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三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剑说 > 第110节-暗战拍卖场
    和田玉产自于海拔3500米至5000米区的变质岩,由镁质大理岩与中酸性岩浆岩共同形成的,硬度和密度在蓝田玉之上,自殷商时代就开始采集,自春秋战国以后,便成为了流行的主要用玉,汉代更是追捧羊脂白玉,而且大多是品质上佳的籽料,从高海拔地区顺着雨雪所化之水一路裹挟下来,最终积淀于河床内的天选之玉。

    血沁点睛龙佩不仅是上等的羊脂玉,还拥有古老的汉代雕工和悠久的传承历史,恰到好处的以沁点睛让整条玉龙活了过来,因此极为罕见。

    能不能带身上就不知道了,不过倒是很适合收藏。

    101万……105万……110万……140万……

    最终在143万停了下来。

    拍卖师重重一敲木锤。

    “19号,143万第一次,143万第二次,143万第三次,成交!”

    这大概是拍卖师职业中最激动的时刻,把狗屎卖出黄金价,让人传颂一百年。

    血沁点睛龙佩最终以溢价四成被拍下,如果不是陪葬品,起拍价恐怕还得再翻上一番,不过罕见的血沁点睛肯定是没了,这也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第二件哥窑金丝冰裂莲花盏,拍卖师又开始说起那个坑货弟弟的故事。

    哥窑就是哥哥的窑,弟窑就是弟弟的窑,但是哥窑烧出来的神奇冰裂又关弟弟什么事?

    那么真相就只有一个,那就是弟弟干的,是偷偷灌水的结果。

    有时候成功就在于灌水。

    惊喜不惊喜?意外不意外?(这些都是真的,惊喜不惊喜?意外不意外?)

    千金难买心头好,这件宋代哥窑金丝冰裂莲花盏经过几轮举牌竞拍,最终见了分晓。

    “1号,180万,成交!”

    紧接着第三件,第四件,第五件……一件件拍卖品进入拍卖程序,价格节节推高,成交价很快突破了千万。

    不得不说人类是一种适应能力非常的生物,渐渐习惯了手上有一条会玩吃鸡游戏的青蛇,吕思琳不再像刚接手时那样胆战惊心,她看到拍卖会场的气氛越来越热烈,但是李白却一直正襟危坐,从未举过一次牌,忍不住问道:“李先生,你不拍吗?”

    李白丝毫没有被现场狂热的气氛所感染,神色淡定地说道:“还要再等一会儿。”

    “哦!”

    吕思琳老老实实的把疑惑放回到肚子里,或许有钱人的大脑回路迥异于常人,难怪她理解不能。

    那位拍卖师已经完全把控住了现场的气氛,接连妙语如珠,

    “第七十四件拍卖品赤玉鲤,由昆仑山极品纯阳红玉精雕细琢而成,浑然天成,栩栩如生,年代不详,没有包浆,不是陪葬品,是原持有者从湖西市九溪十八涧中发现,溪泉清濯,不知多少岁月,疑是天地形成的灵物……”

    本次拍卖会共有七十九件拍卖品,赤色玉鲤被放到最后的第七十四位才上场,不啻于压轴品之一。

    “起拍价,800万,每次加价不得少于5万。”

    随着拍卖会进入最后的gao潮,拍卖师越加意气风发。

    “1000万!”

    久久没有出手的李白突然举牌了,直接加价200万,当真是一言不合就开干,立刻引来许多人的惊讶目光。

    如此年轻,出手动辄就是千万,也不知是哪家豪门子弟。

    主办这次拍卖会的瑞泰国际拍卖有限公司负责人倒是松了口气,在拍卖会中一牌未举的竞拍者将会被自动列入黑名单,在拍卖过程中,这个年轻人一直不为所动,早已经作为关注对象,当他终于第一次举牌,而且直接加价200万,意味着拍卖公司得到了一个值得维护的优质新客户。

    当然,气势十足是一回事,口袋里有没有人民币是另一回事,李大魔头这波逼装的成功骗过了专业人士的眼光。

    “66号,1000万!”

    随即又有人举牌,“1100万!”

    “11号,1100万!”

    拍卖师在李白眼里变得格外讨厌,瞎咋乎什么?

    “1200万!”

    “36号,1200万!”

    “1250万!”

    “95号,1250万!”

    还没等李白再次举拍,就已经有三位竞拍者叫价了,至于拍卖师所提醒的每次5万起步加价规则,根本没人在意。

    “1500万!”

    李白依旧是不服就干的狂野报价,身旁的俱乐部女侍吕思琳眼睛都直了,有钱人根本不把钱当钱。

    “66号,1500万!”

    拍卖师忍不住多看了李白一眼,张口就是200万起步的加价,简单粗暴的让人侧目不已。

    “1550万!”

    别人不像李白这么疯,依然是理智的加价,每次基本上都在一百万以下。

    “2000万!”

    李白加价一如既往的不讲理。

    许多竞拍者连心跳都漏了半拍,他们对那只赤色玉鲤的估价最多只有1800万,突然被推上2000万让不少原本心动的人望而却步。

    喜欢是一回事,有没有钱是一回事,但是值得不值得却是另一回事。

    “66号,2000万,还有没有报价的?”

    拍卖师红光满面,越来越兴奋。

    “2200万。”

    突然有人喊了起来,众人一齐望去,却发现不是李白,而是一个中年竞拍者。

    对方在喊完价后,却是望了李白所在的位置一眼,似乎在等着他竞价。

    托?

    作为专业的心理医生,李白敏锐的听出那人报价时的底气不足和少许心虚,他没有吭声。

    这个价格同样吓退了其他竞拍者。

    开玩笑,虽说千金难买心头好,但是比心理预期多出四五百万,都够买辆全新的豪车,开到大学门口卖矿泉水。

    拍卖会场一下子静了下来,几个老于世故的人随即也看了出来,刚刚这个竞拍者是拍卖公司暗中安排的托,专门负责抬价,好多赚手续费。

    这种情况在拍卖行业不少见,属于不可说破的潜规则,多从竞拍者口袋里掏出钱,拍卖公司和卖家皆大欢喜。

    只是谁也没有想到,一贯凶狠出价的李白竟然没有立刻接茬,直接将这个托给暴露了出来。

    竞拍席左右两侧的嘉宾席内先是一阵疑惑,随即不约而同的爆发出哄笑声,那个托儿老脸涨得通红,恨不得找条缝钻进去。

    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如果让这件起拍价800万的拍卖品以近乎流拍的方式砸回手里,瑞泰国际拍卖有限公司在圈子里恐怕要闹出不小的笑话。

    不少人格外多看了李白一眼,这个年轻人心机深沉,竟然没有上拍卖公司的当,反而沉默是金,以不变应万变,反将了拍卖公司一军。

    脖子后面也冒出一层白毛汗的拍卖师不敢漏出马脚,硬着头皮举起木锤。

    “第83号,2200万!第83号,2200万!第83号,2200万!还有没有出更高价的?2200万第一次,2200万第二次,2200万第……”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这个规则是从拍卖行业流传出来。

    “2205万!”

    在拍卖师即将落锤的那一刻,李白举牌了。

    他回过头淡淡的看了那个83号竞拍者一眼。

    仅仅是一眼,那个中年男子感受到整个世界都陷入了死寂,五感离自己而去,等他终于回过神来,恰好听到拍卖师在大喊。

    “……2205万第二次,2205万第三次,成交!恭喜66号!”

    已经在悬崖边走过一回的拍卖师再也不敢玩脱了,狠狠挥下木锤,呯的一声敲定了这笔拍卖。

    刚使出小伎量的瑞泰国际拍卖有限公司在李白这里碰了一鼻子的灰,为了两百万,却成为别人的笑柄,这个结果完全得不偿失。

    拍卖会场上响起一片掌声,即使是拍卖师也同样在鼓掌,这是非常罕见的一幕。

    在竞拍者与拍卖公司的明争暗斗中,如此轻描淡写的取得胜利,足以赢得所有人的敬意。

    2205万!好有钱!

    吕思琳都快迷了。

    除了喜欢养蛇这个怪异的癖好外,简直就是真正的高富帅,好像抱大腿,求包养。

    “好了,我该走了!”

    李白拿回吕思琳手上的青蛇和手机,站了起来。

    既然此行的目的已经达成,至于后面的拍卖品,他连多看一眼的兴趣都没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