在王老头的指引下,三拐两拐后,路边的景色不再有高楼大厦,只有与农田相间的新建楼盘,仅供两车并行的狭窄巷子和一身灰头土脸,肆无忌惮与桑塔纳擦边而过的大货车,喇叭拍的震耳欲聋。

    桑塔纳2000最后停在了一个左右高墙耸立的大门前,墙头扯着电网,还能看到荷枪实弹的身影站在墙内的哨塔上。

    大门右侧挂着一块长条牌子,上面白底黑字写着湖西市西郊监狱。

    目的地居然是监狱?李白望着紧闭的大门,越发猜不到王老头的路数。

    “等一下,我去敲个门!”

    王平安打开车门,拄着拐杖费力地走了出去。

    他在大门前按了几下门铃,与露出一个小窗内的狱警说了几句,随后小窗再次关闭。

    过了几分钟,紧闭的大铁门缓缓向内拉开,王平安冲着桑塔内里面的李白招了招手,示意他的车辆往里面开。

    李白只好带着满肚皮的问号踩下油门,把桑塔纳开了进去,前脚刚进,后脚大门又重新合拢。

    停好车后,王平安带着李白熟门熟路的来到监狱食堂,有一位警察拿着空餐盘和餐具正等着两人,这个时候已经是饭点儿。

    在小灶窗口打完饭菜,两人找了处空位坐下。

    李白怔怔的望着眼前热气腾腾的饭菜,伙食倒是不差,汤汁浓稠的红烧大排和色泽翠绿的蒜炒四季豆,只是突然把自己带过来吃牢饭,究竟是几个意思?

    难道是监狱里闹鬼,这个王老头要给他表演驱邪除鬼?

    “不要发楞,吃饭。”

    王平安不满李白在饭桌上走神,敲了敲桌面,掰开一次性快子,大口大口扒起了饭菜。

    李白只好跟着开动起来。

    午饭过后,王老头才为他揭开了谜底。

    西郊监狱的会见室内,一个被狱警领来的犯人看到隔离栏另一边的王平安,在微微惊讶后,立刻惊喜道:“哥,你怎么来了?”

    “顺路过来看看,最近过的怎么样,有没有新来的欺负你,要是有什么事,记得向管教投诉,监狱不是无法无天的地方。”

    王老头拄着拐杖,依然气势十足的坐在椅子上,他显然不是第一次来监狱,也不是第一次来看这个犯人。

    李白好奇的打量着两人,发现这个老年犯人与王老头长相酷似,再加上年纪又相近,如果没有猜错的话,他们应该是亲兄弟。

    不过在进入会见室前,王老头特意交待他不要随便开口,因此李白将这个疑问压进了肚子里,一直保持着沉默。

    “哥,没什么事,能吃能睡,都觉得年轻了不少。”老年犯人望向王平安身后的李白,点了点头致意,问道:“这位是?”

    “是一位小友,带他过来长长见识。”

    王平安笑了笑,却没打算替两人进一步介绍。

    “哦,好的,好的。”

    老年犯人有些拘谨,不过也看出王平安不愿多说,便没有再继续追问。

    “看到你过的好就行了,我还要带小友逛狂。”

    王平安扶着拐杖站了起来,竟是见了一面就走,丝毫没有多聊几句的兴趣。

    望着哥哥带着那个年轻人离开的背影,老年犯人满脸苦笑,最后叹了一口气,跟着狱警从另一个门口离开了会见室。

    “王会长!他……”

    回头看了一眼那几间会见室,李白便忍不住心中的疑惑,不过还没等他把话说完,王老头就直接开口说道:“他是我的弟弟王平康,唯一的亲弟弟,也是我亲手送进来的,行贿罪,十年。”

    在说这些话的时候,王老头的神情十分平静,仿佛说的不是自己的亲弟弟,而是其他陌生人。

    “啊!”

    李白瞠目结舌,这个前纪高官真是个狠人,连自己的亲弟弟都毫不留情的大义灭亲。

    看到王平康须发皆白的苍老模样,十年刑期,天晓得能不能熬到活着出来。

    “活该!”

    王老头突然重重一顿手里的拐杖,地上发出沉重的闷响,仿佛连水泥地都要戳出一个洞来。

    仿佛发泄完了心中的怒气,他又说道:“走吧,今天带你开开眼,涨涨见识。”

    整个监狱上下似乎已经被人打过招呼,王老头在前,李白紧跟其后,两人在监区内如入无人之境。

    除了自己的亲弟弟王平康,王老头似乎还认得在这里服刑的其他人。

    有的人表情麻木,毫无反应,任由王老头在牢房外堂而皇之的点评,有的人把王老头当成了救命稻草,痛哭流涕的不断忏悔,有的人歇斯底里的指着王老头大骂,甚至连李白都牵扯了进去。

    王老头对那些出言不逊的死硬分子完全不屑一顾,这种人要是能够活着出来,那是老天爷开恩,如果不老实,还得再进去,说不定下次就没那么运气了。

    “郑管教,郑管教,喵,您的山根微陷,暗藏祸纹,印堂灰暗中又有一丝邪红,头顶华盖散乱,喵,大凶之相,喵,这几天可能有血光之灾,千万要小心啊喵,郑管教,贫道有一法可帮您化险为夷,避凶趋吉,喵!”

    “去去,胡说八道什么,都在牢里了还不老实改造,我看你是别想减刑了,好好的大老爷们儿,看什么二次元,还喵呢,你咋不上天啊。”

    一个管教正铁青着脸,喝斥牢房里的犯人。

    远远听到前面的牢头和犯人在扯皮,李白忽然一笑,他听出了一个熟人的声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