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三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剑说 > 第117节-入贼
    尽管家里还是一片狼藉,但是事情已经终于尘埃落定,从金橘量贩KTV里走出来,高今岳一改之前的愁眉苦脸,反而红光满面,面带喜色。

    从相术上讲,大概算是否极泰来,灾祸尽去的面相。

    听到咕噜噜一阵响,高今岳低下对,终于反应过来,他哈哈大笑道:“我这心急火燎的,都把晚饭给忘了,两位陪着我,一定饿坏了吧,走走,我请客吃大餐,哈哈,不醉不归。”

    “去撸串儿吧!”

    李白看到了街头灯光下的小夜市,几个排档噼哩啪嚓的已经开张,香味儿直勾人。

    “甚好,甚好!”

    谁能想到,风水师周师傅也是一个极接地气的妙人儿。

    “撸串?”

    高今岳有些猝不及防,他打算好好感谢两位高人替自己解决了大麻烦,或者说是杀身之祸,哪能用撸串来回报,也丢不起这个人。

    “走了走了,先填饱肚子再说。”

    李白没多管,径自往那几个排档走去,周师傅笑着紧随其后,高今岳莫可奈何,跺了跺脚只好跟上。

    不锈钢盆摆在桌上,大把大把的串子浸着香辣的红油汤,再来猪肝菜心,爆炒螺蛳等几个小炒,开上几听啤酒,自得其乐。

    坐在路口的排档里,还能远远看到肥猪似的KTV老板哭嚎着被拖出来,强塞进警车,高今岳觉得特别解气,这串儿撸的完全值了,李医生果然有先见之明。

    -

    次日一早,李白就驾车离开了沪江市。

    他没想到自己前脚刚走,百年俱乐部拍卖出去的赤色玉鲤挡煞护主的故事便在沪江市开始流传起来。

    窗户全碎,屋内遍地狼藉的高宅登上了沪江市本地新闻,吓人的场面照片和视频清晰可见,还有金橘量贩KTV被查封的消息一块儿登了出来,事情虽然侥幸没有闹大,但是性质过于恶劣,多半要被吊销营业执照,老板和部分员工逃不了吃上一场官司。

    尽管官方解释是KTV音响系统出现故障,造成次生波灾害,同时引发了全市KTV和各种户外音响设备的大规模自查,至于如何理解,却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可以肯定的是,高家将得到赔偿,附近几块广告牌背板被勒令贴上消音垫,而风水师周师傅的生意要大旺,他身上那块墨玉貔貅果然有旺财之效。

    因为百年俱乐部在第一时间对李白的会员信息进行封锁,许多人想要一见那只价值两千多万的神奇玉鲤,却无从寻找,哪怕知道玉主人的湖西市车牌号,但是没什么卵用,一群富二代早就试过,注定是白费力气。

    李老司机的桑塔纳2000刚出外环就收到了来自于沪江市的热情欢送。

    “[沪江市交警总队]您的小型汽车钱A·×××××-××-××于8:06在解放南路东段,被交通技术监控设备记录了‘××××’的违法行为(记3分)。请于收到本告知之日起30日内接受处理。”

    MMP,光为了跑这一趟,驾驶积分就被扣了一半,回去又要听课补分。

    李大魔头怀疑自己是不是与沪江交警八字不合。

    -

    咔嚓轻响,钥匙转动弹子锁芯,李白推门而入。

    一回到家,清瑶妖女就要窜出来,蹦上沙发,却在半空中被生生捞了回来。

    “等等!”

    李白疑惑的左右张望。

    7×24全天候开启的琉璃心在他开门的那一刻起,发现了一些不同寻常的东西。

    “有陌生人的味道。”

    清瑶妖女吐着鲜红的信子,确认了李白的疑惑。

    小偷么?

    李白开始检查起来。

    手机、笔记本电脑和银行卡等值钱的东西都被带去了沪江,除了家电,家具和一些衣物,房间里根本没什么值钱的东西。

    除了楼下的保安,整个楼层的住户绝大多数都是永凌武道健身馆的教练和员工,但凡有点脑子的小偷都不会上来找揍。

    自打肖江南把两个楼层置办下来后,就没有丢过东西。

    突然有陌生人进到李白的屋子,让他有些疑惑不解。

    琉璃心扫过每一寸角落,李白很快从冰箱顶上,灯具上,床头缝里,找出了几个微型网络摄像头和窃听器。

    玩的挺专业啊!

    这些收获让李白更加疑惑。

    显然不是什么寻常小偷搞出来的东西,价值至少几千块钱,这明显不是来偷东西的,而是来送礼的。

    找了个不锈钢的真空保温饭盒,李白将这些小玩意儿放了进去。

    真空层隔音,不锈钢密封屏蔽电磁信号,这是家里所能找到最合适的处理容器。

    李白拨出了一个电话。

    “小王,最近空吗?”

    有事找小王,发现那些微型监视窃听设备后,李白觉得小王的立功机会又到了。

    “李哥,有事请吩咐!”

    “我在家里发现了一些微型窃听器和摄像头,应该是这两天放进去的,你找人帮我查查。”

    “好嘞!多谢李哥帮忙照顾生意,我马上带兄弟过来。”

    小王觉得李白这是照顾他,多立些功劳,说不定可以借机转到福利待遇更好的科室,不用再当小片警苦熬资历,整天都是大伯大妈,家长里短,鬼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出头。

    “好,我等你。”

    十多分钟后,小王带着一个警察,来到李白的家里,一边现场登记立案,一边用手机拍摄发现这些窃听器材藏身位置的实地照片,随后带走了装着那些微型器材的不锈钢保温罐。

    能够用这样的技术手段监视人,这个案子估计不是寻常的小偷小摸。

    李白完全交给了小王他们这些专业人员去做,估计能够发现一些线索。

    究竟是谁在监视他,又为了什么目的,李大魔头最近得罪的人太多,一时半会儿推测不到。

    第二天,李白刚到医院,就见周大院长早已经在门诊室等着自己,劈头盖脸的问道:“小李,你拍下来的东西拿来让我开开眼,沪江都传的邪性了。”

    “沪江?邪性?院长,这是怎么说的?”

    李白一头雾水。

    “你自己瞧瞧吧!”

    周院长将一张打印件丢在了桌上。

    已经有大胆的沪江媒体在胡扯那只赤色玉鲤的神奇,很可惜这样的报道晚了两天,否则李白绝无可能用只两千多万就把它给拍下来,竞拍价搞不好得上两亿。

    沪江拍卖界宣称,湖西市人民捡了个大漏,妈卖批!

    -