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三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剑说 > 第109节-开拍
    竞拍席以双座一席,一排二十席,共十排,如果坐满的话,应该有两百位竞拍者,但是在通常情况下,只会有一百多位。

    尽管得到李白的再三保证,吕思琳还是小心翼翼的捧着那条青蛇。

    她几乎快要哭了出来。

    这些有钱人究竟是有什么毛病啊,明明看上去年纪轻轻,还有些小帅,谁也没有想到,居然喜欢养蛇,而且还带在自己身上,难道就不怕被咬吗?

    青蛇懒洋洋的盘成一团,打了个呵欠,一对细长毒牙触目惊心。

    小姑娘心里上下打着鼓点儿,这条蛇该不会是毒蛇吧?、

    李白拿出一台手机,放到她的手上。

    还没等吕思琳弄明白是怎么回事,就见那条青蛇熟练的缠住手机,点亮屏幕,打开一个APP。

    年轻的女侍认得这个游戏,许多人称呼为吃鸡,她也玩过,只不过每次都是送人头,总是最先挂掉。

    然而吕思琳的眼睛很快越睁越大,这条青蛇居然像老司机一样利用扭动的蛇身进行多点触控,直接开打。

    会玩吃鸡的青蛇!

    怎么会有这么聪明的蛇?

    吕思琳算是彻底服气了,有钱人真会玩,连宠物都跟旁人的不一样。

    会说话的鹦鹉,会照顾人的狗子,现在又多了一条会玩吃鸡的蛇。

    身为人类,吕思琳突然觉得好心塞,自己堂堂211本科毕业,玩游戏都还比不上一条青蛇,要知道对方连幼儿园都没有上过,自己一定是上了十几年的假学校。

    李白把清瑶妖女丢给百年俱乐部的女侍,免得在竞拍的时候给自己添乱,他忽然心头一动,闪电般抬手往脑后一捉,一枚圆圆扁扁之物落入掌心。

    没有去看自己捉到的那枚东西,李白便知道是一枚一元硬币,他疑惑的转过头,正看到一个年轻女子在不远处的竞拍席位上冲着自己打出V字手势,然后又笑眯眯的竖了个大拇指。

    对方身旁还坐着一个中年男子,正在与邻座的人交头接耳。

    李白笑了起来,这一男一女他竟然都认得。

    当日他从姚家别墅出来后,险些遭到网球袭击,这个年轻女子就是两位青春靓丽的网球少女之一,当时束着长长的单马尾,而现在却是长发披肩,同样美丽动人,显然是意外发现了李白,调皮的又偷偷丢出一枚硬币故伎重施。

    换作旁人,多半要挨个包或者一小块淤青,但是在李白这里却没有任何悬念,三尺禁区连子弹都未能占到便宜,更何况是徒手掷出的硬币,哪怕是当日网球的速度和冲击力都比一枚小小的硬币强多了。

    男的是曾与钱江省公安厅卧底警官郭文凯一起被走私犯绑架的崔老板。

    人生何处不相逢,没想到又会在这里遇上,看上去精气神还不错,没有留下当日被吓破了胆子的心理阴影。

    不过两人的眉眼之间有些相似,再加上年纪,如果没有猜错的话,应该是父女俩。

    说来也是巧合,李白从姚家出来没多久,不到12个小时,就相继遇到了崔氏父女。

    李白微笑着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

    拇指一挑那枚钢蹦儿,飞起一米多高,又落了下来,再次被捏住,蚊子腿儿也是肉,就算是意外抢到手的微信红包。

    嘉宾席上的赵天宇等人眼睛都快直了,要不是亲眼目睹,打死他们都不会相信那个湖西来的李小哥撩妹手段犹如羚羊挂角,无迹可寻,哪怕坐在那里,背对着妹子,都会有妹子主动来撩拨。

    人家是开桑塔纳2000来的人,果然名不虚传,那可是2000啊!

    崔老板有所察觉,转回头看到女儿笑容未散,疑惑地问道:“语莺,你在高兴什么?”

    再次遇到那个有趣的年轻人,崔语莺嘻嘻笑道:“一个朋友!”

    “男的女的?”

    父亲总是对女儿的朋友性别十分在意。

    “男的!”

    知道父亲心里在想什么,崔语莺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唔!等拍卖会结束,带过来认识认识!”

    崔老板的目光扫视着竞拍席和嘉宾席,想要确认哪一个青年才俊是女儿的朋友。

    能够来这里的人,基本上非富即贵,如果中意的话,倒也不用担心是否门当户对。

    “爸,你说什么呢?我才跟人家见过两次面,连话都没说上三句。”

    崔语莺挥起小拳拳,又开始打爹了。

    崔老板一边挨着女儿的拳头,一边说道:“知道了知道了,看看又不要紧,万一有进展呢,我还可以帮你提前把把关。”

    “哼,不理你了。”

    崔语莺皱了皱可爱的小琼鼻,佯作生气的转过头去。

    崔老板笑了笑,又跟邻席的熟人聊了起来。

    陆续有人抵达拍卖会场,约摸一刻钟后,竞拍席渐渐被坐满了大半,不再有人落座,倒是左右两侧的嘉宾席早已经人头攒动,座位甚至还有些不够,不得不搬来更多的椅子加座,但是却不会把人放进竞拍席。

    拍卖会场中央位置最好的竞拍席是这次的金主们,给予特别的优待和尊重是必需的。

    在一阵激昂的音乐后,西装革履的拍卖师走上拍卖台,重重砸了一下木锤。

    呯!

    原本有些嘈杂纷绕的会场瞬间安静了下来,雅雀无声。

    “非常感谢沪江市高档会场百年俱乐部提供场地和安保服务,感谢沪江商业信用合作银行提供现场转帐和验票支持,感谢各位竞拍者们的参与,本次拍卖会由瑞泰国际拍卖有限公司主持,拍卖品七十九件,涉及珠宝,玉器,瓷器,书画类拍卖品……”

    拍卖师口齿清晰的介绍着本次拍卖会和拍卖品的涵盖范围,同时为主办和协办单位打了一波宣传广告。

    当所有人聚精会神的时候,拍卖师开始介绍第一件拍卖品,液晶大屏幕上立刻出现了拍卖品的图片。

    “这是一件汉代和田玉龙佩,重77.6克,包浆浑厚,光泽澄亮,至少经过六代人的贴身温养,自古人养玉,玉养人,这件玉龙佩触感温润,更出奇的是它的龙眼是血沁,在陪葬后,由玉主人的精血为其点睛,激活灵性,传说有护主之效……”

    拍卖品能不能卖上高价,一方面靠着竞拍者们的追捧程度,另一方面就靠拍卖师那张能够把石头说出花的嘴皮子把现场气氛拉动起来。

    这位拍卖师显然做足了功课,对每一件拍卖品都如数家珍,为其来历编出一个又一个精彩纷呈的小故事。

    在某种程度上,收藏圈就是靠这些故事过活,有故事的玩意儿要比那些没故事的玩意儿更珍贵,更容易受到追捧。

    “汉代和田玉点晴龙佩,起拍价100万!”

    随着拍卖师一声大喝,竞拍席上开始接二连三举牌。

    拍卖会的首件拍卖品哪怕价值不是最高,但一定是最有特色的,拍卖师一通介绍,让不少人为之心动。

    神马护主养人,只有拍下玉的人自己才知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