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三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剑说 > 第114节-风煞之源
    混沌,一元,两仪,三才,四象,五行,**,七星,八卦,九宫……老祖宗开发的数据库很详细,周天易数里面总有一款适合你。

    风水师周师傅学的是二十八宿寻气诀,源自于堪舆秘典《青囊经》,在细细推衍了高宅里里外外后,终于发现了问题所在。

    角木蛟,东方青龙座下七宿之一,东南方第一位。

    因此周师傅在纸片上写下的字是“东南”二字,高宅虽然风水俱在,五行俱全,却不知怎么的不见了东南方的角木蛟,以至于空门大开,风水流泄,难怪会家中不宁。

    李白虽然不懂什么风水堪舆之术,但是他有自己的办法。

    琉璃心笼罩三尺之距,纤毫无漏,以高宅为战争迷雾区,一步步破雾,云开雾散时,真相像自然而然的浮出水面。

    风水术观形而知内的推断,琉璃心却是内外俱全,事无佢细,最终结果殊途同归。

    李白同样找到了原因,在纸上写下的字却出人意料的与周师傅所写毫无二致。

    “东南!”

    作为沪江有名的高档住宅区之一,在建造之初,就有风水大师勘探过,毕竟不少有钱人迷信这个,请上一两位风水师惠而不费。

    山为气,水为财,只是风水堪舆并非一成不变。

    风水之术原本就是以天地为棋局,人类的活动如同在棋局中落子,往往牵一发而动全身。

    世上本无事,庸人自扰之,唯手贱尔!

    住宅区外部的变化,经过复杂的反应和互相影响,最终对住宅区一角的高宅产生了影响。

    李白和风水师以各自的方法,不约而同的解开了谜底。

    “东南?什么意思?”

    高今岳低头看着两片纸上的字,感到难以置信,两片纸上的字迹虽然有不同,内容却是一模一样的两个字。

    他抬起头看了看周师傅,又看了看李白,两人明明不是一个专业的,却给出了一模一样的答案。

    难道那个妖魔邪魅叫“东南”?

    高今岳唯一能够想到与“东南”有关的,便只有汉乐府诗《孔雀东南飞》,可是一想到自挂东南枝,便忍不住打了个寒颤,该不会这么邪性吧。

    刚想到这里,家中各种细小的怪声此起彼伏,噼啪一声,不知又有什么东西掉在了地上。

    与客厅相邻的走廊窗户突然嗡嗡震颤起来,窗玻璃毫无征兆的出现一片细密的花纹。

    周师傅闻声死死盯住那块裂纹密布的玻璃,眼睁睁看着它崩落一地的玻璃碴子,他突然脸色大变。

    “不好!煞气即将爆发。”

    话音刚落,风水师突然感到一阵头晕目眩,全身力气莫名消失了大半,整个人歪歪斜斜往地上倒去,反应终究还是慢了一拍。

    “煞气?在哪儿,在哪儿?”

    高今岳想要从沙发上站起来,可是摇摇晃晃的又跌坐了回去,同样面无人色。

    两人的情况似乎不太妙。

    “先出去!这里不能待了。”

    李白脸色微变,一手一个,拎起二人的后领,飞快拖出了客厅,来到排屋的外面。

    出了屋外,似乎挣脱了煞气的影响,汗如黄豆般不断冒出来的二人瘫坐在地上喘了一会儿粗气,脸色渐渐恢复了一些。

    高家的窗户接二连三发出噼哩啪啦的崩溃声音,所有的钢化玻璃齐齐崩碎,甚至连相邻无人居住的排屋也受到了波及,仿佛真有什么东西在屋内肆虐。

    “好,好厉害的煞气。”

    周师傅再也没有此前的镇定,心有余悸的回望着高宅,要是再多待一会儿,搞不好会有性命之忧,这种等级的煞气已经不是什么风水器具或者内宅改造就能够化解的。

    他又望向李白,一脸庆幸道:“李医生的玉鲤鱼果然不凡,竟然可以挡煞护主。”

    自己的墨玉麒麟到底还是差了一筹,如果没有那只赤色玉鲤挡住如此厉害的煞气,让李医生把自己和高先生拖出去,三个人真有可能全折在这座排屋内。

    好吧,玉鲤挡煞护主!

    李白在心里翻了个大大的白眼,既然这位风水师傅不管别人信没信,自己就已经先信了,干脆就不去说破,只要开心就好,何必在意那些真相。

    “到底是什么鬼东西?两位可有解决的办法?”

    高今岳几乎快要哭出来。

    之前的家宅只是让人不舒服,吓得人心惊肉跳,但是现在看来,这简直是要人命啊!

    幸亏自己及时把家人搬了出去,请来了风水师查看,否则搞不好现在就已经是全家死光光,太可怕了。

    如果哪里有李医生手上那只玉鲤鱼一样的东西出售或者拍卖,别说两千万,三千万他也得咬着牙掏钱,再多的钱哪儿有自己的性命更重要。

    “东南没有角木蛟坐镇,风水局已破,守无可守,风煞长驱直入,此地已经成为凶宅,住不得人了。”

    周师傅掐指算了算,摇了摇头说道:“想要弥补,恐怕要兴师动众。”

    如果是荒郊野外,倒是好办,但是在寸土寸金的沪江繁华闹市区,擅动风水谈何容易。

    哪怕能够破财消灾,即便修补了自己的风水局,却往往会破坏别人的风水局,这个皮球可不是那么好踢的。

    若是为此惹上因果,周师傅也不敢保证自己会有什么好果子吃。

    李白琢磨了一会儿,望着排屋的东南方说道:“我倒是有个办法。”

    “咦?”

    风水师有些惊讶,一位非同行的医生能够看出高宅风水局的缺陷已经是不易,居然还能找到应对解决之策,这当真是出人意料。

    “什么办法?”

    高今岳却依然沮丧,连专业的风水师都没有办法,这位年轻的精神科医生恐怕也只能说些安慰的话。

    没错,这可不就是心理医生的专业嘛!

    李白淡定地说道:“找城管举报!”

    风水师周师傅:“……”

    你要是找城隍举报,我倒是信了,但是找城管算几个意思,真有什么事,还不如找警察呢。

    果然不出所料,高今岳抚额暗叹,就知道会是安慰人的话,哪能真以为城管会像网上说的那么强大,五百城管斯巴达那啥啥的,要是找城管就能搞定移风易水的事情,谁特么会找风水师啊!

    “那个,李医生,城管不负责风水。”

    周师傅哭笑不得。

    外行果然是外行,两三句话就现了原形,之前看出高宅东南方的风水局恐怕多半是运气。

    “虽说城市布避归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但是市容市貌和噪声污染之类总归城管负责吧?我们先把源头掐掉。”

    李白抬手指向东南方,那里就是他与风水师不约而同发现的祸患源头。

    天色渐渐昏暗,远处一抹霓虹灯格外醒目,隐隐还有广场舞的劲爆乐曲传来。

    “风煞,KTV?”

    风水师周师傅感到自己的脑子有些转不过弯来。

    他始终都没想过风煞源自于KTV,只是单纯的认为附近风水格局变化和高宅的风水莫名被破,东南方空门大开,内外联动,导致引煞上门。

    周师傅猛然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望着李白,失声道:“你会望气?”

    看天气知风雨雷电雪雹,看地气知矿藏、龙脉和地穴,看人气可知三灾五难,能窥得其一已经是终生受用不尽的大本事。

    一个年轻人在高宅里面转了一圈,就能看出煞气源头所在,恐怕只有擅长望气的奇人才能办到。

    宋代风水术宗师布衣神相,赖布衣就有这样的本事,周师傅所学的风水术便是源自于其所著《青囊经》,只是未能传承到望气之术。

    “不是望气,是次声波和共振。”

    终于轮到李白哭笑不得,正如鸡同鸭讲,这位风水师傅居然还是要死钻牛角尖。

    “次声波?共振?”

    周师傅终于一怔,学风水术归学风水术,好歹他也是本科毕业的,当然听得懂这两个词是什么意思,他随即反应过来,十分肯定地说道:“那还是风煞,我没有算错。”

    高今岳已经呆掉了,特么的次声波,共振,风煞,这些玩意儿什么时候开始有了关联,这不科学!

    道理很简单。

    外国人说:one!

    中国人说:壹!

    印度人说:1!

    其实都是一个意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