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三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剑说 > 第103节-牢友记
    敢给监区管教大人算面相的那个胆大包天家伙正是清凉面的二道长李金丹,传闻擅长望气,制符和布阵,没想到进了大牢也依然死性不改。

    当初中了李白的催眠术,没想到留下了后遗症,不过这喵喵喵的口癖实在是莫名加戏,使好端端的看相算命多出了几分不正经的喜感。

    今天在西郊监狱看到他,说明清凉观的案子已经判下来了,不然还得在看守所里苦逼候审。

    察觉到李白的表情有异样,王老头问道:“你认识?”

    “嗯,我亲手送进来的,一次至少仨!”

    李白骄傲的伸出三根手指。

    别以为只有您老会把人往大牢里头送,本公子也是送人洗干净屁股蹲监的专业户。

    如果不论质量,只论数量,那么李白最近送进牢里的倒霉鬼,估计不会比王老头少上多少。

    “……”

    王老头觉得这小子是在故意炫耀。

    当两人来到那间牢房前,那位被看出有血光之灾的监区管教早已经气呼呼的离去。

    “咳!李金发,别来无恙啊!”

    李白敲了敲实心不锈钢焊制的栅栏。

    两张高低床,再加上一个半掩的蹲坑,这便是整间牢房的全部设施。

    “噗!李金发?我擦,我说你的名字怎么这么高大上,原来你的本名叫这个?好土啊,哈哈哈,让我先笑一会儿。”

    “早说了,这家伙就是个江湖骗子,鬼才会信他。”

    “该不会是猫妖变的吧?说话还带着猫叫,听的我寒毛都竖起来了。”

    牢房里除了李金丹,还有另外三个犯人,显然对这个张口闭口吉凶问卜的假道士没什么好感。

    “李白,是你喵!是你害我的喵!”

    对于把自己师兄弟三人一块儿送进监狱的罪魁祸首,哪怕是化成灰都认得,李金丹扑到牢笼上,怒视着李白。

    清凉观的三位道长涉及非法储存爆炸物,无证行医,人身伤害,非法集资和诈骗等罪,数罪并罚,起码得在西郊监狱蹲十五到二十年,大道长赵问道已经六十七了,被判了二十年,基本上和无期没什么区别。

    “这家伙什么路数?”

    王老头向来只跟贪官污吏打交道,从没接触过江湖术士,他有些好奇这个犯人和李白之间的故事。

    “郊外清凉观的二道长,李金丹,擅长看相、鬼画符和布置法阵,有点儿名堂。”

    在见识过清凉观广场下面的玄机后,李白觉得这三个假道士挺有想像力的。

    要是再给对方一年半载的时间,说不定会真让他们搞出高科技法阵来,到时候飞剑和各种法宝都会层出不穷的冒出来,清凉观肯定会声势大涨。

    “清凉观?原来如此,装神弄鬼迟早没有好下场。”

    王老头本来就对这些骗子没有任何好感,一顿拐杖,整个人气势大涨,李金丹硬是说不出话来,只能在牢里气得喵喵喵乱叫。

    “算了算了,我们走吧,拜拜,喵喵道长。”

    李白原本打算替李金丹解除口癖这个后遗症,只不过对方依旧死不悔改,还想着继续骗人。

    既然如此,就送他一个道号,叫喵喵道长好。

    “喵喵喵!喵喵……”

    越是气急败坏,怒火中烧,这后遗症爆发的就越厉害,李金丹已经完全说不出话来,只能发出凄厉的喵叫。

    如此诡异的一幕,吓得其他三位牢友面色发白,浑身直打哆嗦,这分明是中了邪啊!

    附近的牢房里一片噤若寒蝉,哪怕再恶形恶状的汉子,此时无不像受惊的小动物一样,瑟瑟发抖。

    所有人心里不由自主的浮现出一句话。

    善恶终有报,天道好轮回,不信抬头看,苍天饶过谁!

    一老一少往下一个监区走去,王老头拄着拐杖随口道:“你不给他治一治?”

    人老成精,他看得出来那个已经说不出人话的倒霉鬼,始作俑者应该正是自己身旁这位第七人民医院的精神科医生。

    这医生要是害起来人,凶残到超乎想像。

    “我想,这应该是老天爷对他的惩罚。”

    李白的回答语带双关,一是提醒这是犯人李金丹自作自受,二是滴水不漏的摆脱了自己的嫌疑,就算想要追究到他的身上,也没有任何证据。

    王老头有些惊讶的看了李白一眼,默不作声的点了点头。

    两人一个监区接一个监区扫过去,王老头在任时逮到的犯官大多都在西郊监狱,如此溜达了一圈,等于打了遍招呼,并不是所有的犯官都记恨亲手把自己送进这里的这位前任纪高官。

    莫伸手,伸手必被捉,在踏出违纪的第一步后,这些人恐怕就已经有了这个觉悟。

    落得今日的下场怨不得旁人,只能怨自己意志不坚定。

    王老头并没有带李白逛完所有监区,只是走了其中一部分,两人刚回到停车场,就见一个中年女子正准备钻入与桑塔纳2000相邻的一辆奥迪A8。

    李白和那个中年女子几乎同时认出了对方。

    今天真是好巧,老是遇到熟人。

    “李白!”

    姚东胡的妻子宣静咬牙切齿的怒视着李白,丈夫被捕入狱,儿子兵兵不知所终,好好一个家支离破碎。

    这一切的罪魁祸首,正是这位年轻的心理医生。

    尽管专案组严格保密,宣静还是通过一些渠道打探到了李白在这起走私大案中起到的作用。

    她身旁的保镖有些担心,这里是监狱,就怕东家做出一些不理智的事情。

    “宣女士,好巧啊!”

    李白无视了对方充满怨毒的目光,若无其事的笑着打了个招呼。

    “我们走!”

    眼睛里几乎快要喷出火来的宣静放弃了与李白无谓的对峙。

    跟随的保镖偷偷松了一口气,要是真弄出什么事情来,他们真心伤不起。

    王老头目送着那辆奥迪A8先行离去,淡定地说道:“仇人?”

    或许对他来说,有仇人并不算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事情,曾经有人扬言要弄死他这个纪wei书记,结果呢,还不是活的好好的,而且光荣退休,屁事没事。

    “路人甲!”

    李白的回答更霸气,这个女人连跟他作对的资格都没有。

    老虎不发威,当他是小猪佩骑啊?

    王老头忽然说道:“小李,你要记住一句话,身正不怕影子歪,只要问心无愧,就不怕任何妖魔鬼怪。”

    李白楞了楞,旋即恍然大悟。

    原来这个王老头对他的情况是门儿清,自己的一举一动压根儿就没逃过对方的眼睛,恐怕银行里有多少存款,都知道的一清二楚。

    李白切实感受到了周大院长的用心良苦,为他安排的这位靠山不仅含金量十足,还十分用心负责,用言传身教的方式提点李白不要走上邪路,滥用催眠术和对于钱财过于贪婪,以免犯下无可挽回的错误。

    李白用力点点头,说道:“王会长,我一定会铭记于心。”

    “孺子可教!”

    王老头看出李白已经完全明白过来,满意的点了点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